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載童夢之地 澳門孖寶玩具店

滿載童夢之地 澳門孖寶玩具店
圖片來源:林君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梁建業說:「當年那些孩童現已成家立室,還帶著小孩回來跟我買遊戲,一家大細樂也融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立行

人人拿著手機到處找小精靈這種情景,對在提督馬路中星廣場營業廿二載的「孖寶玩具店」老闆梁建業而言,是一個見怪不怪的遊戲迷景象,因為當年寵物小精靈潮流興起時,不單只通街孩童拿著比今天的手機大一點的 Game Boy 遊戲機玩,他的店門外也經常有廿多個小朋友前來爭相購買,或你一言我一語詢問相關事情,情景非常熱鬧。

今天,線上遊戲和「手機遊戲」的普及,正在衝擊著「孖寶」這類現貨現賣的遊戲機小店。

圖片來源:李嘉耀
令人目不暇接遊戲帶與遊戲機,給遊戲愛好者置身寶山的感覺,是實體店以外無法擁有的獨特韻味。
半途出家開遊戲店

在經濟低迷的九十年代裡,梁建業家中四子正值幼學及志學之年,供書教學及生活開支所帶來的沉重壓力,促使時年47歲的梁建業毅然拿出大部分積蓄,經營遊戲機生意,希望以此增加收入。那時1994年,「下決定時其實很冒險,起初營業就似盲公摸象,看過報紙及雜誌對遊戲的報導及資訊後,就去訂購貨物,潮流興衰及市場反應不能準確預估,暢銷與否只能看運氣了。」

不過,梁建業指,九十年代全澳不過20間遊戲機店,分散於各區營業,業內競爭不大,他的店鄰近聚龍軒,住宅區及學校,加上當時學生相對清閒,因此能累積屬於自己的客源。

圖片來源:李嘉耀

剛開業時,梁建業就要面對小市場的大問題。以經濟角度來說,入貨愈多成本價則愈低,但梁建業這種小本經營的店舖,最高的銷量都未符合批發商的最低入貨量,只能從拆家手上入散貨,所以成本一般都比行貨價高出10%,每次入貨都要精打細算。而且,貨源分散也令梁建業困擾了一段時間,如Sony、任天堂、微軟等遊戲機尚且能到其實體公司入貨,然而一些遊戲配件如遊戲手掣、波棍等等,則要四出搜羅,缺貨時還得靠香港的朋友幫忙,非常麻煩。

幸好開業不久適逢翻版盛行,當時未有法例規管,梁建業可以用300元買一隻遊戲卡帶放到磁碟機拷貝,再以10至20元一隻售出。若每日買出廿多個能賺幾百元,收支即可以平衡,此後,梁建業的小店漸穩陣腳。

圖片來源:李嘉耀
梁建業笑談各系列遊戲機產品的光輝歲月。
昔日孩童變成收藏家

孖寶玩具店,未必像聚龍軒一名街知巷聞,但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它卻是童年回憶的歸處,滿載了他們的童年夢。言談間,梁建業略帶唏噓,「昔日這裡遊人如鯽,當年《寵物小精靈》的潮流興起時,不單只通街孩童拿著Game Boy玩,自己店門外也經常有廿多個小朋友前來爭相購買,或你一言我一語詢問相關事情,情景非常熱鬧。加上《寵物小精靈》系列會定期出新款遊戲,那些小朋友還會再回來找我購買,長此以來,大家就不知不覺熟絡了,有說有笑。」

圖片來源:李嘉耀
曾經街道上每個小孩都拿著的Game Boy Color,現已亦塵封於收藏品之列。

梁建業補充:「當年那些孩童現已成家立室,還帶著小孩回來跟我買遊戲,一家大細樂也融融。」除此之外,相形於現今社會,遊戲機在昔日屬高消費非必需品,大多只有經濟能力中上的家庭才能負擔,至於那些曾經買不起遊戲的孩童,如今大多都成了收藏家,到孖寶玩具店追回昨昔錯過的,有追憶整個系列機種、遊戲帶的,也有前來問津當期某一潮流的稀有產品,甚至來請求梁建業割愛轉讓他的私人珍藏。

圖片來源:李嘉耀
歷經十數年,紅白機仍是眾多遊戲機收藏家的青睞之物。
圖片來源:李嘉耀
梁建業為我們展示收藏品之一——「拳皇」。

小店仍可再撐個十年?

近年隨著智能手機的崛起,梁建業難以展望前景,因為遊戲機的市場開始被瓜分,遊戲開發的重心也轉移到手機的應用程式,玩家可自行下載遊戲,致使廠家不再依賴玩具店零售這一中介角色,像梁建業這種現貨現賣的經營模式最受影響。再者,互聯網資訊發達,各類遊戲評語充斥,入貨量的控制及潮流走勢難以預測,稍有變化,存貨便會滯銷造成損失。真的要想像未來,兩鬢發白的梁建業說道:「其實這行光風已過,我想最多捱到十年左右,能養起一家大細已經很欣慰了。」

圖片來源:李嘉耀
梁建業陶醉地玩起經典遊戲,仿如替其他收藏家訴說出他們回到童年的那刻。

本文獲《新生代》月刊 (NEW GEN. Monthly)授權轉載,原題目為「滿載童夢之地 孖寶玩具店」。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新生代》月刊(NEW GEN. Monthl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