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守護的華為帝國,正以「技術民族主義」威脅全球

解放軍守護的華為帝國,正以「技術民族主義」威脅全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華為會被懷疑且受國家級縝密調查,大概始於至少五次試圖敵意併購摩托羅拉(Motorola)等美國大型公司網路部門,且美國情治單位發現華為初創時幾乎所有合約都來自解放軍駐港單位,這很難不啟人疑竇。

美中貿易戰旁翼影下,當今最熱門話題無非在遭打擊的華為帝國。從5月16日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宣告禁止華為公司向美國企業購買零組件與周遭技術後,幾日後Intel、高通、google等指標性企業都相繼宣布終止與華為合作,隨之而起的骨牌效應延及德國等歐洲晶片製造商。

從貿易戰全局以觀,痛擊華為類似修理中興電訊的前例,美利堅大叔想用掐住中國領羊企業咽喉的手法、逼中國就範。若真要論及貿易戰、談談華為中興,那可以說的面向太多太廣無足篇盡,本文只想限縮範疇於華為這個名氣響亮但又充滿神秘感的商業大腕兒。

放眼華為的三個普遍印象:手機製造還是電信設備?

說起華為多數人的印象大致著眼幾端,首先是作為一家龐大手機公司的表徵;再又傳言鑿鑿的是、華為揮之不去的中共解放軍色彩其中;第三當然就是全球討論甚囂、防堵甚嚴的資訊安全疑慮。

先說說所謂「手機業務」,這其實是個著眼浮面印象的偏見,因為以營運業務佔比和獲利百分比分析,手機部門都絕非華為這家龐大公司主要收入來源。儘管每年度有將近2億隻手機出貨量,這裡面轉成獲益不到華為營業——利益10%,縱就業務比言手機也未及全體華為公司40%,從而如若我們就財報從一般商業準則推估,「電信設備業務」才是華為這家公司主要營運項目。

而也緣此,這些之前曾經大量外銷到法國、德國、西班牙等歐盟國家的通信設備(3G與4G)為人懷疑,讓人詬病極可能的資訊安全問題,這部分後文將有再續,總之我們應該首要認清的是華為這個龐大跨國公司,最主要的業務乃立足通信設備領域,它在這個部分的全球市佔率甚至已然超越易利信(Erricsson),達至三成左右。

難以否認的解放軍血統

再者,關於華為始終難以脫掉的中國共軍背景傳聞。要談這塊邏輯上首要觸及當然是股權結構,不過年營收一千多億美金的巨獸華為始終是個沒有上市的公司,外人難窺全貌。然則華為董座任正非充滿國安與軍方背景的人脈眾所皆知。再具體的說,1987年、43歲的任正非創立華為時主要借重勢力與接單業務來源,都跟他的岳父孟東波有關。那誰是孟東波呢?最為人知道的孟老職務乃四川省副省長,除此外他曾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副委員長、出掌中共四川冶金工業廳並任全國人大代表;不過最最重要直達天聽、有中央級影響力的,是孟東波和周恩來本人密切往來。

故而華為草創之初就在中共西南軍區獲得程式交換機巨大訂單,當時華為兩個靈魂人物、咸稱「左非右芳」(孫亞芳)兩者,在美國國防部2008年對國會出具的報告中都被認定背景複雜,糾纏中共軍方甚深。再又舉例,1999年10月華為欠下300億人民幣貸款無力償還,時中國總理朱鎔基親自出手解圍,他耳提面命任正非「在技術上要創新,在經營上要穩健」,並且指派投注「福建移動」大筆通信工程合約,挽華為狂瀾於既倒,而現在我們聽到的美言,諸如任老闆釋股九成多予全體華為員工云云,也就來自這事件,不過詳細釋股內容或有無也僅軍頭空言、無從查證。

華為會被懷疑且受國家級縝密調查,大概始於至少五次試圖敵意併購摩托羅拉(Motorola)等美國大型公司網路部門,而這個過程中美國CIA的調查發現中共軍方長年免費提供華為技術轉移和幾近空白授權合約;更且美國情治單位發現華為初創時幾乎所有合約都來自解放軍駐港單位,這很難不啟人疑竇。就在2012年、美國眾議院一份報告中公開直指華為涉及間諜活動,危及美國國安,這份報告甚至花了52頁篇幅長篇分析任正非本人,抽絲剝繭任老軍方背景、無所遁形。

AP_19015363623521
華為董座任正非|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禍害全球的技術民族主義

三者,可說位居核心的華為資訊安全問題。根據美國五角大廈分析報告,此前全球約莫45個大型電訊商和將近150個國家使用華為電信工程設備,而這些設備數度被人抓包藏有「後門」,例如2016年11月《紐約時報》經嚴謹調查就公開了中國上海廣升技術有限公司(Adups,這是華為密切合作對象)預設木馬程式於全球七億台手機內建,難以想像但又真實發生的是、這七億台手機每隔72小時就統整回傳手機資料到中國上海,供中共存取與分析全部參數。

在2012年7月全球頂尖的駭客大會(DefCon)也指出並證明了華為公司生產的路由器存在明顯人為漏洞,資訊有危。其他像是華為配合中國官方支持蘇丹、北韓、(前)敘利亞等國家資安技術與監控網絡;還有華為對中國內部超大幅度接單主導了所謂「平安城市」計畫下的「天網工程」全民監控,這都是華為在中國以外和以內侵害國家與人民資訊安全事例。

目光回到2018年4月份,華為高級副總裁陳梨芳公開提及並被錄下影像,她說關於國防特種儀器、安全檢測技術、材料分析精密測試等國際禁運項目,華為「依靠隱蔽戰線同志冒險」取得資料,這樣脫口而出的大白話、比之美國國安軍情單位數份報告舉證,我們不難看出華為舉重若輕於全球的狼心黑暗。

上揭所述乃涉華為公司流變與對外手段幾個切面,如若再從2018年底美國通報加拿大拿下任正非千金孟晚舟一事,我們可以追到孟晚舟所涉案兩家公司,第一家乃實際營運在伊朗境內的香港星通公司,這是一家電信設備銷售有限公司。再又持股「星通」,離岸設立于模里西斯的紙上公司Canicula Holdings Ltd是另一端(Canicula這字在拉丁文是「小犬」的意思)。這裡劍指的不是公司控股於海外繞彎作業,而是美國想要揪出華為承命中國官方和「邪惡軸心」國家之間往來事證。

阻卻中國製造2025,也攔下中國威脅美帝國可能

職此,也是本文以為觀察華為、細究美中貿易戰一個重要視角,美國出手想要擋下、也是川普想做的正且形諸2018年6月厚達200頁《白宮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報告》,這份報告提到中國政府強迫美國公司移轉高科技、知識產權;利用剽竊和購併囊括美國先進製程,還提到了「中國製造2025」計畫,間接促成川普決心使出七傷拳式手腕,全力捍衛美國領先優勢全球地位。

同此邏輯中國企業像是京東方、華勝天成、再整個中國金融業都在用的ERP大型操作軟體Oracle;還有跟航空事業和國防安全相關的C919項目等等,都是已被美國政府盯上、捏在手裡足可重傷害中國的武器。

這些都是美國政壇象驢兩軍難得共識,是我們入手貿易戰渠道關隘、當然更是目光短淺的北京主人始終認不清的現實。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