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花一點時間,慢慢讓家裡長輩脫離中天的洗腦

每天花一點時間,慢慢讓家裡長輩脫離中天的洗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一個人無法影響到台灣的大多數,但至少先讓他們打開耳朵,但如果我們可以影響自己的父母,再來看得到我們臉書的人可以也想辦法影響,我們生活的環境就會一點點一點點好起來。

文:簡道黔

我要說的是,如果你父母也信中天的話,一起來想辦法吧,我們現在必須做這件事。

每次提到自家父母被洗腦的反應,都比平常發的動態大,私訊也比一般熱烈,如果要說什麼事情讓我更熱衷於討論政治的話,我要說,父母對於資訊的取得管道單一以及判別能力異常低落,這兩件事是主因。

很多很多人的爸媽都跟我一樣,各種發言只能說歎為觀止:疆獨干我屁事、我會繼續看統媒你有本事阻止我、我喜歡唐湘龍、這世界垃圾夠多你不要再製造了。如果我貼查證的新聞他們會回說「謝謝報導但下次不必」,沒經歷過文革的他們還說覺得我像「紅衛兵」,真的很多很可怕的言論,非常的不可思議,我一個三十歲的男子氣到在室友面前掉眼淚,有些朋友勸我說你放棄吧,我不能接受,我絕對不能接受,這個問題非常的嚴重,這事情必須要嚴肅地處理。

如果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但很明顯的如果大家的父母都是民國50年左右出生的,表示那個年代的人有非常非常大的問題,我是1988年出生的,解嚴後天然獨就是我先天的條件,那麼那些會相信韓國瑜跟中天的人的條件,又是什麼?

老實說,我一直以來歷史地理都不好,但我發現,我在跟長輩交談時最大的障礙在於他們的兩個觀念:

  1. 事情沒有對錯,只有個人怎麼看
  2. 要討論公眾事務之前你必須要有身份地位

他們成長的環境背景究竟為甚麼會造成這樣的謬論?另外一個很驚人的是,台灣明明資訊比中國發達,為什麼看到的東西跟腦裡的邏輯跟中國一樣,到底是為什麼?

我現在明白大家都為了生活很奔波很辛苦,在職場上吃了很多悶虧、遇到很多不合理的事,就因為對方比你資深比你老,你就得吞,那麼如果我們試著了解那些人遇過什麼事,是不是就更能更好的處理這些不斷輪迴的狀況?

不管是辯證或是提實例,都會被以「我就是喜歡」這樣簡單的話打回來,這到底要怎麼處理?我有想到立場基本偏藍的館長,但爸媽被以「他太愛罵髒話」拒絕。所以現在我的重心會放在去理解並試圖影響,就算一直被說說服不了他們,我還是會繼續的做這件事,我想如果長輩這麼在意血緣的話,用「我是你兒子誒你怎麼不聽我講」的這種情緒綁架我也會做,此外,我爸曾經有說出「反正現在是你們的時代啦」這種話,所以我想如果真的拼命洗是洗得回來的。

雖然我一個人這樣做無法影響到台灣的大多數,但我就只是想要改變家裡的那兩個,如果扳不回來,至少先想辦法讓他們打開耳朵,這是我現在做的事。最終可以影響多少人我不知道,但如果我們可以影響自己的父母,再來看得到我們臉書的人可以也想辦法影響,我們生活的環境就會一點點一點點好起來。

當然,我在為了這件事苦惱的時候,我也有朋友圍一起,苦惱放假要去哪玩比較便宜,我真的想到十年二十年後再出幾個韓國瑜,他們的子女是不是也要扛這個「腦洞」,更何況如果接下來這一類的人要當台灣的總統,甚至就真的要跟中國統一,是不是我現在就不用講這些了。

這件事情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我會持續做下去,下班很累的時候稍微花一點時間關心身邊的人,影集會變得更好看,迷因會變得更好笑,真的。

一起做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