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嚴刑峻罰」抓逃漏稅,卻不檢討濫開稅單是否公平

財政部「嚴刑峻罰」抓逃漏稅,卻不檢討濫開稅單是否公平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政部要參考他國的稅制時,應先了解人家整體稅政的運作,別把納稅人當賊,先把不合理的徵稅手段去除,逃漏稅自然減少,就算要嚴罰,才能理直氣壯。

文:呂永朝(大學教師)

基於「一事不二罰」與「刑罰優先於行政罰」原則,造成逃漏稅行為被輕判。財政部研擬修正《《稅捐稽徵法》》提高法定刑度,不但最長刑期由5年增至10年,罰金上限更飆升至1億;而且對於「消極不作為逃漏稅捐」也要重罰,財政部說這是參考德國的規定。檢視台灣稅制體質,這樣嚴刑峻罰的修法方向妥當嗎?符合公平正義嗎?

如果政府要採用如此嚴厲的稅罰,必須先檢視:我們的賦稅制度是否完備?稅法是否讓人民易於了解?救濟制度是否公正有效?面對以上問題,才不至於誤傷人民,造成國家負面形象,影響投資意願。

中華民國的稅法沒幾條,可是衍生出來的解釋函令高達9000多條,這表示我們的稅法訂定不夠清楚明白,造成行政機關片面透過函令「便宜行事」課稅,人民無法預測查詢函令內容,這些函令很多不合時宜,互相衝突,甚至違憲,「不是法律」的函令,通通都拿來課稅的依據,造成「無法無天」的稅政。

財政部「參考」德國的嚴格罰則,但德國不會亂開稅單

財政部要參考他國的稅制時,應先了解人家整體稅政的運作,從稅法的中立、簡單、透明、穩定,課徵稅收的法治與人權,人民尋求救濟管道的暢通與公正,這些都是台灣嚴重欠缺的,財政部盲目的抄襲德國對於嚴謹保障人權後的懲罰,如果修法成功,能有效制止逃漏稅嗎?還是讓投資人更逃之夭夭,人民受害加深。

財政部「片面」的參考德國規定,對納稅人的逃漏稅加重處罰,但是,德國課稅依法,稅單不會亂開,更沒有台灣「協商繳稅」的情事;台灣無良稅官,沒有證據就亂開稅單,還要人民舉證「沒有這個稅」,財政部只會抄襲人家的重罰,卻不學習他國的「法治」與「人權」。

對於稅單不服的行政救濟,德國稅務法官是經過嚴格的訓練產生的,人民勝訴率44%;而台灣稅務法官「沒有稅務專業」,人民勝訴率只有6%,還得不到最終判決,沒完沒了的行政救濟凌遲人民。偏斜殘破的制度不先改,如何對人民嚴罰?

抓無心漏繳的民眾,卻不罰刻意濫稅的稅官

財政部既然那麼重視「稅捐徵收秩序的維護」,那麼對於開錯稅單或違法開單者,所造成人民的損害及損失,也必需訂定對稅務官員的罰則及應負擔的賠償條款才是公平,必要時甚至要官員下台負責,注重賦稅人權的國家都是如此施行。

美國國稅局刁難茶黨的免稅申請,前總統歐巴馬震怒,要求國稅局代理局長辭職下台;加拿大稅務員惡意查稅,法院判決稅務員需賠償170萬元給溫哥華島一對夫婦;日本國稅廳長佐川宣壽在國會答辯時公開說謊被捉包,最後不僅國稅廳長請辭下台,在野黨並要求內閣總辭,使安倍晉三陷政治風暴。

反觀台灣,《稅捐稽徵法》「唯一」處罰稅官侵害納稅人的條文,只有第43條,洩漏納稅義務人之財產、所得、營業、納稅等資料,最高只罰5萬元,但也鮮少被使用,該處罰金額從1990年訂定至今從未調整,而且原本條文有「違者應予處分,觸犯刑法者,並應移送法院論罪」竟在2014年修法時刪除,等於對濫開稅單的稅官「根本沒有」懲處的機制,財政部還違法編列「稅務奬勵金」,稅單開愈多,奬金領愈多,因為獎金績效與收稅金額掛勾,上下一氣,把人民當提款機,這是先進民主法治國家所不容。

台灣冤稅已經太多,官民法律上的規範又不對等,若再加重人民刑罰,歷史上因「苛稅」改朝換代,可能又將發生。

稅改團體控稅務人員違法徵收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財政部重罰人民不手軟,但修改違憲的法律卻軟趴趴,人民提起訴願時須繳「有疑義稅單金額的二分之一」擬修改為繳三分之一,才能爭取暫緩被強制執行,但不論是繳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都是違憲,顯示財政部心中只有稅收,沒有人權。

關十年、罰一億,逃漏稅的罪重如「殺人放火」,以台灣目前稅災氾濫、救濟制度不彰的情況下,該法的修訂方向並不符合目前台灣的稅務環境。其實,財政部只需將修法重點改為:刑事罰低於行政罰時,可就差額再行處罰就可以了。此在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中,處罰酒駕就有此規定。

財政部不以「影響最小的原則」來解決問題或修法,往往粗糙的強行修法,然後再粗糙的執行,奢侈稅就是如此,造成很多無辜不炒房的民眾受害。呼籲財政部別把納稅人當賊,先把不合理的徵稅手段去除,逃漏稅自然減少,就算要嚴罰,才能理直氣壯,酷吏作為,是陷國家於不仁不義。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