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懸命:稻盛和夫》:受到抗爭精神撼動,他決定挑戰日本最大電信集團

《一生懸命:稻盛和夫》:受到抗爭精神撼動,他決定挑戰日本最大電信集團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都到了這種時候,NTT這家巨大企業仍得以維持壟斷狀態,這樣真的好嗎?」這樣的正義之心,撼動了稻盛。稻盛雖然有心戰,但這次要面對的對手實在是太過巨大。京瓷以往的成長固然快速,但年營收兩千兩百億日圓、員工一萬一千人的規模,NTT可是它的二十倍以上,簡直就是螞蟻鬥大象。

文:稻盛和夫(Inamori Kazuo)

第四章 挑戰成立第二電電
電信業自由化

成功的企業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曾嘗過跌入地獄的辛酸。

有些人像Panasonic的松下幸之助這樣,經歷過戰敗後的公職追放 [1]、財閥瓦解等出乎意料的橫禍,被逼上了窮途末路;也有些人像三得利(Suntory)的佐治敬三,在威士忌暢銷熱賣的極盛時期問鼎啤酒業界,自己投身地獄,以蛻變成更強大的企業。京瓷創辦人稻盛和夫顯然是屬於後者。

京瓷(KYOCERA)一路上雖然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但事業版圖擴大的過程算是相對平順。尤其在創業後的前二十年,營收的年平均成長率約為四九%,簡直就是非比尋常。在昭和五十九(西元一九八四年)年度的日經優良企業排行榜上,京瓷更榮登日本國內上市企業組的第一名。

然而,稻盛並未以現狀自滿,還想再更上一層樓。以圍棋來比喻的話,就像是在用「飛」 [2]來佈局,好讓京瓷得以晉升為完全不同境界的企業集團。他想讓京瓷蛻變成「更卓越(greater)的京瓷」。

而這個蛻變的契機,就是挑戰成立第二電電(DDI)。

前面提過,稻盛在聖地牙哥工廠怒斥電話講個沒完沒了的員工時,就已對美國電話費僅需日本國內九分之一的事感到相當詫異。當時,日本的電信業還是由政府全額出資的日本電信電話公社(電電公社)壟斷的獨門生意。既然是獨門生意,費率自然就降不下來,嚴重衝擊經濟。

美國的AT&T公司自成立之初就是民間企業,但仍屢次成為反托拉斯法的起訴對象,直到昭和五十九年,才把二十二家區域通訊的子公司分拆出去,規模佔公司資產的三分之二,自己則專攻遠距離通訊。

在海外電信業界的動向刺激下,日本國內探討國營事業民營化、自由化,甚至是分拆的聲浪日趨高漲。於是日後籌設的第二次臨時行政調查會 [3](第二臨調),便向內閣提出了國鐵(也就是現在的JR)、專賣公社(現為JT),以及電電公社的民營化建言。

就這樣,到了昭和六十年(西元一九八五年),電電公社改頭換面,變成了NTT這家民間企業。於此同時,電信業也實施自由化,其他民間業者亦可投入經營。

電信民營化和自由化幕後最大的功臣,正是電電公社的總裁真藤恒。對稻盛來說,他有時是垂下蜘蛛絲給人救贖的釋迦牟尼佛,有時則是不共戴天的仇敵。第二電電的成立,與日後稻盛的辛苦奮鬥有很大的關係,因此我想稍微多做一些著墨。

時間要回到昭和五十五年(西元一九八○年)。這一年的秋天,電電公社近畿電氣通信局爆發了「黑津貼」、「假出差」等帳目不實的醜聞。

向來對電電公社經營體質存疑的第二臨調會長土光敏夫,與中曾根康弘首相協議,派他過去一手栽培的部屬——時任石川島播磨重工顧問的真藤恒,到電電公社擔任總裁一職。其實當年這件人事案的安排並不容易。自民黨郵政派議員中的大老,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田中角榮前首相,推薦了電電公社的副總裁人選,但當時在位的中曾根總理悍然拒絕。

真藤是把石川島播磨重工打造成業界第一的推手。

他以加大船段(block)的方式,將造船成本縮減到原本的一半;導入標準設計和標準成本制度,簡化造船費的計算方式等。這些改革,展現了他在經營上的魄力,因而搏得了「合理化先生」的封號。當年土光在石川島播磨重工提拔他擔任常務董事船舶事業部長後,他親自拜訪客戶爭取訂單,再加上當時空前的造船熱潮推波助瀾,使得石川島播磨重工的接單金額大幅成長。

聽說不管是再怎麼複雜的規格,他都有辦法三兩下就當場算出造船費用,而且實際建造完成後,金額還能分毫不差。真藤先生的大腦裡,簡直就像是內建了一部電腦似的。

某位曾於大型海運公司擔任要職的大人物,用這段話描述了當年的「真藤神話」。(出自《巨大企業NTT王國》,青木貞伸著。)

然而,在熱潮過後,總會有一波反動。真藤在萬般無奈下裁員,且在卸下總經理一職後轉任顧問,並未升任董事長,以對裁員表示負責。知所進退、毫不戀棧的行事作風,也讓人無可挑剔。土光由衷地信賴這樣的真藤。

不過,真藤在當上了電電公社的總裁之後,隨即經歷了一場震撼教育。

來到電電公社之後,首先最讓我訝異的,是發現這裡並非日本,而是外國,或甚至該說是外星球裡的電電國。員工們說著外人難以理解的電電語,公司裡到處橫行著許多日本人難以理解的電電式邏輯。——(出自《潮》,昭和五十九年四月號。)

身為電電公社首位來自民間企業的總裁,真藤發動了企業改革,期盼自己能在這家公司民營化之前,盡可能地把它改造得像一家普通的公司。他的舉動,引起了電電公社內部的強烈反彈,還有很多外來勢力想保護自己在電電公社的既得利益。真藤先發制人。

「接任總裁職務剛滿四個月的真藤,悄悄地發動了『電電公社民營化作戰』。他在深夜近十一點時,派出了『密使』,情節簡直就像間諜小說。而密使前往的地點,是成立還不到兩個月的第二臨調的秘書處。」(出自《巨大壟斷 NTT的原罪》,町田徹著。)

真藤動員第二臨調的力量,內、外雙面夾攻,讓電電公社的民營化有了重大進展。

而令人不解的是,他對於民營化之後的NTT分拆,態度竟顯得很消極。

起初他很積極地鼓吹民營和分割,還曾對身邊的人說過:「臨調說要拆成八家或十一家公司,那些方案都太溫吞。既然全國有四十七個都道府縣,那就同樣拆成四十七家公司嘛!」沒想到後來竟變了調……。

在前面引述的那本著作中,町田徹寫下了一個名為「真藤變節 催生巨大壟斷企業」的章節,記錄了真藤當時的態度,是如何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當年似乎的確是有來自全電通——也就是電電公社工會企圖阻止分拆的壓力。全電通是國營事業工會當中最龐大的組織,要是公司被分拆,當然就會削弱他們的勢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