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人出不去、補助進不來,英國藝術人才的脫歐衝擊(下)

專訪旅英表演藝術家原承伯:人出不去、補助進不來,英國藝術人才的脫歐衝擊(下)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原承伯的觀察來看,他的確觀看到了英國國內表演藝術圈的焦慮及無所適從,他認為英國雖然有做出改變,像是提高國外藝術家簽證的額度和國際學生畢業後可以多留一年等措施,但他也再次強調了脫歐所造成的排他性氛圍、補助金額的缺口以及人口無法自由流動的影響。

原承伯表示英國倫敦生活費偏高,因此許多的表演藝術工作者會選擇不住在倫敦,而住到較為郊區的地方。像他本身住在布里斯托,而現在面臨脫歐的情形,英國生活費、房租極高又將面臨補助減少,失去許多表演場地等因素,生活彈性的消失相較其他國家的推力、拉力,一消一長情形則更為明顯。

內部分裂造成文化多元性消失的可能性?

原承伯:「從英國長久的殖民史來看,文化多元性不太可能會消失,但對於現在深陷脫歐的不確定性,人們看不到前景,感覺一切無法前進。」

曾經的日不落帝國,英國歷史悠久,歷經不斷的變動而成為現在以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所組成,容納不同種族、族群、國家而豐富英國的文化多元性。但北愛爾蘭和愛爾蘭的國土邊界將是直接衝擊生活的棘手問題,也逼得英國必須好好思考一直以來較為緊張的關係,是否有可能又因為脫歐而產生質變,讓內部的分裂更為明顯。

而上述兩點現象,有可能導致英國文化多元性消失的可能嗎?在認識的朋友圈中,前往英國留學、打工度假,希望繼續留下來的最後關卡就是面對簽證到期的問題,卻總是聽到朋友盡一切努力後還是離開英國,因為要找到雇主願意幫忙申請簽證,需要一筆額外開銷及行政流程,並且要證明這工作非你不可,而英國比起台灣人常去的其他國家更是特別競爭,因為有太多各地優秀人才可以取代。

螢幕快照_2019-05-24_下午12_33_40
Photo Credit:原承伯提供

原承伯表演作品《Lucky Ping-Pong Dragon Karaoke》, 2018 年在 Migration Matters Festival(Sheffield)、 The Wardrobe Theatre (Bristol)演出呈現。

但是英國脫毆之後,就不再只是台灣人會遇到這些問題,而是所有的歐盟會員國皆是如此,這也是當初公投時強打的「移民」問題,這樣的影響層面不容小覷,當然不再是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這麼單純了。泰特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的總監日前受訪時也提及到,館舍多元族群的工作人員即將面臨現實的問題。

文章到目前為此,都是對於脫歐較為悲觀的看法,雖然英國和其他歐盟國家的藝文人才交流劃下一道深長的鴻溝是不爭的事實,但當然也有正面的看法,以及為脫歐所做的準備,降低脫歐之後所產生的強烈衝擊。

脫歐派的Munira Mirza曾是2008年至2016年期間在倫敦負責掌管文化的副市長。在文章中提到,她曾在 No Boundaries 2017會議上提出幾點觀點:1. 離開歐盟並不代表離開歐洲。2. 除了歐洲以外,與其他國家可以自由貿易,例如英國出口美國的文化產品比其他國家多。3. 將有新的系統面對移民問題,可以不再區分歐盟與非歐盟公民,改善簽證的限制。4. 英國文化部門將會與全球合作,例如:大英博物館的國際培訓計畫。

當然這時隔兩年了,許多的時空條件也持續在轉變,還有待討論與商確。而現任倫敦市長Sadiq Khan於2019年3月公布了政策規劃書,提出了7點方向去保護文化基礎建設,建置文化基礎建設地圖、工具箱(提供文化產業研究、救助辦公室、資源整合)以及創意特區(Creative Enterprise Zones),一路思考到2030年的趨勢。

而許多的表演藝術策展平台也因此成立,特別去探討脫歐的議題來提供對話的可能,像「performingborders」和「To You To You To You」。「performingborders」是討論對於邊境/界線與臨場藝術(行為藝術)的關聯,其中一個例子就葡萄牙藝術家是Xavier de Sousa的酷兒邊界(queeringborders)。而「To You To You To You」較有名的則是Love Letters to a (Post)Europe(給〔後〕歐洲的情書)。這也同時說明了脫歐、邊界問題確實影響著大眾的生活,成為藝術家們得梳理和引起反饋的當代性提問。

螢幕快照_2019-05-24_下午12_39_01
Photo Credit:原承伯提供

原承伯作品《The Island Of Toys》:藉由玩具、被投射童趣的物件,來探討資本主義造就的世界工廠遷移,以及在不同世代世界對台灣認知的不同印象。此作品於2016年在Spill Festival(Ipswich)中呈現。

就原承伯的觀察來看,他的確觀看到了英國國內表演藝術圈的焦慮及無所適從,他認為英國雖然有做出改變,像是提高國外藝術家簽證的額度和國際學生畢業後可以多留一年等措施,但他也再次強調了脫歐所造成的排他性氛圍、補助金額的缺口以及人口無法自由流動的影響力遠超乎上述的措施。

而英國脫歐的期限又因為國會持續杯葛再次延長至今年10月份,是否會變成梅伊所提的「加州旅館」(Hotel California)式脫歐,一切都是未知數。而對於藝文環境和產業來說無疑是個打擊,卻也更需要藝文團體和藝術家促進社會的對話,並且刺激大眾思考。

對於英國脫歐現況是否能夠反思台灣的現況呢?雖然有些政治情節似曾相似,像是在公投前曾經有留歐派的議員被槍殺、而公投時不斷宣傳的假口號:「We send the EU £350 million a week, let's fund our NHS instead.

但英國社會有各領域的團體去探討脫毆議題,並且提供實質的線上線下討論空間,藝術形式更是五花八門,聞名全球的藝術家Banksy更是以他的方式昭告天下,政府部門也大膽的提供趨勢預測和新政策,確實讓全民探討有感。但究竟英國脫歐是一場表演藝術嗎?而藝術環境是否已經排練好脫歐的衝擊?雖然目前脫毆的「終局之戰」結果還不得而知,但全球的觀眾都正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