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螞蟻選中的男人 「澳門蟻俠」梁志文

被螞蟻選中的男人 「澳門蟻俠」梁志文
部分螞蟻會分泌蟻酸作防衛,聞螞蟻是為了更好地理解牠們。(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澳門蟻俠」梁志文說:「在澳門研究昆蟲,就像患上了末期癌症,如果沒有人支持會病死,我盡可能在有限的時間發光發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歐陽德浩

澳門作為彈丸之地,是全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大家似乎從沒關注過我們的城市,存在著本地獨有的昆蟲,亦沒有想過保護昆蟲及其棲息地。梁志文是國立臺灣大學的昆蟲系碩士生。今年初,他與管納德博士、山根博士合力撰寫的論文,將發現的新物種命名為「澳門細蟻」(Leptanilla macauensis),刊登在國際螞蟻期刊。近月,他再次在青洲山發現了新物種「澳門麥羅甲蟎」(Meristolohmannia macaoensis)。繼2006年後,再次有新的昆蟲物種於本地發現。梁志文用身體力行告訴我們,澳門人也有值得自豪的物種!

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梁志文會採用落葉袋採集法,走進森林最多生物的落葉層,把落葉放進袋裡搖動,以採集更豐富的昆蟲樣本。
青洲山藏珍稀細蟻

昆蟲的數量就像天上的繁星眾多,為甚麼梁志文鍾愛螞蟻研究呢?早在2015年,他於澳門疾病預防中心(CDC)調查蚊子時,他發現總有螞蟻在左近,因而萌生興趣。其後他在山上調查螞蟻的時候,不同的螞蟻經常在他的身邊出現,彷彿衝著他而來。他心想︰「做咩事呢?難道我是被螞蟻選擇的人?」

到了2017年2月,梁志文相約朋友往青洲山調查昆蟲多樣性,本來打算研究外來的入侵物種,卻意外發現了從未見過的金黃色螞蟻。牠的外形十分獨特,頭部沒有眼睛,外表光滑,身長只有1.1毫米。他認為澳門細蟻的發現值得讓人鼓舞,因為細蟻只會存在於成熟的森林,間接證明了青洲山還未到達無可挽救的地步,具備生態價值。

梁志文補充細蟻為古老的螞蟻種類,蟻后沒有翅膀,以爬行的方式遷移。青洲山過去曾為島嶼,生物學裡的「島嶼生物學效應」指出,島嶼的生物因地理隔離而獨立演化。因此以地蜈蚣為食的澳門細蟻,是無法遷移至其他環境,只能存活於青洲山的生態系統裡。現時青洲山下佈滿廢棄車場,山林也被人開闢破壞,澳門細蟻的生存備受威脅。他呼籲大眾應關注青洲山的保育︰「你叫細蟻爬水泥路出去是無可能!」

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由於夾昆蟲會破壞牠們的形態特徵,因此需要採用吸瓶。
還昆蟲一個公道 不是所有也是害蟲

梁志文認為未來100%能發掘到新的昆蟲物種。據文獻記錄,澳門大約有500種昆蟲,加上生態攝影師的作品,他推測澳門存在著8,000幾種昆蟲。若在僅餘的森林消失殆盡前,未能充份理解到牠們,是讓人感到惋惜的事情。「唯獨澳門的昆蟲如此吸引我,我想研究牠們的韌性為何特別高。」

除了昆蟲研究外,梁志文的目標是培養一群公民科學家,讓年青一代對昆蟲抱有正確的觀念。他在採訪時,更指著旁邊的小朋友說︰「她們是一粒種子。」他期望年輕的公民小科學家,能宣揚正確觀念給更多人認識。昆蟲是生態系統的基石物種,失去牠們,生態也將會瓦解。他認為我們自小已認知錯誤,誤以為所有昆蟲都是有害而殘殺牠們,人與昆蟲其實可以和平共處。他建議學校可開辦一些課程或講座,並願意作為講師教導昆蟲的相關知識。

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梁志文在科普教育上不遺餘力,調查昆蟲之餘,亦培養小朋友成為公民科學家。
入侵物種的危害 可一發不可收拾

梁志文表示昆蟲學者會把蟻巢形容為「超級生物體」,若果入侵物種佔了15%,並攻擊其他本地物種,將有機會釀成生態滅絕,危害生物多樣性。當中他比較關注百大入侵物種名單之一的狂蟻和紅火蟻。狂蟻會把大部份生物,如鳥類、昆蟲殺死;而人類被紅火蟻叮咬後,可能會出現過敏反應,甚至死亡。不管為了保護生態,還是人身安全,入侵物種的危害應被重視。

此外,梁志文特別提到大潭山與機場相鄰。萬一紅火蟻隨著飛機,遷移至沒有紅火蟻的地方,例如日本,澳門可能會被這些國家拒絕運載貨物。他以台灣為例,之前入侵物種透過飛機到達日本後,日本政府自此加強了台灣貨物的審查,他認為這些問題不能繼續置之不理。他曾向政府反映過以上的疑慮,只獲得「收到」的回覆。

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為了未來的科普教育,梁志文在調查昆蟲的同時,會沿路拍一些生態相片。
時代裡唯一的例外 澳門罕見的昆蟲學者

根據科學調查,發表新物種平均需時22年。梁志文透露,澳門細蟻能以一年的時間成功發表,是「爆肝」得來的成果。他坦言科學家的壽命有限,畢業後離開學術機構,將無法繼續研究。在可見的將來,他預視自己會被社會、經濟的壓力消磨,又談何夢想呢?他自嘲地說︰「從前的科學家都是貴族,不需憂柴憂米。你叫一個住筷子基區的人只做研究,阿媽都會打死我啦!」

數年前,梁志文受港大實驗室資助儀器與物資,額外費用以高教辦的研究生獎學金支持。他提到社會上有聲音認為學生取得過多的資助,但這些資金確實助他繼續得以研究。有人跟他說︰「你可能是這個時代唯一的例外。」一直以來,澳門缺乏研究昆蟲的學者,梁志文是隔了20年後,澳門第三個研究昆蟲的人。因此他認為政府可能沒有足夠經驗,來幫助他這種個別的例子。「在澳門研究昆蟲,就像患上了末期癌症,如果沒有人支持會病死,我盡可能在有限的時間發光發熱。」

採訪當日,協助梁志文調查昆蟲的公民小科學家。(圖/歐陽德浩)
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採訪當日,協助梁志文調查昆蟲的公民小科學家。
後記

在採訪的期間發生了一件有趣的小插曲,梁志文用於搜集昆蟲的吸瓶,被坐在一旁的公民小科學家弄壞。在記者追問下得知,由於經費所限,該吸瓶是他親手製造而成。外表構造簡單的吸瓶,原來在市場價值為50美元。他幽默地笑說︰「政府可唔可以買幾支畀我呀?」最後,他向大家承諾︰「我會做(研究)多幾年,但科學家都要食飯㗎!」

圖片來源:歐陽德浩
吸瓶是由梁志文親手製作,費用為200元台幣(約港幣50元)。

本文獲《新生代》月刊 (NEW GEN. Monthly)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