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極權」,才是統獨背後的真議題

如何面對「極權」,才是統獨背後的真議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在思考統獨時,該把國土跟制度分開看,並思考發生的可能性與該付出哪些代價,我們是否願意放棄我們的民主制度?憲法是否要重新釐清我們的國界?我們又可以維持現狀多久?當統一與民主之間必須抉擇時,我們又該如何選擇?

文:張巍鐘(臨床心理師)

有人提過「統獨是假議題」,有人表示支持,也有些人不以為然,對各種論述不妨先假設對方是對的,再來仔細檢視自己的論點,或許我們就更能理解彼此的出發點,就更有機會理解彼此。

單純從「統獨」來看兩岸,可能忽略許多重要的事情,若只是簡單的「國土」統獨,其實沒什麼好壞只有取捨:大的國家或體系會讓人覺得不重要與無望,所以學習在地歷史、社區參與,與地方自治是重要的;小國家在國際影響力有限,就要更積極與靈活的參與國際事務,適時的在關鍵時刻靈活的扮演重要角色,更直接來說就是要會「交朋友」。就「土地統一」而言,成為中國一部份會影響許多台灣人的歸屬感。若是獨立繼續維持「小國」又該如何在現實與直接的國際競爭中保有一席之地?土地的「統獨」或許假議題。

但是,兩岸讓最多人擔心的其實不只是土地問題,而是兩者的制度差異,要了解兩者制度的差異,或許可以回顧廿世紀的歷史。

心理學家阿德勒曾用音樂來比喻人生,一個人的行為或一個事件或許可以用音符來代表,當這些音符串在一起就有了「生命風格」。若把20世紀的世界發生的各種事件串在一起,我們該如何詮釋這一百年的生命樂章?單純就政治體系來說,會有有兩種旋律,一種是民主制度(democracy)與另一種極權制度(totalitarian)。

民主制度較少讓行政、立法,與司法權集中少數或是一個人身上,但,不論是強調國家民族至上的法西斯和納粹主義,或是強調階級鬥爭的共產主義,都是極權主義,也都是讓少數或是一個人擁有最高的權力。雖然中國共產黨度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中的「人民」無疑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因為權力仍集中在一個人身上,所謂的投票不過「效忠的宣告」而已。

當然,民主國家若沒有堅持理念,民主制度也可能演變成極權主義產生了希特勒與墨索里尼。

AP_271001010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如何面對「極權」,才是統獨背後的真議題

中文翻譯或許道出了極權制度的「極端」特質,極權國家似乎都有「逞凶鬥狠」的特質,不論是對其他國家或是對自己人民,任何不同意見都是對國家的挑釁,連一個人的自主權都可被視為威脅,當權力都給了另一個人,讓某個人有了「神」一般的權力,被絕對權力腐蝕人心,少了智慧與慈悲就當「神」,就會成魔,感受不到他人的痛苦,甚至視他人犧牲為理所當然。

我們常聽的文革、蘇聯許多駭人的故事,甚至到赤柬當局「認定」兩歲失親幼童是資本階級就當場用鐵鍬打死的歷史,許多極權歷史都足以讓受民主薰陶的「正常人」揪心害怕。雖然對岸的經濟制度已仿造了資本主義,但其政治制度仍沒有改變,在資本經濟改革後仍發生了天安門事件,後來的毒奶粉與過期疫苗,這國家如何看待年輕人或幼童讓人擔憂。

綜上,對很多人的思維,統獨議題討論的不是國土大小,而是我們該選哪種制度為主,讀過極權制度危害的人應該都會想遠離極權制度,因此我們在思考統獨時,或許把國土跟制度分開看,並思考發生的可能性,與該付出哪些代價。簡單來說,統一兩岸的國家是中華民國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有沒有足夠國力去統一對岸?或是要求對岸要有「多黨政治」與「開放民選領導人民選」後再討論統一?

若不可行,我們是否願意放棄我們的民主制度?若是中華民國或是台灣獨立,我們憲法是否要重新釐清我們的國界?其他國家是否又承認我們?若是必須面對戰爭,我們的態度又是如何?我們可以維持現狀多久?當統一與民主之間必須抉擇時,我們該如何選擇?

只想著土地上的統一,卻忽略背後的關鍵是「政治體制」

「土地的統獨」對很多人或許不是重要的議題,但有些人則有嚮往著完整的中國,只是嚮往「土地」的統一也須留意兩岸之間的制度差異。

實際上,假如中共沒有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沒有用飛彈對著台灣,沒有恐嚇台灣,連「體制統獨」也是假議題,然而,當郭台銘先生提到「台灣參加區域經濟合作的鑰匙就是在北京」也顯示我們習慣的民主制度一直面臨威脅,中共不斷剝奪我們身位小國的國際空間,試著要「鎖著」我們要通往世界的「大門」。

RTS1TJZG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雖然每次選舉都有人要「救台灣」或捍衛「中華民國」,這樣的口號喊久了讓人感到麻痺,更有許多能力不足的政治人物躲在口號下面,讓人誤以為「統獨是假議題」,但是制度上的統獨是真實的議題,只是這議題的處理牽涉到全民共識與國力。不過,「救台灣」與「保衛中華民國」應該都是宣告要民主制度,然而台灣民主政治仍舊不成熟,忽略不同政黨之間是對手,但是不是敵人,在國際舞台上也敵我不分,常常反對黨只會以「反對」來監督,執政黨就努力保持政權,常常因擔心選票缺乏長遠的目標。

或許我們無法直接影響大環境,但我們可以對於不同政策多一些瞭解,聽聽正反方的論述,避免有人用簡單的口號蒙蔽我們,甚至要求我們所支持的政治人物認真研究各種議題。

不思考政策的結果,就是讓民主斷送在民粹下

民主最早的旋律是由古希臘開始彈起,這樂曲表達每個人都有思考的能力,人可以為自己做決定,聖經舊約也唱著不論男或女都是由神的形象造的,我們每個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聖經新約中耶穌親自說出,祂看重每一位孩童。在民主制度中,我們不該輕易犧牲或傷害他人,這樣的歌曲一直人類發展的背景音樂,一直到啟蒙運動與廢除奴役制度後才更清楚;政治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發現當人可以有自主權就更願意花心力去做,最終效率遠遠比奴隸制度好,當自由經濟發展比共產制度好時,亞當斯密的論點又再次被證實。

幾千年的掙扎,才讓人們發展民主制度可以擁有人性的尊嚴,而20世紀也出現了極權主義,從這經驗我們應學習到極權的恐怖,也提醒我們民主制度來之不易,我們若過度盲目期望選出一個政治人物來解決我們所有問題,又不願意認真思考不同政策或選擇的後果,最終民主制度也會被斷送在民粹之下。

RTSEBX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1989年5月,中國許多大學生開始絕食,表達對於民主的渴望,在6月3號坦克車進入廣場,6月4日清晨廣場清空,雖然有許多死傷的照片傳出,然而宣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中共政權對外仍否認有人傷亡。

因為某種程度,在極權制度下人不一定會被當人看,隨著六四天安門的紀念日再次到來,我們也可以再想想極權對人性的威脅,與民主對與我們的寶貴,但是,也不用輕易讓任何人用政治口號綁架我們思考空間,才不會讓任何人變成下一個獨裁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