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抗抑鬱藥研發過程,及背後犧牲的動物

淺談抗抑鬱藥研發過程,及背後犧牲的動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今人類嘅福祉,包括人類心靈健康,其實建基於無數動物嘅苦難之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呢篇係筆者頗抗拒動筆,但最後決定寫出嚟嘅文章。作為一個關注精神健康嘅團體,我哋理應鼓勵大眾,有抑鬱症唔好諱疾忌醫。根據英國健康組織NICE建議,有嚴重抑鬱症或者抑鬱症久久不癒嘅人可以考慮抗抑鬱藥治療。絕大部分整合分析(meta-analysis)都發現抗抑鬱藥對抑鬱症頗為有效,可以話係治療抑鬱嘅有效手段。可能在坐都有人考慮過服食抗抑鬱藥,但唔知你地又有冇聽過,啲藥係點樣研發出嚟嘅呢?

就好似任何藥咁,抗抑鬱藥係臨床測試之前(Clinical Trial)都會通過一系列動物測試。聽到呢度你可能會問:咦,我哋點知隻動物係咪抑鬱先?要試藥就要定義抑鬱,而隻動物唔會同你講佢好唔開心㗎嘛。就呢個問題,心理學家有好多嘅測試方法,我就同大家分享兩個比較著名嘅──分別係「絕望深淵」(Pit of Despair)同「強迫游泳」(Forced Swimming Test)。

絕望深淵係一個籠,裝住一個倒三角形,入面有水同食物盒。研究員哈里·哈洛(Harry Harlow)將啲猴子放咗係入面最少三個月。咁點解叫「絕望深淵」?原來呢個籠嘅設計,係唔會俾啲猴子同外界有任何形式的溝通,連研究院嚟補水補食物,佢地都唔會見到。除此之外,倒三角形嘅設計會令啲猴子非常唔舒服。所以佢地就一直喺嗰度,無同伴,唔知發生咩事,又會受痛楚咁日日夜夜受折磨。開頭啲猴子都會想沿住個倒三角形逃出生天,但係佢哋爬呀爬,始終走唔到出去。呢個時候,佢哋就會非常絕望、放棄抵抗,知道自己做咩都改變唔到自己受嘅苦,就會進入習得性無助(Lerent Helplessness)嘅狀態。強迫游泳測試嘅原理都係差唔多,研究員會掉啲實驗動物入一個裝咗水嘅圓桶入面,開頭佢地會嘗試逃走,但係好快就會發現乜都做唔到,就郁都唔郁,同樣都係呢種對現實嘅無助令佢地進入習得性無助狀態。

Harlow
Photo Credit: Harry Harlow, University of Wisconsin/TaoPan
「絕望深淵」與「強迫游泳」設備。

咁同抑鬱藥有咩關係呢?研究員假設動物嘅習得性無助,同抑鬱症病人嘅絕望感好相似,所以佢哋會試下抗抑鬱藥可唔可以消解呢種無助感。例如係第一次強迫游泳測試完咗24個鐘頭之後,研究員會再掉啲實驗動物入個水桶度,然後會記錄食咗抗抑鬱藥嘅動物比起冇食嘅,會唔會係放棄抵抗之前堅持耐啲。如果係嘅,研究員就會下結論嗰隻抗抑鬱藥有效。

呢種實驗,無論係學術或道德上爭議性都極大。爭議嘅核心,就係究竟動物嘅呢種行為表示出嚟嘅「絕望」係咪同人類嘅絕望同一性質。如果唔係嘅話,呢類實驗自然就冇學理基礎,因為佢量度緊嘅嘢同人類嘅抑鬱狀態冇乜關係。如果係嘅話,咁就有道德爭議。有啲支持動物實驗嘅學派,認為動物只不過係對環境刺激作出反應嘅機器,例如法國著名哲學家笛卡兒(Rene Descartes)就抱持呢個觀點。或者佢哋認為動物雖然有感覺,但係佢哋嘅痛苦比較低層次,例如化妝品測試,啲研究員會塗化妝品落兔仔隻眼上面。雖然佢哋啲眼俾人監生攋爛會痛,但係呢啲肉體上嘅痛楚係比唔上人類絕望、憤怒、傷感呢啲精神痛苦咁高層次,所以動物測試可以接受。但係抗抑鬱藥嘅測試嘅性質好唔同,因為佢學理上假設咗動物所受嘅苦係同人無本質上面嘅分別。如果係咁,我哋係咪應該繼續呢啲研究呢?動物嘅能力唔及我哋,但如果單純因為咁,我哋不停轉嫁自己嘅痛苦去弱者度,又係唔係一件合理嘅事呢?

呢啲問題去咗倫理學範疇度,亦唔係三言兩語可以講清。筆者寫呢篇文章,只係想點出抗抑鬱藥背後較鮮為人知嘅真相,最後服唔服抗抑鬱藥係個人選擇。但係最低限度,筆者想帶出一個訊息:就係當今人類嘅福祉,係建基於無數動物嘅苦難之上。就算我哋即時改變唔到生活模式,至少都應該常存感恩、盡量減少佢哋嘅犠性。


本文獲澍洞 - TreeholeHK授權轉載,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請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