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終須一戰!眾議員酒後吐真言,道盡「北方四島」74年來的未解難題

日俄終須一戰!眾議員酒後吐真言,道盡「北方四島」74年來的未解難題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丸山這樣一搞,變得原先已經行之有年的日俄交流活動突然間蒙上陰影,更害怕的是前島民擔憂北方四島將來變成釣魚台或是竹島般,兩邊抗議團體不斷想插旗抗議的引爆點。

日眾議員酒醉惹議

二次大戰結束至今,日本一直與周邊的鄰國保持著一些領土爭議,對台灣與中國是釣魚台列嶼(三方聲稱有主權)、對韓國是竹島(韓稱獨島)、而對北方的俄國,則有所謂的北方四島領土歸屬問題。長年以來,北方四島都在俄國的實質掌控中,但日俄兩國都定期會就領土問題進行磋商。然而,現在北方四島的歸屬,有可能因為日本一位政治家的衝動「戰爭發言」而陷入泥淖。

事件的緣起,是35歲的日本眾議員丸山穗高,在5月11日陪同日本前島民交流團一同訪問俄國控制的北方四島時,在庫納希爾島(日稱國後島)的日俄友好之家中與前島民們共進晚餐。結果丸山因為喝得太過爛醉,居然干擾正在接受訪問的訪問團團長大塚小彌太,並帶著酒氣質問大塚說:「對於用戰爭手段奪回這個島嶼,你是贊成還是反對?」

當時大塚一度愣了一下,問說「戰爭嗎?」,丸山持續加碼回答:「比如俄國要是陷入混亂,趁亂拿回來是OK的嗎?」。大塚立刻回應:「不對,我不想用戰爭這手段,不想用」。丸山則馬上回擊:「但不(戰爭)這樣拿不回來吧?」,大塚又立刻回擊:「不應該用戰爭」,此時丸山回了一句:「但是不發動戰爭的話真的無可奈何,別無他法了」,大塚則持續強硬回擊:「沒有戰爭的必要!」

隨後丸山持續說:「應該要(戰爭)的話就要吧?」,大塚則回「請你不要再說了」。丸山這時,發出挑釁的語氣問:「那你想要怎樣?」,大塚則回:「是什麼要怎麼樣?」,丸山立刻說:「這個島啊!」,大塚堅決回應:「這個問題問我不恰當,但直率地說,能直接歸還是最好的。」此時丸山似乎沒那麼激動了,回說:「不要戰爭嗎?」,大塚則持續表示:「是的,不要戰爭,不該再發動戰爭了。」

戰爭論引日媒討論

在場的對話,都一五一十地被同行記者團記錄下來,傳送到日本本國內,引發軒然大波。由於在二戰之後,日本力主成為和平國家,對於戰爭等相關的發言一率相當敏感,丸山穗高這樣等於公開「白目」地向俄國挑釁,讓日本朝野各界一致撻伐。當時丸山仍有日本政黨日本維新會的黨籍,黨代表松井一郎也不得不出面正式道歉,並表示會要求丸山正式撤回發言與謝罪。

由於日本維新會本身也是偏右翼政黨,對於丸山這樣的激進發言,許多日本社論也表示「可以預見」。松井則是極力澄清,表示「敝黨從沒想過這樣(支持戰爭)的事」、「用武力奪回領土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則是在13日時表示相當遺憾,並說這完全與政府的方針是背道而馳的。俄國官方則是由參議院國際問題委員會長柯薩喬夫批判:「這是當今俄日關係中最糟糕的發言。」

但轉到丸山本身,他在一開始時尚未搞清楚狀況。雖然在發言後隔天(12日),丸山象徵性地去找訪問團鞠躬謝罪,不過對於媒體,他僅表示「就是當初喝醉多說了,況且我只是問說贊不贊成戰爭,我也搞不懂為何不可?」種種不知道該怎麼悔改的態度延燒愈來愈大,最後讓全日本媒體都廣泛探討他的態度下,丸山才在13日深夜正式召開記者會,表示「打從心底謝罪、並撤回我過去的不當發言。」

丸山在過去,就曾在2015年時因為酒醉在居酒屋與人起衝突受傷,被當時的政黨警告,他後來曾一度表示悔意,並說明言在公職期間不再喝酒,如果有的話不惜辭職負責等言論。不過這次同樣又是因為喝酒鬧事,甚至在日俄友好之家時,他一度帶著酒氣想出門喧鬧而被制止,逼得日本維新會最後只能忍痛開鍘,在5月14日正式將丸山穗高除名,未來的丸山將以無黨籍身份持續在政界活動。

AP_19140170495688
發言惹議的眾議員丸山穗高|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北方四島歸屬難定

之所以引起軒然大波,很大的原因在於北方四島在現代日本歷史中也有著特殊的地位。原先在二戰前統治庫頁島南部(日稱南樺太)與庫里爾群島(日稱千島群島)的大日本帝國,在二戰結束前突然遭到當時的蘇聯進攻。

原先日蘇有互不侵犯的中立條約在,但蘇聯在日本投降前撕毀協議,並一路攻下了日本統治的庫頁島南部等領地,最後在1945年9月3日至5日,依序佔領了北海道旁的四個島嶼,齒舞群島、色丹島、擇捉島與國後島。四島皆距離北海道相當近,而在戰後,日本在《舊金山條約》中放棄了庫頁島南部與千島群島,但仍表示就有的北方四島是日本既有的領土,不在千島群島管轄之內,應該歸還。

日本與蘇聯當年曾在1956年簽署《日蘇共同宣言》,一度明定兩國要簽署和平協定,蘇聯並要歸還齒舞群島與色丹島給日本。不過日本堅持,北方四島是既有領土,必須全數歸還,因此兩國至今雖然都有定期就此事磋商,但是對於協定簽署仍是八字沒一撇,因此一晃眼領土爭議也就擱置近74年。

雖然領土爭議懸而未決,但是在蘇聯解體後,日俄兩國還是在北方四島上持續辦理交流活動。定期讓前島民們與其家族定期回到島上與現在的俄羅斯人交流,理解彼此的文化與過去歷史,以便在將來歸還時能彼此體諒,日本政府也承諾會給予島上俄羅斯人最大援助,並視情況可以讓俄羅斯人長期居留。而丸山穗高,正是參加這樣的活動下,以訪問團員身份進入該地,想不到卻「喧賓奪主」搶了原先島民們的話語權。

Demis-kurils-russian_names
千島群島地圖,左下角介於1855年與1945年之間的四個島嶼(齒舞群島、色丹島、擇捉島與國後島),即是日俄主權爭議的北方四島|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兩國斡旋更複雜化

丸山這樣一搞,變得原先已經行之有年的日俄交流活動突然間蒙上陰影,更害怕的是前島民擔憂北方四島將來變成釣魚台或是竹島般,兩邊抗議團體不斷想插旗抗議的引爆點。在外交上,今後兩國的斡旋可能會更加複雜化,畢竟俄國國內也有不少人主張,島嶼是當時戰爭下佔領物,就算不是千島群島範圍,也是戰爭的戰利品。安倍政權想要從和平磋商中要求歸還的計劃,恐怕短期是相當困難。

目前國會的在野黨六黨派,也發出「議員辭職勸告決議」希望丸山穗高能夠辭去眾議員職位。不過丸山對此卻也頗不以為然,在20日的時候表示:「過往都只有犯刑法的議員才因此辭職,我卻因為發言要辭職,真的很奇怪。」他並持續表示:「違法佔據北方領土的一直是俄國,我謝罪的只是對我發言的不合適,還有對前島民們的心情考慮不夠周延一事。」

只是無可諱言,丸山的發言確實讓相對沒有這麼多波瀾的日俄關係突然變得較為緊張,這位出身自東京大學,以前還是經濟產業省優秀公務員的菁英,卻因為自己一時的「暴言」而突然成為全國焦點,想必是他本人也無法預料的。北方領土歸屬突然也成為日本社會這幾天搜索度相當高的關鍵字,意外地讓日本人也開始關心這個較為冷門的領土爭議。只是戰爭發言是言論自由與否,還有國際現實的壓力下,丸山是否考慮周延,也只有他自己知了。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