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向上管理」總是不靈?因為你太自戀了

《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向上管理」總是不靈?因為你太自戀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層層剖析下來,某些真相漸漸浮出水面了。原來我們被自戀阻擋,對自己和老闆產生了這麼多誤解。那怎麼辦呢?杜拉克曾說:「高效的管理者了解他的上司也是人,然而年輕的下屬卻不容易有此了解。」

文:崔璀

向上管理總是不靈?因為你太自戀了

據某項統計,有八十八%的人曾經因為「與老闆不合」而離職。有一項資料顯示,美國人甚至每個月要花十五個小時抱怨老闆,如果一個月以三十天計算,那就是平均每天會吐槽老闆半小時。而我們身邊,因為受不了老闆,覺得老闆苛刻、刻薄、不明智等原因而離職的人,也大有人在。想來可惜,通過層層面試,好不容易找到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卻因為老闆而待不下去,真是可惜。其實這本來可以避免的,只要你學會「管理老闆」。

管理大師杜拉克曾說:「你不必喜歡、崇拜或憎恨你的老闆,但你必須管理他,讓他為你的成效、成果和成功提供資源。」這種積極的做法,就叫作「向上管理」。

有些人會說:「向上管理我知道啊,事實上我也一直都在管理。我經常跟老闆表達需求,但是老闆就是一意孤行,我覺得他根本是在故意為難我。我的『向上管理』為什麼總是失敗?是漏掉了什麼技巧嗎?」我想告訴你的是:要做好向上管理,你首先需要的不是學習技巧,而是先放下一樣東西。這個東西,叫作「自戀」。

之前我有一位同事奈奈,三年內換了四份工作,甚至有一次還沒堅持三個月就和老闆「和平分手」了。她很愛抱怨工作:「老闆真是不設身處地替人著想,還愛高談闊論,定這麼高的業績目標,誰能完成?」「這個月的目標又無法達成了,老闆什麼都不懂,也不提供支援,就知道罵……」當我把「向上管理要放下自戀」這個觀點告訴奈奈時,她簡直要掀桌子了:「老闆不聽我的,我又有什麼辦法?老闆這麼強勢,居然還說是我自戀?」

到底是不是呢?我們來分析一下向上管理失靈的三種情況,看看這個過程中是否含有隱藏的自戀心理。

自戀表現一:「我認為我不說,主管也應該要知道」

奈奈三年換了四家公司,離職原因大多是因為對主管不滿。前段時間她又來向我表達這種不滿,我問她原因,她說,現在的工作不能讓她完全發揮自己的創意。聽到這個回答,我很詫異:怎麼會沒有地方發揮呢?最近公司正在籌畫的產品行銷推廣活動,就很需要內容創意啊。我覺得非常奇怪,就問她:「這次活動是帶動銷量的一個絕佳機會,為什麼沒看到你在行銷推廣上施力啊?」她說:「可是這個項目開過了幾次企畫會議,都沒有叫我參與啊。」

這個說法聽起來很合理,「你要是需要我,就會叫我的」,所以你不叫我,必定表示你不需要我,或者不想給我這個機會。但請注意,這只是奈奈的想法,並不是事實。

事實是,我問了一下統籌專案的同事,為什麼沒有叫奈奈與會,他一臉茫然地拍大腿說:「哎呀,我光忙著去弄其他事情,完全忘記影像內容組了!」那個同事也很遺憾:「原來奈奈想參加啊?可是我們平時在公司常常碰到面,她一次都沒有提過啊。」

你看,機會其實就在眼前,只要奈奈表達一聲,就可以把機會爭取到自己手裡。但奈奈的想法是:「我心裡的渴望這麼強烈,我這麼有創意能力,公司一定知道。他們沒有叫我,說明他們不需要我,這件事情跟我沒有關係,我又何必自取其辱呢?」儘管什麼都沒發生,奈奈已經感覺到自己「被拒絕」了一次。奈奈認為自己懷才不遇,是因為沒有遇見「伯樂」。但真的是這樣嗎?

桑德伯格在《挺身而進》這本書中提到:社會財富從來不是被分配的,而是需要人們主動去獲取。有些員工等著老闆來分配,認為「我不說,別人也應該知道」,結果他並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他覺得委屈,不被看重,沒有人慧眼識英雄。你說,這背後的心態是不是自戀?

那只是你的想法,但因為你的焦點都在這件事上,它就會被你無限放大。在你的認知當中,它就等於是全公司的事,好像有西瓜那麼大,應該擺在桌子上,所有人都應該看得到,和你一樣重視它。但事實是,在一個忙碌的團體中,這只是「你」的需求,就只有核桃般大,而且還被你收在口袋裡,別人哪能看得到?

自戀表現二:「我只要說了,老闆就應該配合我」

常常很多人認為「我只要說了,老闆就應該配合我」,如果真是如此,是不是有什麼需求只要說出來就可以了,老闆就一定會回應我、配合我?那可不一定。這裡存在第二種自戀:「我只要說了,老闆就應該配合我。」會產生這種自戀,是因為我們把「我需要你這麼做」在心裡偷偷變成了「你應該這麼做」。

比如我正在認真工作,孩子在旁邊吵鬧不停,我就直接跟孩子說:「你小聲一點!」我理直氣壯,認為他就是應該安靜,壓根意識不到其實我是在請孩子幫忙。可是孩子正玩得開心,安靜不是他的需要,只是我的願望。我們在無意識當中,把自己的需求放大成了命令。

換到職場,我們通常的邏輯是:「我對公司提出需求,滿足我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我是為了公司、為了我們大家啊!」

我們經常把「我需要」說成「我們應該」,或者說「我都是為了你好,所以你就應該這麼做」。如此一來,就把「我的需求」隱藏在「我們大家的需求」裡面,或者把「我的需求」轉換成了對老闆的一個要求、一個規則:你是老闆,我表達了我的需求,你還不回應,你算什麼好老闆?

領導變革大師約翰.科特表示:「世上沒有完美的老闆,他們沒有用不完的時間來思考每一個下屬的需求,也沒有用不盡的知識來解決每個下屬的問題。」在多數人的認知中,很難開口說「我要」,這跟我們的文化也有關係,大家都很含蓄內斂,難怪很多人覺得,我都好不容易說出「我要」了,你竟然還不滿足我!可是,在成熟的關係中,說出「我需要」「我想要」並不意味著自私,認為「你應該」「你必須」才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自戀想法。王爾德有一句名言:「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自私;要求別人按照自己的意願生活,才是自私。」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