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搞不好會導致我的死亡」:揭發政府與伊朗的外交陰謀,阿根廷檢察官「被自殺」的故事

「這事搞不好會導致我的死亡」:揭發政府與伊朗的外交陰謀,阿根廷檢察官「被自殺」的故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尼斯曼檢查官想要揭露真相,卻因此而死。真相在阿根廷已經被凌虐、破壞、壓抑了這麼久,也許永遠不會有昭雪的一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Ben Macintyre《泰晤士報》|翻譯:觀念座標

阿貝多‧尼斯曼(Alberto Nisman)上週六彷彿有先見之明地表示:「這事搞不好會導致我的死亡。」因為就在三天前,這位負責調查 1994 年阿根廷首都猶太中心爆炸案的檢查官,指控阿根廷官員——包括總統克里斯汀娜‧費南德茲‧德‧基什內爾(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在內——跟伊朗密謀,掩蓋恐怖攻擊的真相,以換取石油。

本週一,尼斯曼檢查官本來預定將在國會作證,說明他所發現的事證。然而上週日,他卻被發現陳屍於自己的公寓浴室之內,頭部中槍,身邊還有一把.22的手槍。

他屍骨未寒,阿根廷官方就宣布這是一宗自殺案件。基什內爾總統現在改口,說此案並非自殺,而是冒充國家情報官員、提供給他假資訊的人所為。她說凶手是「非間諜的間諜」,這種理論當然是要破壞尼斯曼指控的公信力。

尼斯曼是自殺,還是被他的敵人所殺?不論真相如何,這個勇敢的檢查官,無疑就是1994年爆炸案的第86位罹難者。1994年7月18日,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阿根廷以色列互助會(Argentine Israelite Mutual Association, AMIA)發生爆炸案,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鎖定猶太人最血腥的恐怖攻擊事件,也是一件至今尚未找出真凶的案子。

當年的案子及其後續發生的事件,成為阿根廷政壇尾大不掉的腫瘤——涉及謀殺、收賄、恐怖主義、外交陰謀等等。而阿根廷的故事,也成為其他國家無法面對歷史真相,最後終會被黑暗反噬的警例。

設想九一一攻擊案倫敦的七七爆炸攻擊案(指2005年7月7日早上倫敦大眾運輸交通發生的爆炸案,死亡人數56,傷者逾百),過了20年都沒有破案,其真凶不知道是誰,受害者的家屬生活在不確定之中,也許我們就可以了解今日阿根廷民間為何瀰漫著義憤填膺的氣氛。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994年7月18日,猶太裔-阿根廷老人們在AMIA中心,安靜地聊天、玩牌,一輛載著275公斤炸藥的箱型車卻在中心大門口爆炸,把整棟建築物炸得只剩一堆瓦礫,奪去了85人的性命,傷及300多人。此案發生前兩年的1992年,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以色列大使館也曾遭到攻擊,造成29人死亡。

阿根廷擁有南美洲最大的猶太社區。當地猶太人都知道是攻擊案的主謀是誰,其他人也都知道,包括阿根廷的多位檢查官、以色列政府、國際刑警組織皆把箭頭指向伊朗,說它不只在幕後策畫、出資,還指使真主黨(Hezabolla)作劊子手。

德黑蘭的動機是要報復阿根廷終止跟伊朗的核子合作計畫——阿根廷認為伊朗並不只為了和平的目的發展核子,因此踩煞車。真主黨則是想要報復以色列1992年刺殺了阿巴斯‧穆薩維(Abbas al-Musawi),並且藉此來警告天下,世界任何一角落的猶太社區,永遠處於危險之中。

但是阿根廷警方對此案的調查,從一開始就爆出收賄、腐化的醜聞、警方顯然不願面對真相。阿根廷的政界人物也對此案興趣缺缺,就像他們對阿根廷的「骯髒戰爭」(Guerra Sucia,1976—1983年阿根廷右翼政府整肅異議份子與游擊隊)一樣,許多人寧可抱著事不關己、忘了最好的態度。

此案一直要等到樞機主教豪爾赫·馬里奧·伯格里奧——亦即現任的教宗方濟各——在 2005 年公開簽署一份請願書,要求政府重新調查,才獲得重視。

那一年也是阿根廷政府態度轉變的轉捩點。當時的總統內斯托爾‧基什內爾(Néstor Kirchner,目前總統的已故丈夫),譴責警方辦案不力,「是為國恥」,並且任命阿貝多‧尼斯曼為特別檢查官,調查爆炸案的來龍去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尼斯曼新官上任三把火,立刻展開積極的偵查。一年後,阿根廷檢查署正式指控伊朗、真主黨為爆炸案的真凶,並且起訴了7名伊朗人、1名黎巴嫩籍的真主黨成員。可是到目前為止,阿根廷的檢調單位,都沒有辦法將任一成員逮捕到案,尤有甚者,那7名伊朗人至今仍然在伊朗政府中當官。

2013年,阿根廷政府宣布,跟伊朗政府共同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以調查AMIA爆炸案。那時候,基什內爾夫人(2007年她繼任丈夫,成為阿根廷總統)聲稱,如此一來「必能促進我們對真相的了解」。猶太團體譁然。一位發言人表示,邀請伊朗政府合組成真相調查委員會,彷彿「邀請納綷一起還原水晶之夜的真相一樣。」

越挫越勇的檢查官尼斯曼再度投入此案,上週,他終於發表驚人的發現。他表示,伊朗與阿根廷的合作協定,乃是為了掩蓋真相的暗盤交易:犯案的伊朗官員就此免去了所有的罪責,另一方面阿根廷透過出口穀物到伊朗,來換取伊朗的石油,以解決阿根廷長期能源短缺的問題。

尼斯曼還說,兩國協議大談正義,完全是欺騙世人,其目的乃是「為伊朗打造出無辜的假面具,以服務政治與地緣政治的利益」。阿根廷政府表示這些指控荒謬無稽,現在又說尼斯曼之死,乃是有人陰謀為抹黑總統基什內爾的名聲而殺人。

對於阿根廷人來說,政壇掩蓋真相、否定事實、暴力謀殺的現象,屢見不鮮,司空見慣。雖然脫離了獨裁統治,但是新上任的領導人選擇不去面對歷史,不願意像德國或南非一樣,與歷史和解。

一位反對黨的政治人物表示:「阿根廷人對黑暗,早已習慣。」凶案蒙昧不清已經成為了習慣。阿根廷政府雖然曾經誓言要找出1994年爆炸案的真相,但卻從來沒有踐行過。尼斯曼檢查官想要揭露真相,卻因此而死。真相在阿根廷已經被凌虐、破壞、壓抑了這麼久,也許永遠不會有昭雪的一日。

※ 2015.01.22 阿根廷 ※指控總統的檢查官離奇死亡,證據指向他殺

本文獲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