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黯淡的曼德拉光環:南非執政黨25年來跟白人和解了嗎?

逐漸黯淡的曼德拉光環:南非執政黨25年來跟白人和解了嗎?
南非總統拉瑪佛沙│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曼德拉是南非告別種族隔離政策後首任的總統,一直是非洲民族議會最重要的精神領袖與神主牌。但隨著曼德拉在2013年辭世,由他所創造的政治能量正在快速遞減,因為年輕的一代幾乎已對曼德拉沒有任何情感上的寄託。

5月8日南非迎來五年一度的國會與省議會大選,是現任總統拉瑪佛沙(Cyril Ramaphosa)上任後首度面對全國民意的檢驗。以往南非選舉的主軸都難以脫離「種族」,黑人投黑人政黨、白人投白人政黨,即使民主化已超過20年,這樣的分界並沒有明顯改變。

然而,本屆大選卻開始顛覆民主化以來的投票行為,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ANC)面臨多方挑戰、內部又有派系鬥爭的隱憂,甚至是挑戰了該黨神主牌曼德拉(Nelson Mandela)創造的政治資本。

為何一場國會大選竟會動搖南非國父曼德拉所樹立的價值?這與南非長期面對的經濟困境與種族對立脫離不了關係,這可從選舉結果來進一步分析。

曼德拉的繼承者:非洲民族議會毫無光芒的勝利

身為民主化後執政至今的非洲民族議會,此次選舉在國會僅拿下57.5%的選票,首度跌破六成,雖仍以230席的絕對多數守下政權,不過這場勝利一點也不值得高興。從黨內外的各項因素來看,拉瑪佛沙處境其實相當艱難。

前任總統朱瑪(Jacob Zuma)深陷783項司法指控,在黨內逼宮下於去(2018)年宣布辭職,交棒給時任副總統的拉瑪佛沙。朱瑪下台得心不甘情不願,且「朱瑪幫」仍佔據黨內領導高層的職務,即使拉瑪佛沙名義上是黨的領導人,依然受到朱瑪勢力的牽制。

但南非選民並沒有被朱瑪綁架,這點從朱瑪故鄉的選舉結果即可看出。朱瑪出身夸祖魯-納塔爾省 (KwaZulu-Natal)的恩坎德拉(Nkandla),2016年的地方選舉朱瑪已經吃了一記悶棍,故鄉的議會被地方型政黨「因卡塔自由黨」(IFP)拿下過半席次;此次大選非洲民族議會在該省的總得票率,無論是國會或省議會都下滑約10個百分點。

另一方面,拉瑪佛沙本身的商人背景,跟立場偏向左派的非洲民族議會顯得格格不入,加上執政僅一年多的時間,政策改革的成效仍未具體有感,導致許多傳統的黑人支持者選擇改投其他政黨,甚至是不出席投票,這與南非惡化的經濟與失業率有很高的關係。

根據南非統計局(Statistics South Africa)公布的數據顯示,南非今(2019)年第一季的失業率為27.6%,尤其是東開普省(Eastern Cape)高達37.4%、自由省(Free State)是34.9%,普馬蘭加省(Mpumalanga)也有34.2%。南非全國一共九省,代表有三分之一的省分面臨失業率超過三成的困境,而青年人口的失業率大約有五成之多。

今年南非有選舉權的人口約是3590萬人,但前往登記投票的僅有2670萬人,根據統計這些未登記的900萬選民,竟有600萬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而他們正是面對失業率最痛苦的一個世代。這些不投票的年輕人,一方面是對政權失望,另一個原因則是非洲民族議會最大的隱憂:對曼德拉「無感」。

AP_82764852804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告別曼德拉:從記憶到價值的無感,繼續投給執政黨到底有什麼好處?

曼德拉是南非告別種族隔離政策後首任的總統,一直是非洲民族議會最重要的精神領袖與神主牌。但隨著曼德拉在2013年辭世,由他所創造的政治能量正在快速遞減,因為年輕的一代幾乎已對曼德拉沒有任何情感上的寄託。

曼德拉擔任總統的時間是1994年至1999年,若以今年30歲的南非年輕人來計算,曼德拉卸任總統時也不過是他們才10歲左右的事,不若父執輩與曼德拉有一起挺過種族隔離的革命情感,難以激發投票熱情,更何況是其他年紀更輕的南非選民。

再者,南非民主化至今從未政黨輪替,但過去這25年來,非洲民族議會到底替南非帶來了什麼好處?除了青年人口超過五成的失業率,世界銀行調查也發現南非貧富差距在2018年來到廢除種族隔離後最嚴重的程度,加上種族歧見依舊,社會並沒有達成真正的和解。

無論是情感面或理性面,年輕選民都沒有非得要投給非洲民族議會的理由。

除此之外,非洲民族議會在一項公共政策上也面臨到左右為難、進退失據的窘境,就是從民主化以來就困擾南非社會的土地改革政策。種族隔離時期,南非土地幾乎都是白人持有,但曼德拉上台後力行種族和解,並未強制將白人手上的土地收回分配給黑人,雖然目前有約27%農地已由黑人墾殖,但對比佔總人口近八成的黑人,平均分配的土地還是遠遠少於人口不到一成的白人。

由於南非經濟的疲軟,黑人群體開始主張加速土地分配的改革,透過官方徵收重新配給土地,不過這又跟曼德拉強調的「願買願賣」土地交易原則相違背。而順著這樣的邏輯推論下去,就會導出一個驚人的結論:曼德拉的原則是黑人的束縛,他才是讓黑人困苦的「種族背叛者」。

這樣的情緒在廣大的黑人庶民中發酵,非洲民族議會不得不在去年提出修憲案順應民意,支持無償徵收白人土地,並保證不會像當年的辛巴威,強制徵收導致經濟崩盤,只是具體政策內容至今仍未出爐。非洲民族議會之所以要加速土地改革進程,就是因為其選票基礎被另一股政治勢力快速掠奪,就是這次大選成為國會第三大黨的激進左翼「經濟自由鬥士」(EFF),他們的訴求就是無償收回白人持有的土地,重重打擊非洲民族議會與曼德拉光環。

AP_19125509273370
經濟自由鬥士黨主席馬勒馬│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未和解又貧富不均的南非社會,成為極端主義溫床

經濟自由鬥士由馬勒馬(Julius Malema)領導,對於黑人權益維護的強烈立場,已撼動了非洲民族議會的支持度,以國會選舉來說,比起上屆還要多拿了4.44%的選票、成長19席,對比非洲民族議會下跌4.65%、減少19席的成績幾乎是完全吻合,而且在各省的得票都比上次增加;再來看各省議會,經濟自由鬥士在三個省超越最大在野黨「民主聯盟」(DA),成為該省的官方反對黨(最大在野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