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終極追殺令》的瑪蒂達,看「陷阱妹」潮流文化崇拜

從《終極追殺令》的瑪蒂達,看「陷阱妹」潮流文化崇拜
《終極追殺令》劇照,Photo Credit:Gaumont Internationa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早在成為大眾討論的議題前,「陷阱妹」的概念就已經快速發展,成為青少年次文化中重要的潮流文化⋯他們穿著暗黑色系的衣服、以厭世頹廢的風格來包裝自己,試圖呈現與社會大眾的不同和不想被社會規範束縛的叛逆。

文:彭湘晴

《終極追殺令》裡的城市邊緣人

知名導演盧貝松(Luc Besson)曾表示,他認為紐約是一個現代但不定的城市,所以用殺手這個角色設定來描述《終極追殺令》(Léon: TheProfessional)中,男主角里昂(Leon)漂泊的「城市邊緣人」身份,以及敘述女主角瑪蒂達(Mathilda)同樣來自社會底層的問題。

在《終極追殺令》(Léon: The Professional)中,導演以「城市邊緣人」的身份點出當代的社會議題。在老舊破落的公寓、旅館中,兩個被現代城市社會放逐的人如何以不被接納、跳脫於體制外的身份,啃食孤寂落魄,又因彼此的曖昧影響對方生命,苟延殘喘的活在社會體制外的黑暗底層之下。

兩個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卻永遠不被社會接納,只能蜷縮在社會的黑暗角落中生存。然而城市邊緣人的文化經歷二十多年的時間,在現今社會的青少年次文化中卻逐漸成為潮流。

青少年次文化「城市邊緣人」的崛起

2019年,「陷阱妹」這個名詞突然橫掃各大媒體網站及社群平台,「陷阱妹」一詞來自屁孩Ryan的饒舌歌曲《陷阱妹 Trap Bae》,內容主要諷刺青少年次文化的暗黑系女孩。Trap是饒舌音樂的其中一種曲風,部分青少年崇尚嘻哈風格打扮和只聽trap曲風,便被稱為「陷阱妹」,雙關trap的「陷阱」意涵,暗指這些青少年實際上缺乏內涵及對饒舌文化的了解。

在《陷阱妹 Trap Bae》歌曲中對於陷阱妹有多種舉例及定義,如:陷阱妹的裝扮通常是暗黑色系、戴大耳環和黑色頸鏈、在鐵捲門前開閃光燈拍照等等。但其實早在成為大眾討論的議題前,「陷阱妹」的概念就已經快速發展,成為青少年次文化中重要的潮流文化,也是許多青少年女性競相模仿、穿搭的風格。

他們穿著暗黑色系的衣服、以厭世頹廢的風格來包裝自己,試圖呈現與社會大眾的不同和不想被社會規範束縛的叛逆,以強烈的暗黑風格和大膽厭世的穿著來彰顯並強調自己的獨特性。

從被迫的城市邊緣人到自願成為城市邊緣人

《終極追殺令》(Léon: The Professional)裡,里昂(Leon)和瑪蒂達(Mathilda)因為無法選擇的身份和家庭背景,被迫成為社會上的城市邊緣人。儘管他們在城市角落的黑暗中殘喘求生,仍然渴望被社會的體制接納,融入城市的光明面之中。一直到電影最後,瑪蒂達(Mathilda)將里昂(Leon)代表希望的盆栽移植到土地上,才代表里昂(Leon)真正從城市邊緣人的身份上解脫。

然而現今世代流行的陷阱妹文化,卻可以看見一個既諷刺又有趣的概念:「從被迫的城市邊緣人到自願成為城市邊緣人」。

瑪蒂達(Mathilda)的穿搭成為今日許多陷阱妹爭相模仿的範本,包含眉上瀏海、頸鏈、軍綠外套等等。他們崇拜的不僅僅是穿搭,而是藉由穿搭來模仿瑪蒂達(Mathilda)所表現出來的「厭世、無所謂」的城市邊緣人氣質。在過去二十年中,青少年次文化儼然將城市邊緣人轉化為一種生活風格、態度,引領一股「陷阱妹」的風潮。許多青少年女性透過社群平台、穿搭特色,將自己的個人形象包裝成「陷阱妹」,他們將瑪蒂達(Mathilda)城市邊緣人的形象,從被迫轉為自願。

MV5BOTI1Mzg2Nzk1OV5BMl5BanBnXkFtZTgwNzc5
Photo Credit:Gaumont International

青少年次文化對「城市邊緣人」的崇拜

僅管青少年次文化重視個體的獨特性,近年來卻反而成為許多青少年互相模仿的範本,在社群媒體日漸大眾化的催化下,某些部分甚至成為大眾主流文化。現今社群平台上隨處可見「陷阱風格」的照片,照片中穿著暗黑的青少年全都試圖營造出厭世迷茫的感覺,照片及個人風格一再的被複製,這種厭世頹廢心態隱隱成為青少年次文化中的主流。

在這種風格成為主流之後 ,青少年所追求的獨立個體性和差異性便不復存在,與城市邊緣人的形象產生強烈的矛盾。換句話說,在陷阱妹成為青少年的主流文化之後,誰才是城市邊緣人?

《終極追殺令》(Léon: The Professional)裡男女主角極欲想擺脫的城市邊緣人身份,二十年後成為青少年次文化的潮流,在讓人覺得諷刺的同時,也昭示了社會的轉變之快速。「城市邊緣人」從社會底層的黑暗面變為青少年崇拜對象,提醒我們「城市邊緣人」的社會問題二十年來從來沒有消失,而是以不同的方式在現今社會中再現。

MV5BMjIxMDAxNTE2N15BMl5BanBnXkFtZTcwNTI2
Photo Credit:Gaumont International
《終極追殺令》中的Mathilda

暗黑「陷阱妹」的增生

陷阱妹風潮的崛起,提供了我們探討青少年次文化潮流的素材。為何陷阱妹喜歡將自己塑造成城市邊緣人?一部份的原因出自於青少年的叛逆心態,他們不甘於平凡,渴望藉由頹廢厭世的行為和暗黑穿著來塑造個人形象,突顯與大眾文化之間的差異;另一部份則是表達對於現代社會生活的不滿,透過強烈的視覺衝擊和叛逆的行為呈現對於安逸生活的控訴。

隨著「陷阱妹」風格成為次文化中的主流,許多青少年因此爭相模仿。但很多時候,「模仿」,並不能夠完全理解那些嚮往「城市邊緣人」的青少年的核心思想,更多的是只複製了厭世的那層表象,僅有穿著打扮上的相同性。

「跟風」心態在大眾文化中也被強力批評,《陷阱妹 Trap Bae》這首的歌出現,正是諷刺青少年並沒有深入了解「厭世」風格的內涵和價值,僅是一味的追求潮流和模仿的膚淺心態。

在這樣的風潮下,我們必須往另一層面思考,陷阱妹以新形態再現,是象徵這時代有更多的人們開始意識到多數人的安逸所對這社會的嚴重影響?還是意味著在家庭、學校、社會,鮮少有人願意停下腳步傾聽每個世代間內心的吶喊,缺乏對於青少年的關心,使的這群人必須透過這種強烈的手段來獲取社會上的目光?他們以為可以用跟風的方式披上了「大眾」的外衣,卻沒有花費心思理解「小眾」文化的內涵,陷阱妹的風潮,也許正是反映網路快速流通的世代下青少年的迷惘。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