《The Big Bang Theory》由開始到終結 Geek及Nerd從小眾進入主流的12年

《The Big Bang Theory》由開始到終結 Geek及Nerd從小眾進入主流的12年
《The Big Bang Theory》劇照,Photo Credit: Erik Voake/CB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The Big Bang Theory》這套充滿geek氣息的科學類喜劇,在剛播放時的主流文化可算是個創舉,畢竟主角提及的很多內容,在當時還被認為是屬於geek和nerd的小眾文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彼時是2007年,人類還沒有普及使用智能手機,漫威電影宇宙還沒有啟動,冥王星才失去它的行星地位不久,劇集的客串嘉賓霍金(Steven Hawking)和史丹.李(Stan Lee)尚在人間,四川大地震和北京奧運都還沒有發生,世界的模樣仿佛還有點年輕。就在那年9月,在《The Big Bang Theory》的宇宙中,我們在加州帕薩迪納市的一所公寓中,認識了四名宅男科學家Sheldon、Leonard、Howard及Raj,和住在他們對面的金髮少女Penny。

故事從這裡開始。

2007年,讀書人的形象還沒有那麼豐滿,從影視中展現出的流行文化看來,這一類人在歐美的面孔通常比較可憐:他們一心讀書,不擅社交低情商,運動細胞不發達,四體不勤身子弱,不受異性歡迎,熱愛科幻、美漫、遊戲這一類nerdy的次文化,在校園中受盡霸凌。

在中文世界,情況可能有所不同,畢竟優等生在亞洲屬於更受歡迎的保護動物,那種古怪又可愛的性格一下子將觀眾擊中;該劇播出的年份,又恰逢中國大陸民間字幕組興盛時代,於是出現了華語區年輕人全民追劇的盛況。以我主觀的感知,在《TBBT》的全盛時期,我身邊是沒有一個大學生沒看過這部劇的。

充滿極客(geek)氣息的科學類喜劇,在那個時候的主流文化可以算是一個創舉,畢竟他們提及的很多內容,在當時還被認為是屬於geek和nerd的小眾文化。

當書呆子碰上普通人

將「Smart is the new sexy」作為座右銘,那一年的《TBBT》塑造了四個集這種刻板印象於一身的人,並盡量將他們塑造得有趣:這部劇主要角色四男三女,當中包括五個博士,一個碩士;他們會用開各種次文化梗的玩笑,用極其高明引經據典的方式諷刺人,而當他們的處世邏輯碰上「普通人」的邏輯時,又會出現奇妙的火花:就是這樣的科學家,在這部12年的長跑劇第一集,敲開了隔壁剛搬來的金髮女侍應的門。

在那個時代,這種碰撞是很新奇的,帶來的喜劇效果令人耳目一新,這也是為什麼該劇一播出就大受歡迎的原因。

而這些人當中,又以Sheldon這一角色將這種特點最推到極致。這個古怪的理論物理學家基本已經成為一個符號,擁有極度潔癖和強迫症,每週吃的餐廳要遵照次序,敲門一定要敲三次,與室友相處要制定法律協議,從廁所使用時間到任意一人發明了時光機的使用流程,根本不理解普通人類的情緒和想法,自視甚高,不但看不起普羅大眾,也看不起地理學家、工程師甚至實驗物理學家。

就在這樣極致的人設經營下,Sheldon這個形象如今已幾乎成為了書呆子科學家的經典符號。當今英美劇集的編年史中,上承美劇《心理追兇》(Criminal Minds)的FBI科學家探員Reid,下接英劇《新福爾摩斯》(Sherlock)中的偵探Shelock,一同將這種有一點書呆子氣息的男性青年知識分子形象發揚光大,使之成為一個受到流行影視文化歡迎的人物設定,我們在更後來一點的很多影視作品中都能找到類似的影子。

在劇集播出的頭四年左右,大部分的笑料都來自於這種科學世界與普羅大眾碰撞的錯位感。

角色逐漸成長,突破性格缺點

而假如這就是《TBBT》的全部,顯然無法支撐它成為連載12年的經典之作。橫跨了2007至2019年,這部美劇幾乎是伴隨著互聯網一代青年長大,作為一部科學喜劇,他們不停與時代的發展呼應。而當中的角色,除了突出的極客性格之外,也在後面幾季逐漸成長,突破自己性格的缺點,成為了更加豐滿的人物。

Sheldon曾經自私傲慢,不顧他人感受,這種性格是前幾季的笑料來源,而在後來逐漸的成長中,他學會與他人相處,去關照他人的情緒,甚至遇見了愛情。自卑又善良的實驗物理學家Leonard,在苦戀上一個本以為高不可攀的美女之後,經歷了追求與分手,重新審視自己與愛人,乃至後來與母親的關係,套用一句流行的說法,他最終與原生家庭和解。

而倘若我們回望工程師Howard這個角色的最初幾年,是不難看到當中的時代局限的,他面對陌生女性時隨口衝出絕對算得上是性騷擾的猥瑣語言,甚至一度動用國防部工具追蹤美女模特的大宅住處再上門騷擾,在頭幾年的劇中並沒有被批評和反省,而是作為無傷大雅的玩笑;但故事和時代在一起發展,他逐漸成長為一個能與妻子共同分擔家庭和育兒責任、自立且尊重女性的太空人。天體物理學家Raj細膩的小男人形象討人喜歡,他長年有一種異鄉人的孤獨與不安全感,曾經無法在異性面前說話,事實上,他一直渴望擁有陪伴,如果回溯劇情,你會發現他大概在第五季左右,已經請求父母幫他包辦婚姻,而故事最後依然以他對包辦婚姻的思考結束,這個勇敢的人最終治愈了自己的不安。

Penny的成長是非常明顯的,一開始她幾乎毫無人生方向,演藝和侍應事業都青黃不接,甚至一度因為事業失意沉迷打機;而她也許是主角團隊中學歷最低的,但她有著極大的同理心,不會如Leonard其他一些在知識上看上去更匹配的前女友一樣,看不起他們那些「幼稚」的愛好,甚至幫助他們在霸凌者面前出頭,實際上她真正融入了她的朋友們那個世界。神經科學家Amy一出現的時候,被有些觀眾認為是女版Sheldon,但事實上,她與Sheldon最大的不同是她的缺愛和低自尊性格,對友情和愛情她都極度渴求,而在這些年的成長中,她學會在與人相處中找到自尊,哪怕是與Sheldon的情侶關係中一開始她屬於情感付出更多那個,她依然找到了一種平等、有底線的相處方式。

而微生物學家Bernadette的成長,仔細想來大概最令人驚歎,這個一開始循規蹈矩的乖乖女,一邊在餐廳打工,一邊讀完了博士學位,成為了大公司獨當一面的專家和管理層,又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早幾年還在寫著她老公對女性講黃色笑話的編劇團隊,後來在她身上展現了在職母親的困難和不被理解,以發人深省的幽默呈現這個社會問題,大概是劇集、角色與觀眾共同的成長。

當次文化成為主流

作為一部情景喜劇,《TBBT》常常被用來與情感、人物描寫更為細膩的經典作品《Friends》作對比。但我認為《TBBT》作為一部科學主題情景喜劇,本身是無需被這樣比較的。其一,我相信《TBBT》曾經激勵、陪伴過過一些人,走上學術研究的道路。正如一個點評所說,這部劇集令知識分子「英雄化」。《TBBT》這一類流行作品,逐漸豐滿、改變了大眾認知中知識分子的形象,使得流行文化更尊重知識,讀書、追求知識在流行文化中變成令人自豪、甚至有些「潮」的事情。

其二,在這12年後,知識分子在網絡、流行文化中的形象逐漸改變,科幻、美漫、電子遊戲從地下小眾的次文化,逐漸變成了搶手的全民熱潮:主流大片中多一個「可愛的書呆子」形象,通常都會討人喜歡;科幻、奇幻的文學、影視成為了資本追逐的大熱門;美國漫畫已經通過DC和Marvel的大屏幕之戰登上神壇,變成全民符號,全球人類集體向復仇者聯盟朝聖;電子遊戲從危害青少年的毒品變成了「第九藝術」,幾乎成為了再造世界的最先鋒嘗試。

如果你記得去年的《挑戰者1號》(Ready Player One)已經成功將這些元素一網打盡,就會發現那些曾經被認為難登大雅之堂的,如今統統成為情懷,成為你我共同的時代記憶。

2019年5月,陪伴我們12年的《TBBT》正式完結,落下帷幕。而當我們享受著這個把「nerdy」當做「潮」的時代帶來的文化果實時,在我們共享這些次文化密碼、會心一笑時,如果要回溯這些年,都有哪些作品點燃了星星之火,把這種文化逐漸潛移默化地帶到大眾心中,是誰在電視上開始熟練運用《星球大戰》(Star Wars)、《星空奇遇記》(Star Trek)、《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異世奇人》(Doctor Who)、《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魔獸世界》(World of Warcraft)、《龍與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及超級英雄的各種玩笑,是哪一部戲有那麼多真正的科學家和相關的icon都出席客串過,或許我們會想起這部陪伴了我們12年的情景喜劇,可能在當中起過一些作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楊不歡』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