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拍、擺拍野生動物的歪風,何時才能停歇?

誘拍、擺拍野生動物的歪風,何時才能停歇?
英文維基百科Hayleyk - Transferred from en.wikipedia to Commons., 公有領域, 連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人都想看到稀有的東西,也人人都想拍到好照片。我承認我也是,我也想拍好照片,去追稀有的鳥,跟人炫耀。但是,為了拍到好照片,用麵包蟲、用朱文錦把鳥誘出來,用聲音把鳥引出來,甚至把附近的樹枝都剪得乾乾淨淨,這樣對嗎?

文:王作城(野生動物追思會編輯)

「誘拍擺拍錯了嗎?我不過想拍張好照片!」看到這樣的論述請先別開罵(或是贊同?),很多人可能就是這麼想的。

前幾天官田水雉園區「又」傳出有人為了拍到好照片,翻入禁止遊客進入的水雉棲地。對,我要強調是「又」。因為每年只要到了繁殖季,這樣的狀況就會一再發生,早已不是第一次。

去拍鳥的人,為了拍到好照片,不惜拿著他們手上那支即使拍月球表面,也可以拍到上面坑洞的大砲,翻過圍欄,就只為了減少幾公尺的距離(跟可能的好角度)。

有人可能會問:「不過就是翻個牆嗎?有什麼大不了?」你可能會覺得,沒必要還特別寫一篇文章來罵人吧?

翻過來又翻過去,換來的可能是幾張會被別人稱讚的照片,但是水雉呢?水雉被打擾了,拍照的人可以負責嗎?如果水雉親鳥因此棄巢(事實上也曾經發生過),拍照的人,你打算怎麼辦?如果水雉的蛋因為這樣孵化失敗,誰可以挽回?別忘了,官田水雉看起來很多,但只是「看起來」,他仍然是二級保育類。

這樣的事,當然不只發生在水雉身上,到處都是。

再前一些日子,「一級保育類」草鴞,台灣剩下可能不到100隻的極稀有特有亞種猛禽,降臨沙崙繁殖。這個消息迅速傳遍天下。當然,傳到了許多「拍鳥人」的耳裡。馬上棲架、閃光燈、鳥音,統統準備好。還呼朋引伴,「呷好逗相報」。

然後呢?拍出來的照片一張一張燈火通明,把夜晚照得比白天還亮,甚至互相恭喜,沾沾自喜,沒有被發現。否則這樣一張照片,適用《野生動物保育法》裡面第42條──「騷擾保育類野生動物」,可以罰30萬。

可能也有人會說,這有什麼了不起?真的只是拍張照而已。

但當草鴞在繁殖時,聽到同種的鳥音,對牠而言是外來的攻擊,牠必須飛出去禦敵。久而久之,牠可能會覺得這個地方不夠安全,直接選擇放棄繁殖。那如果幼鳥還沒離巢怎麼辦?就只好請牠們來生再會了。這樣唯一的結果,就是讓原本已經很少、很難繁殖的草鴞族群,變得更少而已。

人人都想看到稀有的東西,也人人都想拍到好照片。我承認我也是,我也想拍好照片,去追稀有的鳥,跟人炫耀。但是,為了拍到好照片,用麵包蟲、用朱文錦把鳥誘出來,用聲音把鳥引出來,甚至把附近的樹枝都剪得乾乾淨淨,這樣對嗎?

第一,野外鳥的生活中理論上是不會有麵包蟲的。吃下那些原本不屬於牠們的食物,最後甚至導致牠們非常親近人類,換來結果就是搶食,甚至路殺。而且鳥類如果吃到過多這樣的食物,對牠們的健康也不是什麼好事。

第二,其他鳥的鳥音對鳥就是干擾。鳥容易因此想要攻擊、驅離。育雛中的親鳥,不只一次被記錄到因此棄巢。就算沒有因此而棄巢,親鳥一直被迫離巢,只會增加幼鳥死亡的機率。

最後,把鳥出現地點附近的樹枝剪得乾乾淨淨,甚至把巢附近的樹枝剪的一乾二淨,只為了一個好的角度,好的背景。但,那些鳥就暴露在掠食者的風險之下。原本棲息在濃密灌叢中的鳥,被食物跟鳥音引出,然後站到拍鳥人為他準備好的枯枝上。拍鳥人得到照片了,鳥呢?Who cares?

更讓人覺得可笑的是,很多原本讓人以為是推廣生態、宣導科普教育的網站,就這麼大搖大擺地使用麵包蟲誘拍,或是鳥音誘來的照片。對,這樣的照片或許特別好看,但它們真實嗎?自然嗎?那些美麗照片的背後,是多少生態的破壞?

甚至,還會有慣用鳥音跟麵包蟲誘鳥的拍鳥人,裝作是一般的愛鳥人士,上媒體接受訪問。如果只是講講話那可能也就算了,卻還經常性地散布錯誤資訊,自以為專業,卻誤導了不了解的一般人。

南安小熊滿週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些狀況,還不只發生在鳥的身上。

南安小熊最近又因為媒體上新聞了。還記得牠是為什麼需要被收容嗎?基於一個很簡單的理由,牠迷路了,然後被媒體報導,各方群眾蜂擁而至。然後,牠的媽媽不要牠了,或許更好的說法是,就算想要牠,也沒辦法把牠接回來。黑熊是原住民傳統神話中的山林守護者,結果就因為人類可笑的好奇心,回不了家。

惡劣跟拍野放的媒體只不過是像《我們與惡的距離》裡演的那樣,把很多人平常做的事情具像化罷了。罵媒體無良的同時,正也該好好想想,南安小熊為什麼會淪落至斯?

還有,臉書上常常有許多原本是食物、卻在同個鏡頭下有互動的照片,像是甲蟲騎到青蛙頭上,或是小動物擺出各種有趣的姿勢的照片。看起來很可愛,很特別。但那些照片的背後,可能是絲線綁住動物的腳,讓牠們不能動彈,綁完線拍完照呢?動物可能也跟著掰掰了。

南安小熊野放前的最後一項訓練,叫做「人類趨避訓練」,目的是為了讓牠「怕人」,讓牠知道不是所有人類都懷著善意接近。的確,想追求稀奇珍異之心人人皆有。但想看動物、想拍動物的時候,是不是可以也為動物好好想想。

否則,誰知道呢?會不會你今天拍到的照片,就是這種動物的最後一張。

本文經野生動物追思會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