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勝利》:對美國中產而言,休士頓比紐約吸引

《城市的勝利》:對美國中產而言,休士頓比紐約吸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一個中等所得的家庭來說,要在紐約與休士頓之間做選擇,必須思考許多經濟現實,搬到休士頓在經濟上是再合理不過的事。德州最大的經濟優點不是低稅率或高所得,而是便宜的房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愛德華・格雷瑟(Edward Glaeser)

人們的喜好:為什麼有一百萬人搬到休士頓?

休士頓易令人產生強烈的情感。主要是德州人,也是休士頓支持者特別喜歡這個地方。許多濱海與歐洲城市學者認為休士頓是撒旦在世間的住所。反德州人士則厭惡這裡的政治、車子、天氣、文化或宣稱這裡缺乏文化、狩獵、石油產業,以及在這座美國第四大城發生的一切事物。顯然,這些人根本不該搬來休士頓。

但是根據人口普查局的統計,從2000年以來,已有超過一百萬人湧入休士頓。休士頓與其他「陽光地帶」城市,如亞特蘭大、達拉斯與鳳凰城,以及美國其他成長最快速的大都會地區有許多共通點。如果舊城市的支持者想實際幫助自己的城市,就應該試著了解而非批評休士頓。

有什麼東西是休士頓能給予它的數百萬居民,而舊城市如紐約或底特律卻做不到的?休士頓勝過「鐵鏽地帶」的地方,主要是它的薪資。位於底特律周邊地區的密西根州韋恩郡,2008年家戶中位所得是一年53,000美元;但位於休士頓周邊地區的德州哈里斯郡(Harris County)卻是六萬美元。2010年6月,德州的失業率是8.2%;密西根州是13.2%。「鐵鏽地帶」想更有效地與德州競爭,必須想辦法振興經濟才行。從跨城市統計數據可以看出,這主要與技術累積有關。

紐約的教育程度與薪資都比休士頓高,但休士頓吸引的人口卻遠多於紐約。休士頓能從舊金山或紐約吸引民眾前來,靠的不是經濟或氣候遠優於這些城市。畢竟休士頓每年平均有98天氣溫在華氏90度(約攝氏32度)以上。然而撇開炎熱的夏日不論,休士頓的生活方式對中產階級來說是比較能負擔而且充滿了吸引力。

我們很難想像有哪個地方比紐約更有資格做為世界的主人。曼哈頓不僅是致富的好地方,也是揮霍財富的好去處。有了足夠的現金,你可以住在俯瞰中央公園的寬敞高樓中,可以到巴尼斯精品百貨(Barney’s)購物,可以到米其林三星餐廳Le Bernardin用餐,可以把孩子送進世界最好的私立學校。對窮人來說,紐約也是非常好的住處,移民可以擠進外圍市區的小公寓裡。大眾運輸使他們不需要購買汽車。紐約有合理的社會服務,也提供許多基本的服務部門工作,其所支付的薪資遠比迦納或瓜地馬拉好得多。

但如果你不是高盛(Goldman Sachs)的合夥人,也不是貧窮的移民呢?如果你屬於美國的中等之家,育有兩名子女,你的技術足以在美國的所得分配中排在中間位置,而你渴望過中產階級生活,你該怎麼做?對一個中等所得的家庭來說,要在紐約與休士頓之間做選擇,必須思考許多經濟現實,我們接下來即將對此進行討論分析。

2006年,平均每個美國家庭一年可賺約6萬美元。通常夫妻都必須工作,不過其中一名配偶可能只是兼職。絕大多數中等所得民眾的工作屬於服務部門,他們可能擔任護士或業務代表或店長。根據2000年的普查資料,休士頓已登記的護士年收入四萬美元,而紐約護士是五萬美元。休士頓零售經理平均是27,900美元,紐約是28,000美元。非知識密集產業的員工無法取得像曼哈頓的金融家與出版業者一樣豐厚的經濟報酬。為了反映紐約的高所得,我將假定休士頓的中等所得家庭年收入是六萬美元,而紐約是七萬美元。

這些所得可以分別在兩個地區買到什麼樣的房子呢?根據美國普查資料,2007年,休士頓屋主自住的房子平均價值約12萬美元。休士頓居民在評估自己的房子價格時,有四分之三以上不到20萬美元。全美房地產經紀人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指出,2009年第三季休士頓房地產出售的中位價格是16萬1千美元。2007年春,我在網路上搜尋購屋情報,發現休士頓有許多房子售價不到20萬美元,而且相對新穎,至少擁有四房。有些房子的生活空間超過3,000平方英尺,還有一些附有游泳池。有些房子位於擁有門禁的社區裡,而且幾乎所有的房子都擁有相當宜人的環境。

我人生的前37年幾乎是在東岸度過,我住的房子要比用16萬美元在休士頓買到的房子來得窘迫寒酸,但價格卻是休士頓的數倍。當我為我在麻州劍橋的第一棟房子投保時,我的經紀人是一名德州人,他嘲弄當中的荒謬,表示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我要花這麼一大筆錢買這麼一棟平凡無奇的房子。當我賣掉這棟房子時,《波士頓》雜誌還刊出這棟房子的照片,說明現在就連這麼一棟普通的房子都能賣出天價。2006年,普查的資料顯示,洛杉磯的平均房價是61萬4千美元,而紐約市則是49萬6千美元。

紐約的平均房價對於年收入七萬美元的家庭來說是遙不可及的。除非這個家庭抽中住房樂透,獲得住房補助,否則要在曼哈頓買房絕無可能。不過,他們倒可以選擇在紐約市斯德騰島區(StatenIsland)購買擁有三房兩衛且環境宜人的房子,價格大約是34萬美元。又如紐布萊頓(NewBrighton)——《上班女郎》Working Girl中梅拉妮・葛利菲斯(Melanie Griffith)飾演的泰絲・麥克吉爾(Tess McGill)的故鄉——提供的一些老房子,價格也在37萬5千美元上下。這些房子或許沒有休士頓的新房舒適,但至少提供了3,000平方英尺的生活空間。或者,中等所得的家庭也可考慮在紐約皇后區(Queens)購買兩到三房的公寓,例如霍華德灘(Howard Beach)或法爾洛克維(Far Rockaway)。

想買房的家庭若能籌措出35,000美元的頭期款,那麼每年基本的房屋成本,包括利息支付在紐約將是2,400美元左右(就一棟34萬美元的房子來說),在休士頓將是9,700美元左右(就一棟十六萬美元的房子來說)。你在休士頓可以買下更大的房子,而付的價錢卻更少。如果比較休士頓與加州濱海地區,那麼落差將會更大。因此,便宜的房價最能說明休士頓為什麼對許多中等所得的美國人這麼具有吸引力。

2280454733_ca225e07b8_b
Photo Credit: eflon@Flickr CC BY 2.0

德州的1876年州憲——在重建時期,把揚棄大政府的觀念寫進州憲之中——在州政府課徵所得稅上施加了各種限制。結果使得德州的州府與市府均無所得稅。休士頓居民必須繳納財產稅,一棟價值16萬美元的房子,財產稅大約是4,800美元。在紐約市,相同的家庭必須繳納地方財產稅,大約是3,400美元,另外再加上州府與市府所得稅約3,400美元。因此,州與地方稅的差距使得在紐約生活比在德州生活多了2,000美元的負擔。這些稅捐差異是真實的,但對中等所得的美國人來說,房屋成本更重要。在繳納了房屋稅與聯邦和地方稅之後,休士頓的家庭還剩37,000美元。紐約的家庭從最初的比休士頓家庭多了一萬美元所得,到最後只剩下三萬美元左右。

德州每個成年人都必須有一輛車,否則將寸步難行。平均而言,美國家庭一年賺六萬美元,其中有8,500美元花在交通運輸上。這筆錢幾乎已經可以在德州買兩輛相對便宜的車子,連同油料與保險費用。紐約人為了省錢可以不買車,但斯德騰島區或皇后區外圍的居民則希望開車購買日常用品與載孩子出遊,即使他們平常是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通勤。紐約人每年可能至少比德州人少花3,000美元在交通運輸上。

紐約人在開車上花費較少,但時間的損失卻抵銷了這項財務利益。根據最近的普查資料(2008年)顯示,休士頓人平均通勤時間是26.4分鐘。在皇后區,平均通勤時間是42.7分鐘。在斯德騰島區,平均通勤時間是42.1分鐘,而通勤的過程有點像是各種型態的馬拉松。首先,你必須從家裡出發去搭渡輪,方式可能是步行或搭公車。渡輪本身只需25分鐘,但之後你必須另想辦法前往位於曼哈頓的最終目的地。通勤到華爾街可能只需45分鐘;到中城則再怎麼快都會超過一小時。總計起來,每名在曼哈頓工作的成年人每年必須額外花上125到250小時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通勤。這種時間損失相當於花了三到七個星期的工時在交通上面。

大眾運輸的愛好者認為,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比自己開車有趣多了。這種說法有時沒錯,但擁擠的曼哈頓地鐵與其說是天堂,不如說更像地獄。自己開車時,駕駛人可以控制車內溫度,而且少了地鐵的背景噪音,他可以聆聽索爾・貝婁(Saul Bellow)或布魯斯・斯普林斯廷(Bruce Springsteen)的CD。在研究通勤者的喜好之後得知,與自己開車相比,民眾更不喜歡把時間花在大眾運輸上。

扣除了汽車、房屋與稅捐支出之後,德州人剩下28,500美元,而紐約人剩下24,500美元,但接下來休士頓在金錢支出上還有其他優勢。美國商會研究協會針對全美各地編製地方價格指數,其中包括休士頓與皇后區,但未涵蓋斯德騰島區。根據商會研究協會的統計,除住房外,最大的價格差異是日常用品,皇后區大約比休士頓貴了五成。丁骨牛排在皇后區貴了三美元;雞肉在紐約貴了五成。

在對這些價格進行修正之後,皇后區居民在稅捐、房價與交通運輸支出之後的實質所得,大約略少於19,750美元。休士頓居民一開始比皇后區居民少賺一萬美元,但最後的實質所得卻是31,250美元。以實質所得來看,休士頓家庭比皇后區家庭多了58%。

公共服務如教育的情況又如何呢?對休士頓與斯德騰島區的家庭來說,一般公立學校的差異不大。如果紐約家庭的子女進入該市的超級明星公立學校(如史岱文森)就讀,他們可以免費得到優良的教育。然而,即使自己的孩子不夠聰明,休士頓居民仍可以選擇多付一點學費進入稍微昂貴一點的學區,例如斯普林布蘭奇(Spring Branch),2008年,該區的大學入學能力測驗(SAT)平均是1058分,已經高於紐約許多郊區。紐約人可以搬到郊區以進入更好的學校,但價格與通勤成本將遠高於在斯普林布蘭奇買一棟價值22萬5千美元的體面住宅。

總之,休士頓居民安穩地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他們的荷包滿滿,可以盡情享用Pappasito’s餐廳一流的德州風墨西哥菜,並且到休士頓廣場購物。他們可以選擇好學校,而且有相對快速而舒適的通勤方式。斯德騰島區與皇后區的家庭要非常努力地維持收支平衡,對他們而言,生活是一場持續不斷的鬥爭。因此,對數百萬美國人來說,搬到休士頓在經濟上是再合理不過的事。如果美國濱海昂貴的城市想與德州一較高下,它們必須想辦法讓一般民眾能更容易生活。對中等所得的民眾來說,德州最大的經濟優點不是低稅率或高所得,而是便宜的房價。

相關書摘 ▶《城市的勝利》:在生鏽之前,美國「鐵鏽帶」如何興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城市的勝利:都市如何推動國家經濟,讓生活更富足、快樂、環保?(最爭議的21世紀都市規畫經典)》,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愛德華・格雷瑟(Edward Glaeser)
譯者:黃煜文

底特律為何一墜千里、紐約為何浴火重生?
從經濟學角度剖析都市,
挑戰你對郊區生活完美的迷思,
揭開為何都市才是歷史上引領創新、繁榮、技術與民主之地

《經濟學人》非文學類年度好書、《金融時報》商業類年度好書

  • 什麼時候高薪成了一件壞事?
  • 為什麼不能為了經濟發展犧牲古蹟與綠地?
  • 搬去郊區享受綠意,才是最破壞環境的做法?

本書破解你對於都市又亂又小又嘈雜的迷思,證明「人口集中在都市」×「自由競爭的商業」,才是讓國家富裕又環保的方法!

哈佛經濟教授愛德華・格雷瑟,耙梳從古至今的都市發展史,透過詮釋底特律、矽谷、紐約、巴黎、波士頓、溫哥華等大都市之興衰,提出都市衰退的原因,來自於政府的干預政策:高樓管制、土地限建、保護古建物,這些政策限制了經濟發展,讓都市無法自由成長,使人群散往郊區,不僅無法透過交流使技術創新,同時增加的碳排放也扼殺了環境。

以經濟學及歷史發展為角度,格雷瑟認為唯有將人口集中在都市,才能讓教育均衡普及、經濟發展與資源分配更為集中;也只有匯聚眾人的大都市,才能負擔藝術團體,滋養各階層,做到真正的打破階級。他主張經濟應該是都市規畫的首要考量,坦言「永遠站在建設的那一方」,將發展置於文資與綠地保存之前,讓本書可謂都市規畫之爭議經典;然而格雷瑟卻也融合了珍・雅各「街道生活與土地混用」以及柯比意「摩天大樓與綠地共享」的理想,透過將地面留給街道、將上空留給摩天大樓等有利經濟之形式,維持高密度都市的優點,發揮城市真正的作用。

普及的教育、完善的公衛系統、高度經濟自由、技術創新交流,是格雷瑟心目中理想城市的根基。當現今的台灣為了環境保育與經濟發展爭執不休時,本書另一種「以人為本」的經濟主義,也是思考都市規畫之餘,值得一讀的作品。

城市的勝利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