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向上管理」總是不靈?因為你太自戀了

《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向上管理」總是不靈?因為你太自戀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層層剖析下來,某些真相漸漸浮出水面了。原來我們被自戀阻擋,對自己和老闆產生了這麼多誤解。那怎麼辦呢?杜拉克曾說:「高效的管理者了解他的上司也是人,然而年輕的下屬卻不容易有此了解。」

第二種「自戀」往往是無意識的,感覺我只要把需求拿出來,對方就應該滿足我,但事實上,這只是我的需求。雖然在自己看來,這個需求合情合理,自然應該被實現,但我們很難承認的真相是:別人需要的東西,真的跟我不一樣。

自戀表現三:「老闆的需求,就是為難我」

自戀的第三種情況,就是奈奈抱怨老闆的那句話:「老闆整天用各種事情為難我。」

每次聽到這種話,我腦袋裡都忍不住有一個畫面:如果老闆真的處處針對你,那他會是怎麼樣的老闆啊?花幾百萬註冊一家公司,每天去公司的目的只有一個:蹺著二郎腿,想盡辦法挑剔、貶低自己的員工。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老闆?那到底是什麼讓「我」覺得老闆總是針對「我」?

有一種原因是,人都善於為自己開解,如果被別人拒絕,我們會下意識地把問題鎖定在別人的身上:一定是他有什麼問題,他應該改變。比如剛剛的案例,我請孩子「小聲一點」,孩子如果拒絕我,我會覺得這是孩子的問題,他怎麼這麼不乖、這麼不聽話?他一定是在故意搗亂。因為潛意識裡,我覺得自己的需求就應該被滿足—這就是只看到了自己的需求。

所以第三種「自戀」也是我們常有的思維誤區,一旦自己不被滿足,就覺得「對方拒絕我、反駁我、壓制我,他就是和我針鋒相對」。帶著這樣的心態,自然也就阻斷了和老闆的溝通,對事情本身並沒有助益。

拋開自戀,正確說出自己的需求

一層層剖析下來,某些真相漸漸浮出水面了。原來我們被自戀阻擋,對自己和老闆產生了這麼多誤解。那怎麼辦呢?杜拉克曾說:「高效的管理者了解他的上司也是人,然而年輕的下屬卻不容易有此了解。」

高效的管理者會拋開那個「自戀」的我,而真正地看到「他」。看出我有我的需求,管理者也有他的需求;如果是我的需求,我要為自己買單,想辦法尋求合作。如果我們想在這方面有所提升,就先要「準確」地說出「我」的需求。之所以想要強調「準確」,是因為很多人以為自己說了,但其實並沒有說。

很多人像奈奈一樣,不停喊著「老闆把目標定得太高了,好難完成」「合作夥伴太不可靠了」。她以為這就是「提需求」,但其實並不是;她以為自己說了這麼多就夠了,老闆一定會懂,但其實這樣喊無數次都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在老闆看來,奈奈只是在吐苦水。她只是說了自己的處境,或是事情的難度,並沒有真正地說出她的需求是什麼;甚至老闆會覺得,這樣的員工「不會想辦法解決問題,只會發洩情緒」。畢竟,老闆請你加入公司,是要解決問題、達成目標,遇到困難不要緊,但是提出想法,或者準確提出「我要什麼樣的配合,才能達成目標」,才是最重要的。

那該怎麼正確地說出「我」的需求呢?

說出需求步驟一:轉換語句,大膽說出「我需要……」

第一步,轉換語句,大膽地說出「我需要」。先來做一個練習,把我們經常會和老闆說的幾句話轉換成「我需要……」的格式。比如:

  1. 這太難了,我做不到。→ 我需要一些指導,我需要多一個人手。
  2. 這個項目沒有資金,要怎麼做?→ 我需要更多預算。
  3. 我這也是為了公司的利益。→ 我需要你更多的支援和理解。
  4. 你為什麼總是指責我?→ 我需要你更多的正面回饋,這樣會增強我的動力。

只要做到這個簡單的轉換,跟對方的溝通就開始進入高效的軌道。不過,也有人會說:「我也用這種方式提出需求,但常常被拒絕,或者得不到重視。說了幾次,我就再也不想說了。」

比如,我對孩子說:「我需要你幫個忙,你可以小聲一點嗎?」可是孩子玩得正高興,他有時候會想:「我為什麼要幫助你?」或者我對同事說:「我需要你配合我一下。」但同事都忙著應付自己的工作,也不一定會即刻回應我。所以,除了第一步轉換語句,我們還有以下第二步。

說出需求步驟二:面質技巧

第二步需要使用到心理學裡的「面質技巧」,裡面包含了「我需要」,以及描述資訊和影響。

具體來說,就是說出「我需要」,接著描述自己的現狀。注意!這裡的「現狀」是只描述客觀事實,而非主觀評價。另外,要明確指出做了這件事能達成什麼目標、不做這件事會有什麼影響。比如媽媽可以對孩子這麼說:「我需要你安靜一點,媽媽正在工作。如果你聲音太大,我就沒辦法按時完成;如果你可以小聲一點,我就能早一點把事情處理完,那我們就可以一起玩啦!」一定要明確告訴他,他的協助對你的影響是什麼,這樣可以幫助他評估和判斷。

這是我常常獲得幫助所使用的方法。同樣一項需求,有同事會說:「你有沒有上次活動的籌備清單?」然後對方半天沒回應,他一肚子氣,覺得自己不被重視。可是同樣一項需求,我也許會說:「你有沒有上次活動的籌備清單?我正在準備一個很緊急的活動,如果能拿到你上次的清單,我就可以查漏補缺,會減少一大半的準備時間。」同事面對這樣的請求,一般都不會拒絕的。

跟老闆溝通需求時也一樣。以奈奈的需求為例,她如果可以跟老闆說:「老闆,之前跟合作方談好的推廣,被臨時取消了。我們這個月缺少了一次宣傳推廣的機會,我需要您的幫助。」老闆一般都會先問奈奈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她這時就可以把具體的需求和結果影響說明一次:「做兩場線上直播,增加這個月的曝光量。如果這樣做,我們還有可能完成既定目標;如果不這麼做,我們這個月最多只能完成七十%。」這時老闆會怎麼說?很有可能是:「既然你這麼有把握,我可以配合你。」這樣的溝通才能真正達到向上管理的目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很凶殘,不懂管理就很慘:12堂改變人生的管理課》,方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