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都對自我誤解太深》:「主場思維」讓我們對結果懷抱著不切實際的美好期待

《原來,我們都對自我誤解太深》:「主場思維」讓我們對結果懷抱著不切實際的美好期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就是這樣,一直在舊思維的循環中往復來去。正是因為我們讓新的匱乏感取代了舊的,而沒有根治,才會一再產生問題。習於用錯誤的方式解決,反而把匱乏感養肥了。

文:熊仁謙

向前付諸行動,不忘向後觀看自己

在印度哲學中有一個重要的基礎理論,稱為「人生輪」,亦即認為人生是受到三種重要元素的影響而轉動。

印度哲學的「人生輪」強調,這三種元素彼此互相牽連、如同齒輪,所以並沒有所謂的開端。不過,傳統中在解釋「人生輪」時,會先以「認知」做為第一個元素,第二個是「情緒」,再來是「行動」。這三者是不停轉動的,也就是認知會產生情緒,情緒會構成行動,行動會影響認知,然後認知再產生情緒,形成輪轉不停的人生理論。

為什麼人生輪的概念如此重要?因為這個過程其實闡述了兩個重點:第一,你必須付諸行動;而相對於往前回溯,你必須往後看,才有辦法解決現在的問題。為什麼要往後看呢?正是因為唯有透過你即將採取的行動,才有辦法扭轉自己的認知。

舉個例子。我們常常會遇到價值觀產生衝突的時候。做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重不重視學生的需求?當然重視;我重不重視制度?當然也重視。對我來說,兩者都很重要。但是,在我的腦海裡,同時會有很多我覺得重要的價值觀並存。那麼,我什麼時候才會知道,哪一個價值觀對我來說比較重要呢?就是這些價值觀在實務層面產生矛盾的時候。

不久之前發生一件事,讓我印象很深刻。某個週末我開設了一堂課,報名截止日期是前一個星期一,整個工作團隊也都確認過了。結果星期二下午,一個長年都有來上課的學生寫了一封信過來,說他知道截止日期已過,但忘了報名,不知可不可以讓他補報?

這時候,我究竟該不該讓他補報名呢?這就來到了價值觀抉擇的時刻。一方面,我覺得制度很重要,但另一方面,我也覺得學生的需求很重要,可是當我面臨實務狀況時,就必須從中擇一,選出一個我認為更重要的價值觀。

如果我讓他上課,不就違背了自己設下的報名規則?那我的工作團隊會怎麼想?他們會不會覺得,這是一個沒有制度的團隊?下次會不會有同樣的事情發生?但是,如果我不讓他上課,我是不是就不夠重視學生的個人經驗和需求?

由此可見,行動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你唯有在行動時,才會發現到,「啊,原來我是這樣的人、我最重視的價值觀是這些」。而這種對自我的認知,是只有透過行動才有辦法校正的,也才有機會更認識自己。

這就是為什麼人們常認為純粹的理想主義者不太可取,因為他們鮮少有實際行動。

理想主義者往往有一百個理想,但卻沒有為那些理想設定價值順序,所以就不會知道到底哪個可以妥協,哪個不可以。人類只有來到實務的行動時,才有辦法知道哪一種價值是比較重要的。

印度哲學認為,行動會讓我們的認知產生變化,所以如果想要改變自己的認知,就非付諸行動不可。因為,在行動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發現自己原有的認知是什麼樣貌。再者,只有在行動中我們才會發現,自己是否能夠養成一種新的認知,來取代舊有的認知。

所以,想要追溯過去、尋找自己的成長過程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這種方法其實是無效的。我們應該做的是開啟新的行動,並且透過這個行動,去產生新的認知循環、構成新的人生輪。如此一來,才能打破習慣聚焦於負面的慣性。

結果是中性的,不能期待只有好,沒有壞

那麼,我們舊有的思維與行動模式是什麼樣子呢?

許多人往往認為「只要我……就會……」,而這種舊有的思考模式,我稱之為「主場思維」。在生活中的每一天,經常可以聽到或產生這種思維。

以剛才那名出國念書的朋友為例,他可能認為「只要」拿到國外學位,回來後「就會」找到更好的工作。

各位是不是很熟悉這種句型呢?「只要我找到工作,女友就會跟我結婚」「只要我出一本新書,我的臉書追蹤人數就會破十萬」「只要我參加社交講座,我的人緣就會變好」「只要我減肥,就交得到男朋友」……

這種經由「主場思維」而產生的行動模式,有什麼致命缺陷?

按照印度人生輪理論,人之所以想要付諸行動,一定是因為我們有情緒。具體來說,正因為我們現在有了損失感、對現況感到不安,然後又想補足這種不安,就會去做代償的行為。

但是,如同先前提到的,只要代償,就一定會遞弱,尤其當我們又建立在這樣的舊思維之上,所採用的行動模式自然會是錯誤的。

以那名出國唸書的朋友為例,他產生了「只要拿到國外學位,就會找到更好的工作」這種舊思維,然後就付諸行動,努力念書、爭取工作。在這個過程中,他必然遭遇到許多困境與挫折,但我們往往認為,只要可以成功,一切壓力也就值得了。

然而,實際上會發生什麼狀況呢?那就是「就會……」的結果,往往跟我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朋友努力的結果,可能有兩種:第一種典型狀況十分常見,那就是他會為後面的「就會……」賦予很高的期待;但是,當不符合他期待的結果出現時,往往會面臨極大的失落與壓力。

就像朋友在學成歸來時,經歷了差不多三個多月的待業期——這在一般人聽來,好像還滿正常的,但對朋友來說,這三個月的等待根本如同地獄。

這種期待落空的巨大失落,不但會加強匱乏感,更糟的是,往往還會因此開啟另一種新的主場思維。比如說,原先的主場思維是「只要有學位就有好工作」,當結果不符時,他可能又會開始想,「我只要投一百份履歷,就可以找到工作」,假設結果又不符合期待,他又會再開啟第三個主場思維……

這也是為什麼某些宗教團體永遠很賺錢。當人們遇到問題時,許多宗教人士會告訴你:「因為你不夠虔誠,所以才會這樣,你只要……就可以……」然後,就會讓你在這種迴圈裡一直滾、一直打轉。

所以,主場思維讓我們對自己行動的結果,懷抱著不切實際的美好期待;更具體地說,就是期待結果只有優點、沒有缺點;這樣的期待,會使我們忘記無論結果如何,它都是中性的,必然同時具有優點跟缺點兩種面向。而當此結果出爐,我們發現它與期待的美好不相符時,反而強化了自己的不安與匱乏感,而沒辦法真正解決問題。

第二種結果,就是當你的主場思維被證明有效,也就是結果與你的期望相符時。

比如說,你努力投了一百份履歷後,終於找到工作,這件事反而會強化你對主場思維的依賴,認為這是合理的、是好的。可是這種想法最大的問題在於:當得到的結果與預期符合時,勢必會創造另一種新的匱乏感。

沿用前例說明,當我們的行動,滿足了「取得更高的學歷、換到更好的工作」這個主場思維,雖然目前看來,暫時是補足了本來的匱乏感,但內心深處知道,在我們的生命中——特別在這個時代——每天都產生各種各樣的不安感來偷襲我們,不斷暗示自己有多匱乏、多不安:「他現在過得多好,我卻不如他」「他已經有多少支持者了,我卻沒有」「他做了好多事,我卻什麼也沒做」……

就算換到更好的工作、收入變得更高,也如願進入規模更大的本土傳統產業,但又有可能產生新的不安:這家公司的職場氛圍,好像比之前的更官僚、死板?本土企業是否比較不思轉型、未來會不會跟不上時代?

這時,人往往會認為,好不容易找到新工作,實際狀況卻沒有想像中這麼好,於是又產生了新的匱乏感,進而又有了新的主場思維,結果仍舊在這個過程中不停轉來轉去。

主場思維的關鍵問題在於,我們對於結果有過度的期待,又被現有的匱乏感逼得以為那就是唯一答案,但事實上,我們只不過是以新的匱乏感來替代舊的。這就好像一列火車一邊往前開、我們一邊不停在火車前頭鋪設新鐵軌一樣,永遠都不會有鋪完的一天。

印度哲學認為,當一個人有欲望時,若是一味地滿足,只會創造更多欲望。就好像口渴的人去喝海水只會更渴,所以這種說法又稱為「飲海效應」。

幾年前,麥特.戴蒙主演一部電影《長城》,片中出現的怪物「饕餮」就是很好的象徵物。母饕餮只要吃了東西,就會不斷生出小饕餮,而欲望也是如此。一旦滿足了欲望,只會創造出更多欲望——也就是匱乏感。在我們的生命中,匱乏感就是透過這種錯誤的方式來滿足你,進而不斷繁殖。

在這裡,錯誤的方式指的就是主場思維它只會一再養大匱乏感的胃口,而匱乏感正是我們痛苦的來源。這種現代人常用的「只要……就會……」行動模式,為人們創造了無盡的痛苦。

不過,我先前也一直強調,匱乏感的存在並不是我們的錯,而是跟整體大環境有關。在本章開頭,我們提到現代社會因為人口膨脹與人際接觸的頻率變高,導致我們只看到別人的優點、自己的缺點。

我也常遇到類似狀況。我在宗教圈服務時,從事的是相對比較有創意、具改革性的工作,周遭當然也有許多宗教圈傳統派的朋友。每到年底,各個宗教單位都會有年度回顧活動,我也會整理自己這一年做了多少事,像是寫了哪些書、辦了幾場活動、講了多少課等。我覺得自己已經做了很多,可是,只要看到傳統派朋友邀請哪些人來講課、做了什麼事,我就突然覺得自己做得好少!但是,當我和他們聊起來時,他們反而會覺得我做了很多事情,他們自己好像什麼也沒做。這是很奇怪的事情:他們做的事情明明很多,我做的事情也不少,可是我們都互相認為對方做的比較多。

當有一個比較的對象出現時,我們往往會傾向關注對方的優點比較多、付出的努力比較大、想法比較好……但是,如果這時我產生了「只要我跟他們做一樣的事,就會……」的想法,在今年開始照著傳統派的方式行事,那麼再隔一年,我會怎麼想呢?到時候我可能回過頭來發現,哇!那些新創派的朋友做好多事喔,我到底在幹嘛?

人就是這樣,一直在舊思維的循環中往復來去。正是因為我們讓新的匱乏感取代了舊的,而沒有根治,才會一再產生問題。習於用錯誤的方式解決,反而把匱乏感養肥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原來,我們都對自我誤解太深:從印度哲學思維,找回真實的自己》,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熊仁謙

人有聚焦負面的天性,看事情往往會「你們都有,我卻沒有」;
人有思考節能的天性,總是「一因論」,上演想法私奔效應;
人有腦補劇情的天性,經常憑空講出非真相的故事;
人有未來不可測的悲觀天性,帶有不可能改變的末日感……

面對人的諸般天性,作者透過印度哲學的洞見和覺察練習,
帶領我們一層層遠離斷見、跳脫認知陷阱,活出生命大智慧。

現代人對「情緒勒索」一詞大多不再陌生,但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勒索你的往往不是他人,而是你自己。當對方的反應與我們的預期不符,放大的感受,錯誤的認知,在在扭曲強化了種種情緒。

印度哲學裡一直有理智的「認知-情緒-行動」人生輪觀點,因為理性的認知到事物與情緒的面貌,可以為我們的心帶來平靜與專注,幫助我們採取更貼近真實且有利於自己的行動。

複雜的人際問題,也能以印度哲學的思維來解決與回應,因為不論外在問題為何,我們都可以往內轉換想法,鬆綁被自己勒索的情緒、被自我綁架的認知,用更寬闊的觀點與心境,化解人生難題。

印度哲學的思維練習,不只是訓練我們保持理性,感到內在平靜,
也在於瓦解我們解決問題時會有的恐懼感受與諸多想像。
當我們能看出自己主觀認知上的錯誤,
對客觀現實有更貼近的認識,
就能戰勝人類天性之中思考節能又悲觀的本能,
從生存模式轉為真正自在的生活在這個世上。

本書揭示了從正常的感受,到扭曲的情緒之間,會經歷的三種歷程。

認知到這樣的過程,就像是為你和你的心提供了「你不需要這樣想」的靜心解方。

而印度哲學「如實」的思維練習,則從每一天遇到的問題開始,不再像過去一樣,以為自己一定得這樣想、那樣做,最終能讓你的思想更符合現實,遠離斷見與常見的認知陷阱。

本書特色

  • 繼《別讓世界的單薄,奪去你生命的厚度》之後,90後、熟悉漢藏梵英四種語言的佛教學者,及「快樂大學」創辦人熊仁謙,再一創新力作:以印度哲學解析現代人被自我認知綁架,而無法活出快樂自由自主的生命。
  • 獨特印度哲學觀:相較於西方科學與世界觀,看待情緒問題的分科治學態度,本書依循印度哲學的傳統,以跨學科、多元世界觀的概念,討論情緒如何構成、被扭曲、誤解,包括對事件的起因、本質、結果的探討與看法。
  • 提出自我認知謬誤的新觀點:比如,對於「情緒勒索」新解──看出是情緒勒索,還不夠;真正勒索你情緒的,是你的預期與結果落差;情緒勒索你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自己。
getImage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