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是最好的醫藥》:古人尊崇肝臟是靈魂中心,在今日醫學界卻莫名受到忽視

《食物是最好的醫藥》:古人尊崇肝臟是靈魂中心,在今日醫學界卻莫名受到忽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肝臟是人體中主要的解毒器官,又是一位默默地施行化學法術的化學專家;它同時又是過濾器;當它受到損害時,毒素即進入循環系統而引起刺激與破壞,最後終致死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亨利.畢勒醫師(Henry G. Bieler, M.D.)

肝臟:抗病第二道防線

如果你在古巴比倫時代患重病,兼有僧侶身份的醫師會叫你對著一隻羊的鼻子吐氣,然後他便宰殺那羊,「判讀」你的肝臟,再預測你的疾病的結果。這些文明的古人相信吐氣在羊的肝臟上不單會指示疾病的性質,還會顯示復原的遠景。他們相信肝臟是所有生命功能的中樞,因此神祇就選用它來顯示祂們的意旨。

——威廉・史奈夫利(William D. Snively)

體內的化學大師

古人尊敬肝臟,並相信它不單是靈魂的中心(體內之海),也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可是在較新的世紀裡,肝臟卻莫名其妙地受到醫學界的忽略。班哲明.密勒(Benjamin E. Miller)和羅斯・古德(Ruth Goode)在《人與他的身體》(Man and His Body)一書中說:「一世代以前的人體教科書的作者,對肝寫得很少,只說它提供膽汁以助消化。今天,我們再次認清肝是一個最奇特的器官。……它並不像心那麼富於傳奇性,或是如腦那麼奧妙和神祕;但它有它獨特的地方。它是身體的化學大師,也是燃料儲藏和供應處,管家,以及毒物的控制中心。它默默地在辛勞工作,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寫出它超過500種不同的功能。」

造物者也很尊敬這個體內最大(重約3磅)和最充實的器官,故給予肝臟特殊的保護:以強壯的橫膈膜肌肉和下肋骨保護,使肝不受傷害。它是一個極端堅強的腺體,能夠再造失去的細胞並重生被破壞的細胞。它平常只用五分之一或更少的部份來工作;癌症病患即使被切除了90%的肝,只要他還能活下去,這個腺體依然可以於日後長回原狀。因此它的潛力可以算是不朽的。然而長期以營養不良、有害的藥物、毒物和感染等方式虐待它時,它終究也會精疲力竭的。

人的原始環境和食物來自森林,不管是遠在一萬年前的人或一百萬年前的祖先,他的腹腔都同樣擁有一個肝,而這個肝的基本化學功能和森林人的肝沒有兩樣。人的食物和飲食習慣隨著文明慢慢改變,起初的食物是煮熟的、鹽醃的,後來是精製的和經過化學處理的;但是人的肝並沒有改變,它保持著文明前的古老模樣。

肝是人體的化學實驗中心和最重要的解毒者。它是那麼的重要,如果有數小時沒有了它,那人便會死亡。因此,外科醫師只能小心地看著它,除了偶然要切除腫瘤、膿腫和囊腫外,不敢輕易地碰它。任何對肝臟有深刻研究的人都知道它的活動是如此的複雜與繁多,常使人迷失在它的迷宮內。因為肝臟對整個生物體很是重要,我便獻上大部份的時間循著原來的途徑研究它,發現它的功能有很多仍不為人所知。這個研究使我能為「肝臟衰竭」的病患開膳食配方,好幫助他們回復健康。

人體最大的鈉庫

鈉是人體所有鹼性元素中最為重要的,而我相信肝臟是鹼性元素——尤其是鈉——的倉庫。這是世界上最充裕的元素,也是維持體內酸鹼平衡不可缺少的元素。身體每一個細胞內都可以找到鈉,同時有大而密集的鈉貯藏中心以備急用。這些密集地區有很大的緩衝價值,而且可以暫時地中和及貯藏酸與腐蝕性毒物。重要的納貯藏庫有肌肉、腦神經、骨髓、皮膚、胃腸黏膜、腎臟與肝臟;其中以肝藏最為重要,它是所有器官中含納最豐富的,而鈉也是它主要的化學元素。因此,做為身體最大的鈉庫,肝臟很明顯就成為人體的第二道防線。

當肝臟為了中和它的酸而將鈉用竭時,功能可能受到嚴重的抑制而造成疾病。你知不知道:如果肝臟能濾去有害的毒物而保持血液清潔,那麼除非有意外,否則人可以長生不老?只有在肝臟的過濾功能受阻時,毒物才超越肝臟而進入血液循環中,才有疾病的症狀發生。這就是為什麼你一定要非常小心保護肝臟。

既然鈉對健康如此重要,我們怎樣才能得到它,又怎樣才可以保存它呢?鈉是人體必需的元素,我們從膳食中的鈉化合物中得到它。它的最豐富來源是植物界,其次是動物的部份組織(例如肌肉和肝臟等)。你或許會說:「我不喜愛蔬菜,不過會吃馬鈴薯;我喜歡肉類,所以我沒有什麼好害怕了。」不幸的,事實並非如此。

要從你喜愛的肉類中得到鈉的價值,你一定要吃生的或盡量接近生的肉。很多人認為生的或煮得很淺的肉難以下嚥。根據實驗室中的簡單尿液試驗不難證實,肉類烹煮愈久,便有愈多的腐敗酸出現在過份蛋白質化的病患尿液中。也就是說少吃蔬菜與沙拉而多吃烹煮過度的肉類的人,常會有一個缺鈉的肝臟。

膽汁:排毒大將

食物消化後所有自腸而出的血液,便沿著直接進入肝臟的門靜脈(portal vein)循環至肝。消化了的食物中有用的元素便被肝臟取走以合成新的身體組織,預備氧化的燃料和能量,並貯藏多餘的養份以備未來之需。

毒素和其他有害的物質被肝臟中和,且被肝臟的排泄性分泌物排除,這分泌物便是膽汁。有時因為鹼性不夠,肝臟中和毒性物質的能力減退,於是有毒的膽汁便被釋放至小腸。當這些有毒的膽汁在小腸前進時,如果沒有引起足夠的噁心而以嘔吐的方式迅速排除,那麼大部份的有害物質便被再吸收。同時它也可能引致各種程度的腸炎。

有毒膽汁在腸內也能干擾有用的食物的消化,而造成有毒的消化不良的產品,產生氣體造成腹痛。在某種觀點下,膽汁與尿液可以相提並論。正常時,它是鮮黃色,呈鹼性反應並對包容著它的組織無刺激性。生病時,它的顏色變深,而呈深綠或黑色時便最毒;此時,它對鄰近的組織有強烈的酸性和腐蝕作用。這深綠色的膽汁除了有害以外,並沒有其他用途。正常鹼性的膽汁是無腐蝕性的,幾乎可以與任何食物共存,但當肝臟為了中和毒素而排鈉出來,以致漸將鈉用竭時,膽酸內正常鈉鹽的形成便比較困難了。

當膽汁對覆蓋十二指腸的內容物實在是太富刺激性時,它便暫時被藏於膽囊中,慢慢地被中和。但是這有毒、帶酸並具腐蝕性的膽汁與很多食物都不能共存,反而使得肝臟、膽管、膽囊及腸發炎。同時它會回流至胃,如果它夠毒,便會造成嘔吐。

在十二指腸內不正常膽汁的刺激引起「膽汁燒灼」,結果導致難受而可怕的痙攣。這位受害者便急忙去找醫師,醫師替他照了X光片,照片顯示十二指腸變形,這通常被診斷為潰瘍。我自己的調查發現幾乎99%的X光診斷為潰瘍的,事實上都是膽汁燒灼痙攣。就像我們稱棒球是美國的主要娛樂一樣,我們也可以稱這種痙攣為美國人主要的疾病。為了減輕這些不適的症狀,很多人便配製普遍的抗酸藥丸、錠劑及藥粉。當然,膽汁燒灼而腐蝕成潰瘍是有可能的,但幸好這很少發生。真正的胃或十二指腸潰瘍很少,如果有,也很容易診斷出來;它常有出血情況發生,或經由嘔吐,或是從糞便排出血液。

當肝臟內可用的鈉排出太快時,肝細胞會死亡,形成疤痕組織,它的末期是各種不同形態的肝硬化(或結疤)。但是在它產生明顯的症狀前,硬化的肝臟已嚴重受損了。

文明帶來的濃縮與合成食物應負起產製大量抗酸藥的責任,它們是以藥丸、糖果和口香糖的形態販售,這些藥物只能暫時減輕痛苦而不能剷除病因。

起死回生的肝臟

在我的檔案中有個有趣的病例,他是一位61歲的男士,療程開始時,他的腎與肝的功能都不好,由於腳與腹部浮腫,他已有兩年不能下床了。他的腹部很大,腎上腺既強壯又活躍;有時他會變得不可理喻。他的尿液有濃黑色的糖蜜,而且滿是膿、蛋白素與圓柱體(casts)。他常常小便但是尿量很小,血壓是210/110。由於腹部的液體(腹水)壓迫著橫膈膜,他呼吸非常困難。

但是他很堅強,並決定要恢復健康。幸而他有位非常可愛而且一絲不苟的女兒,一天24小時地照顧他。他的飲食歷史顯露出是個吃很多澱粉與甜點的人,除了早餐,每餐都有麵團、蛋糕、餅乾和糖果。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女兒開始控制他,有數週只給他稀釋的果汁。我插了他一針以排出腹水,排出的液體注滿一個5加侖的浴盆。腹水全部抽出後,腹壁變得非常鬆軟,腸、肝、脾臟也摸得出來了。摸得到的肝臟有一顆大橘子大小,硬而呈結節狀,有相當程度的硬化現象。

我行醫那麼久,還從未見過情況如此嚴重的病患也會復原。三星期後,他腳部的水腫消失了,但腹水卻慢慢再次積聚。他的尿液變為淺色,尿中蛋白素減到很少,圓柱體也消失了。我給他吃易消化的蛋白質、熟的和生的蔬菜以及水果,但禁食澱粉與甜點。他曾經反對,但數週後同意依照這規則進食。六個月後,他的尿液已沒有蛋白素,而且可以與孫兒爭辯了。

在頭一年,我還需每個月為他的腹部放水一次,每次都排出約5加侖的液體。在那時,他開始可以在屋內或花園中做些輕鬆的工作。第二年每兩個月才抽一次,第三年每三個月一次,抽出來的水平均只有2-3加侖。而到第四年,就不必抽水了。

由於大量的腹水使腹部膨脹,他的腹部肌肉因此很衰弱。我警告他可能有臍疝氣(umbilical hernia)。此時他的一般肌肉組織都很好,而且我從未見過如此柔軟、有彈性、滋潤與白皙的皮膚。有一天,即使戴了腹部支撐物,他卻執意要搬動一塊過重的石頭。兩天後他叫我去,我發現到一個絞結的臍疝氣,動手術後,他很快便完全復原了。雖然他的小腸約有24吋已呈深藍色,但還不需要切除。現在距離開始替他醫治已有十二年了,他可以忙碌地工作:除了照顧自己的園子外,還照顧兩位鄰居的花園。他現在73歲了,從不發牢騷,而且從種種跡象看來,他的肝臟已回復正常的大小,也不再堅硬了。

我的檔案中還有一個較為簡單的病例:一位35歲的男士,埋怨身體十分虛弱、頭暈、噁心、嘔吐而且沒有胃口。實驗室檢查的結果發現他有肝臟毒血症。他頹喪,不能入睡,看來實在可憐。我要他臥床五天,並以稀釋的蔬菜汁齋戒。那段時間過後,他肝臟的功能已經回復,因此又可以吸收正常的食物了。在限制飲食時我告訴他:食物與營養是兩樣不同的東西,人所得到的滋養,不是看他吃的食物多少,而是與他所能消化及吸收的東西成正比。

肝臟是人體中主要的解毒器官,又是一位默默地施行化學法術的化學專家;它同時又是過濾器,所有的東西在進入循環之前,先傾入這過濾器裡,再找尋進入身體的途徑。只要肝臟的功能完好,血液就能保持純潔;當它受到損害時,毒素即進入循環系統而引起刺激與破壞,最後終致死亡。

相關書摘 ►《食物是最好的醫藥》:肥胖者可分為兩大類,而減輕體重只有兩種方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食物是最好的醫藥(三版)》,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亨利.畢勒醫師(Henry G. Bieler, M.D.)
譯者:梁惠明

要贏回健康,得靠自我實踐!

  • 自然醫學先鋒之作
  • 中文版銷售20萬冊,亞馬遜書店健康類暢銷經典
  • 癌症關懷基金會董事長 陳月卿 感心推薦

Food Is Your Best Medicine

身為執業五十餘年的醫師,在導致和治療疾病方面我獲得了三個基本的結論。本書就是關於這些結論。

第一個結論是:細菌不是主要的致病源。我更傾向於相信疾病是源於毒血症(toxemia),是它引發了細胞損傷和崩潰,進而為細菌激增和猛襲鋪好路。

我的第二個結論是:幾乎所有的個案都顯示只以藥品為病患做治療是有害的。藥品經常引發嚴重的副作用,有時甚至導致新的疾病。

藉由恰當的使用正確的食物可以治癒疾病,是我的第三個結論。這種聽起來簡單到好像騙人的治療方式,卻是我在非常深入的研究一個高度複雜的主題——膠體及內分泌化學——之後千辛萬苦取得的。

我的結論建築在多年來成功的治療病患所蒐集到的實驗和觀察結果的基礎上。在某些緊急狀態下,我會偶一為之的求助於藥物,但這種情況非常少見;相反的,我會思考如何運用存在於大自然中任我們取用的解藥,為我的病患開處方。

本書處理的議題,正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食物和最好的醫藥。——摘自內文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