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缺電的致命危機:對委內瑞拉洗腎病患而言,停電可能讓他們一覺不起

【圖輯】缺電的致命危機:對委內瑞拉洗腎病患而言,停電可能讓他們一覺不起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委國的公立醫院提供免費的洗腎治療,主要是藉由石油帶來的鉅額盈餘來支付龐大的健保支出,但從2014年油價與國內經濟崩盤後,醫院的設備就很少更新,甚至連維修都成問題。但備受爭議的總統馬杜洛卻說,醫療健保的問題是美國經濟制裁造成的。

委內瑞拉的政治動盪持續至今,美俄雙方武力介入的傳聞甚囂塵上,讓這個南美的石油之國依舊前途茫茫。然而,在這些政治角力的過程,最為辛苦的還是底層的一般民眾,物價飛漲、電力不足,委國民生經濟幾乎完全崩盤。

其中,有一群人深受供電不穩造成的傷害,就是在醫院中等待血液透析(洗腎)的病患。

RTS2HSGZ
馬拉開波的某間醫院,洗腎病患正在等待電力恢復|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委國西部城市馬拉開波的洗腎病患羅培茲(William Lopez),在四月份一家公立醫院洗腎到一半,該醫院的電力就中斷了,羅培茲別無選擇,只能回家等待。

若不持續進行血液透析的治療,腎功能衰竭的病患血液中會累積毒素,羅培茲便因此感受到頭暈、噁心、精神不濟等症狀。如同任何的慢性腎臟病患一樣,若一段時間內都不進行血液透析,將會危及性命。

血液透析一次需要三至四小時,每週要進行三次。

RTS2HSGV
羅培茲正在停電的洗腎中心等待恢復供電|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感到相當無力,欲哭無淚。」45歲的羅培茲說,他是委國1.1萬名洗腎病患之一,但他們現在卻要承受電力不足所造成的血液透析治療中斷。「有些人在透析過程會睡一覺,但我不敢,因為我怕我這一睡就永遠不會醒來。」

在三月至四月兩次的全國性大斷電後,委國首都加拉加斯已大致恢復電力。不過首都以外的其他地方,則在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的指示下採輪流供電,每天只有幾小時可以使用電力。

RTS2HSGP
等待恢復電力的護理人員|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羅培茲所居住的馬拉開波不僅是委國第二大城,而且該地相當悶熱,每天面臨超過10小時的停電,衝擊相當大。也因為電力不足,導致水源輸送也受到影響,醫院難以提供給每位病患完成一個血液透析療程所需的120公升水。

多年來,委國的公立醫院提供免費的洗腎治療,主要是藉由石油帶來的鉅額盈餘來支付龐大的健保支出,但從2014年油價與國內經濟崩盤後,醫院的設備就很少更新,甚至連維修都成問題。

RTS2HSGW
血液透析機器所接的管線,一條是抽出體內的血,一條是把過濾後乾淨的血送回|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備受爭議的總統馬杜洛說,醫療健保的問題是美國經濟制裁造成的,才會讓委國官方無法透過外國帳戶購買藥品和醫療器材,更直言停電是美國華府破壞電力系統的結果。

與馬杜洛對立的在野黨領袖、臨時總統瓜伊多(Juan Guaidó)則說,委國經濟問題是政府無能和貪腐造成的,別牽拖給美國,而是馬杜洛政權不願正視問題的嚴重性。

另一名病患莫里娜(Lesbia Avila de Molina)則說,馬拉開波電力中斷,讓她在前一天僅接受了1小時40分鐘的治療,隔天醒來有不舒服的窒息感。

RTS2HSHM
莫里娜(躺床者)正在接受血液透析治療|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請求上帝,若我將死,請別用窒息的方式帶走我。」53歲的阿維拉(Avila)臉色蒼白、盜汗的說著。她在一間私人設立的洗腎中心治療,但該中心的35台血液透析機只有18台仍能正常運作。

委國腎臟病協會會長馬奎茲(Carlos Marquez)表示,全國136家血液透析診所都有類似的情況,估計約有超過1600台機器不能正常運作,然而官方卻不願公布真實的數字。

RTS2HSHA
兩名洗腎病患在醫院遇見時相互打氣|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某些私人洗腎中心不堪虧損,會向病患收取每次70美元的費用,這相當依委國最低工資標準計算的一年薪水。

25歲的洗腎病患瓜尼帕(Aidalis Guanipa)和83歲的祖母住在馬拉開波,她表示:「我應該生在有錢人家,這樣我才能換一個新腎臟。」她們目前依靠祖母微薄的養老金和販賣手工製糖果餅乾為生。

「因為停電,我兩天沒去洗腎了。這實在非常可怕。」

RTS2HSI0
瓜尼帕與祖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