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中說禪》:只有明確的知道市場當下的行為,才可能逐步化解貪婪與恐懼

《纏中說禪》:只有明確的知道市場當下的行為,才可能逐步化解貪婪與恐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交易市場存在的基礎,就是人的貪婪與恐懼。如果所有參與交易市場的人都沒有貪婪與恐懼,那市場就沒了,資本市場沒了,貨幣就被消滅了。那時候,纏論自然就不存在了。只有對這個以人的貪婪、恐懼為基礎的市場進行「不著相」的分析,才能長期有效的吸這市場的血。

文:培峰

纏中說禪理論的絕對性

市場價格是否完全反映所有資訊,可以隨意假定。但無論何種假定,都和實際的交易關係不大。交易中,你唯一需要明確的,就是無論市場價格是否完全反映資訊,你都必須以市場的價格交易,而你的交易也將構成市場的價格。

對於交易來說,除了價格,一無所有(成交量可以看成是在一個最低的時間段內,按該價格重複成交形成的交易單位)。這一切,和市場價格是否反映所有資訊毫無關係,因為所有價格都是當下的。

如果當下的資訊沒有被市場反映,那它就是沒被市場當下反映的資訊。至於會不會被另一個時間的價格反映,那是另外的事情了。站在純交易的角度,價格只有當下,當下只有價格。除了價格與依據時間延伸出來的走勢,市場的任何其他東西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價格和人是否理智無關。無論你是否理智,都依價格做交易,這是任何理論都必須接受的事實:交易,只反映為價格;以某種價格在某個時間交易,這就是交易的全部。至於交易後面的任何因素,如果假定其中一種或幾種因素決定了交易的價格,無論這種因素是基本面、心理面、技術面、政治面還是其他什麼,都是典型的上帝式思維。

其實,對於價格來說,時間並不需要特別指出,因為價格軌跡中的前後,就意味著時間的因素。也就是說,交易是可以按時間排序的,這就是交易另一個最大的特徵:交易是有時間性的,而這個時間是不可逆的。

在物理界還在探討時間是否可逆時,對於交易空間的探討,這最困難的時間問題,就已經有了最不可動搖的答案。而纏論,當然也是以這交易時間的不可逆性為前提。如果今天的交易可以變成昨天的或者乾脆不算了,那麼纏論馬上土崩瓦解。

交易,當然是有規律的,而且這規律是萬古不變的。歸納上述就是:交易以時間的不可逆性為前提完全等價的反映在價格軌跡上。當然,這萬古不變也有其可變之處,例如交易突然因為某種原因可以隨便更改等。因此在邏輯上更嚴謹的說法就是,把滿足該條規律的市場稱為價格充分有效市場。纏論,就是針對這種價格充分有效市場,這種市場至少對應了目前世界上所有正式的交易市場。

那麼非價格充分有效市場是否存在?當然有。例如,你昨天一億元錢買了一塊石頭,今天賣石頭的黑幫老大拿槍頂著你說,昨天的交易不算了,錢不給你了,石頭也收走了。這種存在類似交易的市場,當然不可能是價格充分有效的市場。

以前所有市場理論的誤區,都在於去探討交易背後決定價格的因素。交易是人類的行為,沒有什麼可探討的。人類就像瘋子一樣,其行為即使可以探討,在交易層面也變得沒有什麼可探討的價值。所有企圖解釋交易動機、行為的理論,都是沒有交易價值的。

不管人類的交易有什麼理由,只要交易就產生價格,就有價格的軌跡,這就足夠了。站在純交易的角度,唯一值得數學化探討的就是軌跡。其他的研究都是誤區,對交易毫無意義。

那麼價格是隨機的嗎?這又是一個上帝式的臆測。決定論和隨機論,其背後的基礎都是永恆因素論、永恆模式論。也就是說,價格行為被某種神祕的理論所永恆模式化。無論這種模式是決定論還是隨機論,這種假設的荒謬性是一樣的。

交易,只來自現實。因此價格是被現實的交易所決定的。相應的,上面的顧慮就可以擴充為:交易是現實的行為,交易以時間的不可逆性為前提完全等價的反映在價格軌跡上。

交易的現實性是交易者唯一可以依賴的基礎。那麼交易的現實性反映了什麼,有什麼可能的現實推論?

首先,人的反應是需要時間的,就算是腦神經的傳輸,也是需要時間的。

其次,社會結構的現實多層性以及個體的差異性,決定了任何的群體性交易都不具有同時性。

也就是說,即使是相同原因造成的相同買賣,都不可能同時出現,必然有先後。也就是說,交易具有延異性,不會完全的趨同,這是交易能形成可分析走勢的現實基礎。

由於交易具有延異性,沒有絕對的同一性,那麼即使對於嚴格一種因素決定交易行為的系統,也依然能產生可分析的價格軌跡。任何群體性的交易行為,不會出現完全的價格同一性。也就是說,不會永遠出現所有人同一時刻的同一交易。

一個完全絕對的趨同交易,就等於賭博,所有的買賣和買大小沒有任何區別。這樣的系統是否存在?理論上是存在的。例如一個莊家百分之百把所有股票都吃了,而且任何一筆交易都只有他一個人參與,沒有任何別的人參與,此時走勢等價於一個買大小的賭博。

只要有人買進或持有這檔股票的一股,一個不完全絕對趨同的交易就產生了,這個交易就可以用纏論來描述。纏論的另一個界限就在此。

纏論只有這兩個界限,只要是價格充分有效市場裡的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那麼纏論就永遠絕對有效,這種絕對性就如同壓縮影射不動點的唯一性對完備的距離空間一樣。

至於有多少人學習、應用這個理論,對理論本身並沒有任何實質的影響,因為即使所有人都應用纏論,由於社會結構以及個體差異,依然不會造成一個完全絕對趨同交易,這樣纏論就依然有效。

更重要的是,纏論並不是一個僵化的操作,永遠建立在當下之上。例如,一個日線級別走勢被判斷進入背離段,由於某種當下的絕對突發事件,例如突然有人無意按錯鍵,又給某個國家捎去一千幾百顆原子彈,使得小級別產生突發性結構破裂最終影響到大級別的結構。這時候判斷就建立在一個新的走勢基礎上了。這時實際的交易並沒有發生,除非你運氣特別好,你剛按買進,那原子彈就飛起來了。

一般人總習慣於一種目的性思維,往往忽視了走勢是當下構成中的。纏論判斷同樣是建築在當下構成的判斷中,這是纏論又一個關鍵的特徵。

使用纏論,最終比的是操作者本身。就像乾坤大挪移的第八重肯定打不過第九重,而任何非乾坤大挪移的武功,肯定打不過乾坤大挪移第八重一樣。有一種武功是高出其他孤峰之上的,因為其起點已經大大超越了其他武功。其他那些起點就錯了的,又怎麼能與之相比?

顯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相信並應用纏論,因此那些不用纏論的人,就成了被吸血的對象。現實中,這種對象不少,太多了。如果有莊家、基金偷學了這種方法,這就等於乾坤大挪移比第幾重了。

對於大資金來說,水準至少要比散戶高出兩重,才可能和散戶打個平手。資金大,沒有更高的功力,怎麼能挪移起來?更重要的是,級別越大,企圖控制干擾走勢所需要的能量就越大。對於周線級別之上的走勢,基本就沒人能完全控制了。

如果真出現主力、基金爭學纏論的情況,那麼除了在小級別比功力外,功力淺的完全可以將操作級別提高來加強安全性。更重要的是,應用相同的理論,在現實中也不會有相同的結果。

現實是一個典型的非完全絕對趨同系統,就像同樣的核理論,並不會導致德國和美國同時造出原子彈一樣。同樣的理論,在不同的資金規模、資金管理水準、選股策略、基本面掌握、交易者性格、氣質等情況下,自然的呈現不同的面貌,這就保證了同一理論交易的非完全絕對趨同。

對於纏論,有一點是必須明確的,就是纏論是對價格充分有效市場下,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的一個完全數學公理化的理論。唯一需要監控的,就是價格充分有效市場與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這兩個前提是否還存在。

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套關係到人本身的理論,只能不斷的在交易中修煉,最後比的是每個人的功力。就算是背離這麼簡單的事情,即便是同一種方法,成為群體性行為時,比的就是心態與功力了。心態不好,出手早或出手遲的,就會在價格上留下痕跡。甚至當趨同性較強時,會使得級別的延伸不斷出現,那就讓功力深的人得到一個更好的買進或賣出價格。這些細微的差別累積下來,足以使得操作者的獲利水準天差地別。這也是我可以把理論公開的深層原因。

纏論是對價格充分有效市場中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的一個客觀理論,即使公開了,也不會讓這個理論有任何改變,就像牛頓力學不會讓萬有引力改變,美國的原子彈爆炸不會影響中國的原子彈按照同樣的理論出現一樣。至於理論可能造成的趨同交易增加,也早在纏論的計算中,這裡比的是當下的功力。

無論用什麼交易方法,只要是在價格充分有效市場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裡,你就在纏論的計算中。要在纏論裡功力日增,首先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這也是為何我讓各位多看我所解釋的《論語》。

交易,不過是人類行為的一種。要成為成功的交易者,首先要對人類的行為窮其源,得其智慧。否則,一個糊塗蛋用什麼理論都是白搭。纏論的基礎部分,只是把現實的真相解剖出來,但這遠遠不夠。看明白與行得通,那是兩回事情。當然,看都看不明白,是不可能真正行得通的。而行,就是修行,「見、聞、學、行」,缺一不可。

纏論如同大道,不需要私藏著。誰都可以學,誰都可以行。但使用者能否達到不退轉的位置,是否最終還是「學如不及,猶恐失之」,那就要靠每個人自身的修行了。

理論,只是把現實解剖了,真正的功力都在當下。不光要用理論的眼睛看清楚現實,更要逐步讓自己和走勢合一。

行為的初步功力是什麼?追根究柢就是「恰好」。這個「恰好」是動態的,無論多少人,把每個人的行為當成一個向量,所有人的行為最終構成了走勢的向量。而所謂的「恰好」,就是這個總向量本身。

如何才能永遠和這個總向量一致?首先要把自己變成一個零向量。只有當一個零向量加入到任何一個向量疊加系統裡,才不會影響到最終的總向量。把自己的貪婪與恐懼去掉,讓市場走勢如同自己的呼吸一般,看走勢如同看自己的呼吸,慢慢就可以下單如有神了。

交易就是順著市場總向量的方向,增加其力度而已,這才是真正的順勢而為。只有這樣才算初步入門,才能逐步擺脫被走勢所轉的可悲境地,才能讓自己和走勢合一,和那永遠變動的總向量一致而行。至於走勢分析的學習,只不過是門外的熱身而已。

有人可能要追問,如果所有人都變成零向量,那又如何?交易市場存在的基礎,就是人的貪婪與恐懼。如果所有參與交易市場的人都沒有貪婪與恐懼,那市場就沒了,資本市場沒了,貨幣就被消滅了。那時候,纏論自然就不存在了。只有對這個以人的貪婪、恐懼為基礎的市場進行「不著相」的分析,才能長期有效的吸這市場的血。

纏論的基礎部分,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交易市場建築在嚴密的公理化體系之上,就是要把市場的本來面目還原,讓人的貪婪、恐懼無所遁形。只有明確的知道市場當下的行為,才可能逐步化解貪婪與恐懼,把交易行為建築在一個堅實的現實基礎上,而不是貪婪、恐懼引發的臆測上。只有智慧才可以戰勝貪婪、恐懼。

纏論點睛

  1. 纏論的前提:價格充分有效市場,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所謂價格充分有效,是指交易以時間的不可逆性為前提,完全等價的反映在價格軌跡上。所謂非完全絕對趨同交易,是指不會永遠出現所有人同一時刻的同一交易。
  2. 纏論是當下的理論。所謂當下思維,是摒棄那種目的性的思維,專注於當下的走勢,為走勢設定不同的邊界條件,讓走勢自己選擇,從而做到不測而測。
  3. 纏論技術分析只是整個交易最基礎的部分。要想更好的利用理論,首先要做個頂天立地的人,對人類的行為窮根溯源,得其智慧。最終做到忘掉貪婪與恐懼,眼裡只有買賣點,只在買點買,賣點賣,這就是「下單如有神」的境界。

相關書摘 ▶《纏中說禪》:沒有任何失敗與股票有關,只與你的貪嗔癡疑慢相關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纏中說禪(上下兩冊):中國傳奇股神的交易關鍵與致勝之道》,今周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培峰

給在股市中無法獲得穩定收益,
被股價頻繁波動弄得身心疲憊的你,
纏論將是改變這些的終極武器。
詳讀此書,你會發現所有的股價走勢全部是纏論中樞的延伸,
並且驚奇地發現——原來買股致富是如此簡單。

何謂纏中說禪?

以股市分析論

  • 纏者,價格重疊區間也,買賣雙方陣地戰之區域也。
  • 禪者,破解之道也。
  • 以陣地戰為中心,比較前後兩段之力度大小,大者,留之,小者,去之。

以投資心法論

  • 纏者,人性之糾結,貪嗔癡慢疑也
  • 禪者,覺悟、超脫者也。
  • 以禪破纏,上善若水,猶如空筒,隨波而走,方入空門。

纏論是與道氏理論、波浪理論、江恩理論齊名的股票技術分析方法,是中國本土化的技術分析理論先驅。

不同於其他技術分析理論,將看似紛繁無序的走勢,用科學的、唯一的描述,對走勢做出最強而有力的分類,掌握纏論這項股市利器,將為你獲得可觀的收益。

纏論心法解密

所謂成功人士就能股海中無往不利?
纏師說:「股市從來都是明白人掙糊塗人的錢。在資本市場中,沒有慈善家,只有贏家和輸家。在市場中生存,第一條就是要杜絕一切喜好。市場永遠是透過你的喜好來傷害你。買進任何一檔股票的理由,並不是因為這檔股票如何好,或被哄抬得如何好,應該只藉由買進而贏錢。」

股市的大漲大跌讓你心慌意亂?
纏師說:「投資就是透過市場的波動賺取利潤,最重要的位置就是上漲前的臨界點,一個長期沒有突破臨界點的市場,是不值得關注的。」

要如何在市場中穩定獲利?
纏師說:「股票操作的第一原則──建立一套選股標準,只做符合選股標準的股票。任何單獨的選股程式都存在失效的問題。如何有效規避這個問題?首先是資金管理,要建立一套嚴格的分批介入和退出的程式。其次是建立一套嚴格的股票選擇程式的組合,提高獲勝機率。」

股票選擇系統,應該由三個獨立的選擇程式構成。這三個獨立的程式分別是基本面、技術面、籌碼面。投資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構建相應的股票選擇系統。

為什麼你該了解技術分析?
纏師說:「技術分析之所以重要,因為對於完全沒有消息的散戶來說,這是最公平、最容易得到的資訊,沒有任何的祕密、先後可言,而利用這些最直接、最公開的資料,就可以得到一種可靠的操作依據。」

為何說走勢終將完美?
纏師說:「所有走勢,都能分解成趨勢與盤整,而趨勢又可以分為上漲與下跌。走勢中最難以判斷的是當下走勢類型如何,是否結束,又如何轉化。判斷走勢何時完成,就成了最關鍵的問題。對於這個問題,首先要明確的,就是完成的走勢類型必然包含一個中樞,中樞,本質上就是多空雙方反覆較量的過程,該過程在盤面上表現為較為複雜的整理形態。」

有沒有忠告可以給賺了指數、虧了錢的散戶?
纏師說:「散戶就當好散戶,別整天想著低買、高賣。低買、高賣都讓你占了,不是散戶的人吃什麼呀?散戶一定要等趨勢明確才買進或賣出,這樣會少走很多彎路。」

getImage-4
Photo Credit: 今周刊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