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人出不去、補助進不來,英國藝術人才的脫歐衝擊(上)

專訪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人出不去、補助進不來,英國藝術人才的脫歐衝擊(上)
Photo Credit: Pixabay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將來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脫歐是未定之數;「焦慮」應該最能表達英國人心聲。回到藝文領域甚至到表演藝術圈更是如此,英國的藝術生態裡,公家機構對創作的補助在大宗,而歐盟便是除了本國文化主管部門之外最大的補助來源。

台灣的統獨問題到底是不是假議題最近引起熱議,當初英國公投前脫歐和留歐也曾被熱烈討論著,而就如同電影《脫歐之戰》男主角所說的一樣,不該將這麼複雜的問題討論變成二分法。脫歐在公投完已成定局,卻也看見簡化成二分法的結果就是英國內部嚴重的分歧,造成遲遲無法完成脫歐協議的僵局。

英國脫歐所造成的影響是全面性的,大部分的分析首要針對經濟層面做琢磨,而創意產業一直以來倚賴公部門和歐盟的補助,影響層面更是不容小覷。藝評人黃心蓉(2016)指出,英國是歐盟藝文補助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單在2014到2016年間就從「創意歐洲」(Creative Europe)獲得4,000萬英鎊。本篇文章欲瞭解英國的藝文環境衝擊,一同與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來談談他在英國生活和表演時所觀察到的影響。

原承伯從2014年前往英國修讀表演藝術碩士,到目前攻讀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表演研究所博士,待了將近五年時間。曾於倫敦、曼徹斯特等城市及其表演藝術節演出,為布里斯托表演藝術社群Interval成員。

他也是「換屋計劃」(Artist Home Swap)發起人,是以當代表演藝術為主的台英交流計劃,將沙發衝浪放入駐村創作的概念,強調以藝術家為文化藝術交流(Cultural Mobility)的載體,正也因此他特別在意文化移動的概念。而對於脫歐前後都待在英國的他來說,感受更為深厚。針對從公投脫歐之後,整個表演藝術的環境所擔憂的問題於日常浮現,將提供他以非英國亦非歐盟會員國的身份提出觀察。

社會氛圍的緊張及焦慮造成對於表演者的敵意

原承伯:「種族仇恨在脫歐公投之後確實有上升的趨勢,社會氛圍的轉換對於表演者來說的確是個關鍵。表演者在表演時都是很脆弱的,所以在比較有規模的表演藝術節,在街頭表演時主辦單位通常都會很保護表演者。」

脫歐公投挑起英國內部問題的瘡疤,撕裂了族群之間的信任,有報導提到街頭藝人在演奏東歐音樂時受到謾罵。原承伯提到自己曾有過的經驗,他當時在雪菲爾移民藝術節(Migration Matters Festival)表演,雖然演出過程中沒有干擾的舉動,但在座談中從有位老先生的發言可以明顯查覺排外和脫歐的立場。原承伯也想起藝術節總監Sam Holland提到於這個時間點上,更彰顯了這個藝術節作為溝通平台的重要性,讓不同立場的人走進這個場域產生對話。

補助進不來、人出不去,英國表演藝術的人才流失

原承伯:「年輕世代對於英國文化總體形象的失望以及補助機會減少,許多表演藝術的朋友則考慮往德國或是波蘭發展,因為波蘭的生活費不似英國這麼高,而德國的文化補助是上升的。」

The Art newspaper指出德國議會批准中央於文化支出增加9%,使總預算達到18億歐元。柏林的機構如歌劇院和柏林愛樂樂團也將獲得更多資金。而英國則是在脫歐之後,將會失去受歐盟補助的資格,除此之外,人無法自由移動也是個大問題,不能夠自由流動便會增加許多的演出成本和人力的短缺,表演藝術資訊網Spotlight 2018年關於脫歐對於人才交流的衝擊,以及Spotlight 文章提及古典芭蕾和當代舞者大量的人才短缺,像是皇家芭蕾舞團主要的舞者只有兩位是英國人,85%來自海外,其中來自歐盟國家的又佔了四分之一。

原承伯表示,有鑒於將來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脫歐是未定之數;「焦慮」應該最能表達英國人心聲。回到藝文領域甚至到表演藝術圈更是如此,英國的藝術生態裡,公家機構對創作的補助在大宗,而歐盟便是除了本國文化主管部門之外最大的補助來源。

藝術家舉例,在「歐洲文化之都」(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的機制之下,每一年數個在歐盟成員國裡的城市會被選為文化之都,當年度就會從歐盟撥一筆巨大的款項到該城市來推廣藝文活動、建立在地的文化認同。文化之都的影響不只限於文化上,許多城市藉由這筆補助來進行都市翻新、公共建設投資等等。利物浦(英國中部十分貧窮的城市)就是一個藉由當選2008「歐洲文化之都」來為城市進行現代化大改造的成功案例。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