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移工與他們的移出國嗎?暫停以台灣立場看移工,偏見才會漸漸減少

你了解移工與他們的移出國嗎?暫停以台灣立場看移工,偏見才會漸漸減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單以台灣(移入國)的立場來觀看移工的所有人事物,若沒有對移出國社會有正確地認識,很多時候會不得其解甚至是產生誤解,而偏見與歧視就會從這些小地方累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書銘(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

據日前報載,移民署為因應各國慣用語,將外僑居留證上的居留事由的「外勞」更名為「移工」,內政部長徐國勇亦親自將新製發的居留證送到訪視移工手中,希望藉此帶動台灣社會對這群移工朋友們更友善、尊重與包容的用語。

所有的「命名」策略,其背後多數隱含著意識形態與治理邏輯,姑且不論政府部門的更名措施是否經過充分討論,但對於向來「擇善固執」的政府單位,如此從善如流還是必須給予肯定。

作為跨國勞動力的移工,為當前台灣產業不可獲缺的重要生產要素之一,但我們是否真的理解他們與其「移出國」?

舉個例子,由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和台中市政府創設的南方時驗室,時常在東協廣場舉辦以認識在地東南亞地景為主題的深度導覽。某次活動中,同學們發現了幾家名為「海洋」(Hải Dương)的餐廳,透過解說才瞭解越南北部的海洋省(多譯為海陽省)是移工最多的原鄉省分之一;假日的家鄉味總是吸引著大批移工來此聚餐,不知情的台灣人還以為是賣海鮮的餐廳!

另根據筆者過去的訪談經驗,多數人不一定有親身接觸東南亞移工的經驗,但卻都說出「愛喝酒打架」、「會說謊」、「很窮會偷錢」等負面描述,甚至有些受訪者不諱言:「就是從電視新聞報導上看來的」。

因為電視具有很強的滲透力,在傳遞訊息方面,甚至取代了家庭和學校教育,成了傳播族群刻板印象的重要媒介,這也是近年來大專院校教育不斷地強調「媒體識讀」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們單以台灣(移入國)的立場來觀看移工的所有人事物,若沒有對移出國社會有正確地認識,很多時候會不得其解甚至是產生誤解,而偏見與歧視就會從這些小地方累積。

台灣目前約有70萬名移工,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和泰國東南亞四國,台灣與東南亞地區之間的跨國移工現象,不僅是因為台灣經濟發展與社福照護對勞動力的高度需求,其實也與東南亞四國將勞動輸出作為國家的發展策略有關。

台中東協廣場環境提升 打造友善消費環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位於台中的東協廣場

儘管勞動力在國際勞動市場中交易流通,但勞動力商品的概念確實不同於一般商品,有著複雜的交換與使用價值。國際勞動力市場理論上受經濟學供需法則所左右,實際上台灣的移工引進政策也高度受到國際政治與社會事件影響,例如:2013年的廣大興漁船事件導致台菲雙邊交流全面中止,其中包含停止引進菲律賓籍移工。

以越南為例,台灣是目前勞工輸出最多的國家,日本居次。當然,移工個體並沒有實踐國家政策的義務,移工們口裡說的「到國外去工作」(đi làm việc ở nước ngoài),其實是越南革新(Đổi mới)開放後,農民對整體社會變遷的回應策略。

特別是革新開放政策之後,土地所有權的商品化和各種經濟機會的出現,農民在面對社會變遷和貧窮困境的環境下,勞動輸出政策遂成為農民及其家庭的自救方案選項之一,這也是一種生存策略。

基於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國家深知經濟發展的同時勢必要顧及農民、貧窮者和少數民族,因為市場經濟可能加深弱勢者的不利處境,出國工作成了經濟上的安全閥;如此可以減少因為生存困境可能對黨/政府和幹部們所產生不滿,並藉此對政治社會秩序進一步產生強化作用。

由於遷移過程(migratory process)涵蓋了移出、移入國兩地與國際政治經濟因素的各種組合,這個過程發展的本身具有著複雜的動力。越南勞動輸出政策的演進是一個動態過程,主要是為了因應全球經濟的快速變化,以及引導勞動輸出政策作為黨和政府的有效治理工具。我們時常看到一個異文化社會現象,便會直覺地以自身經驗來進行推論(例如看到什麼便認為跟台灣的某方面很像),而忽略了現象生成的歷史過程。

「移工與他/她們的移出國、來源國」,強調的即是國際政治經濟的限制與移出國地方脈絡的特殊性,越南的文化和社會結構是與其他社會不同的,也不可能被任意複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