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靜的半島》:目睹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朝鮮人是誰?

《不平靜的半島》:目睹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朝鮮人是誰?
Photo Credit: BenBenW@Wik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自成起義失敗後,清朝這個強盛政權進到萬里長城內。這一瞬間,從日本的戰國時期終結,到壬辰倭亂而引起的歐亞大陸東部地區變動,其政治連鎖反應迎來了新的契機。

文:金時德

高麗的忠宣王,朝鮮的昭顯世子:瀋陽的兩個韓國人

透過丁卯胡亂與丙子胡亂來解決韓半島問題的大清國,終於正式展開與明朝間的決戰。一六四三年皇太極死亡,由愛新覺羅・福臨即位為順治帝。由於順治帝當時年僅六歲,便由叔父多爾袞攝政指揮戰爭。駐守萬里長城最東端山海關的吳三桂將軍,阻擋在多爾袞率領的清軍前方。吳三桂起初雖已準備好與清軍決死一戰,不過一六四四年發生李自成的農民叛亂後,世界史的走向就此改變。

出生於現今山西省的李自成,在參與因饑荒而起的農民叛亂,逐漸嶄露頭角。一六四四年,征服西安的李自成,宣告一個名為「順」的國家誕生,並即位為皇帝,率軍進攻北京。同年三月,北京淪陷,當時崇禎皇帝在紫禁城北邊的景山上吊自殺,明朝就此滅亡。占領北京的李自成軍隊,要求戍守山海關的吳三桂投降,讓失去效忠對象的吳三桂對此猶豫許久。最後,吳三桂決定選擇打開山海關,迎接多爾袞率領的清軍入關,而非投誠李自成。

吳三桂為何下此決定呢?根據一般的歷史說法,是因為吳三桂對李自成的農民軍抱持著敵對態度。但後代也有人認為,是因為吳三桂氣憤李自成軍擄走他在北京的愛妾陳圓圓。這個說法雖是怨憤吳三桂背叛明朝的漢人所編,不過同時也說明了漢人有多麼怨恨導致明朝滅亡的吳三桂。

不過,當時有個朝鮮人就在歷史現場,目睹吳三桂打開山海關,迎接多爾袞的清軍入關。這個人就是一六三六年丙子胡亂後,被當作人質俘往清朝的昭顯世子。

昭顯世子原居住在中國東部滿洲地區的中心城市瀋陽,後來清軍突破山海關後,他被要求加入征討北京的遠征軍。清朝並不是個單純只有滿人的國家,而是個擁有滿人、蒙古人和漢人的聯合體制,朝鮮人在丁卯與丙子胡亂後也成為這個體制內的一分子。清朝的基本體制八旗當中,有名為「高麗佐領」的朝鮮人組織。

丙子胡亂後,原攻打清朝由林慶業(임경업)率領的朝鮮軍也包括在內。一六四四年時也是以這種聯合軍體制攻伐北京。昭顯世子居住於瀋陽,後經山海關進入北京,這一連串過程,確實受清朝所迫。但是,韓半島的軍隊越過萬里長城進入北京,是韓半島史無前例的事,應該更積極地來評價此事件吧?此事件可謂是自高句麗遺民高仙芝(고선지)率領唐朝軍隊擊退西藏軍、又與中亞聯合軍在怛羅斯交鋒後,極少數出身韓半島的人在歐亞大陸進行的軍事行動。

此外,昭顯世子所居住的瀋陽,也是過去高麗忠宣王興建萬卷堂,用來與元朝知識分子建立及累積人脈等外交活動的場所。身為蒙古帝國第五代大汗、亦是元朝初代皇帝忽必烈的外孫,忠宣王幫助第八代大汗、亦為元朝第四代皇帝的愛育黎拔力八達(元仁宗)即位,藉此在元朝獲得政治權力。不過,忠宣王的政治靠山愛育黎拔力八達過世後,忠宣王便遭流放至西藏人居住的薩迦縣和安多地區。

因著有《櫟翁稗書》(역옹패설)一書而聞名的高麗時代政治家李齊賢(이제현),由於他前往西藏尋找遭流放的君主,並留下紀錄,使韓半島人在蒙古帝國體制下於中國來來去去的樣貌得以流傳至今。高仙芝、忠宣王、李齊賢、昭顯世子,甚至是留下印度半島旅行記《往五天竺國傳》(왕오천축국전)的新羅慧超(혜초)等人,都處於被動狀態,卻能憑藉個人的積極意志走遍歐亞大陸。現今活躍於世界舞臺的韓國人,也可將他們當作一種榜樣。

北京失守

曾身在滿人、蒙古人、漢人及朝鮮人聯軍裡一起作戰,並服侍過昭顯世子的臣子們,其所記錄的《瀋陽日記》,如實況轉播般,將這場戰爭景象描寫得栩栩如生。《瀋陽日記》一六四四年四月十五日字號中,記載著吳三桂致多爾袞的投降文。這篇降文詳實寫道,北京淪陷後如大屠殺般的傷殘景況,以及吳三桂藉口要替崇禎帝報仇,所以需要藉助清朝軍力,進而向清朝投降的複雜情緒。

西方流賊(李自成軍隊)於初春包圍皇城,三月皇城便淪陷。軍隊突如其來,皇帝上吊自縊,後宮妃嬪投火自決。國家到此境地,已回天乏術。(中略)如今聽聞大王發兵一事,若您快馬加鞭前來相助,我等自然會打開山海關關門迎接大王。只要大王過了關門,攻入北京城也是遲早的事。

四月二十三日,該降文送出一週後,吳三桂打開山海關關門,正式向多爾袞投降。「拂曉時分,清軍進軍至關前約五里處,砲彈的煙氣下砲聲鳴起。過了一會兒,吳三桂便領著十幾名將帥和數百名穿著鎧甲的騎兵,從城裡出來迎接,並投誠清兵。」然後,吳三桂和多爾袞的聯軍為了與李自成的軍隊交戰,便進入山海關裡。「漢人與滿人時常往來交流,清軍的左右陣隊同時騎著馬往山海關門前進。入關後便在城上插上白旗,九王(多爾袞)隨之進到關門內。吳三桂將軍正好與流賊交戰到一半,要從城裡出來。」終結女真人的戰國時代、與明朝相互對立的努爾哈齊,或迫使蒙古和朝鮮屈服的皇太極,可曾預想到自己所建立的國家軍隊,有一天竟會通過山海關嗎?

倚坐在城邑下方蔬菜田間圍牆旁的昭顯世子,依照多爾袞的要求「世子也要一起去發生戰鬥的地方才行」,親自穿上鎧甲,站在掉滿箭矢和石頭處,看著吳三桂和多爾袞率領的聯合軍與李自成的軍隊為爭奪天下而決一死戰。

砲聲如雷不絕於耳,箭矢如雨傾瀉而下。清軍吹三次號角,並大喊三聲,同時朝敵軍前進,突進敵營,射箭數次,劍光閃爍。這時,颳起一陣大風,將一把塵土吹向遠方,這時才知道敵軍已敗。一個時辰過後,在空蕩的戰場上,屍體堆滿四處,遍布整座平野。追殺逃遁的敵軍騎兵追了二十里,最後在城邑東邊的海口,將他們全數殺死。

李自成起義失敗後,讓清朝這個強盛政權進到萬里長城內。這一瞬間,從日本的戰國時期終結,到壬辰倭亂而引起的歐亞大陸東部地區變動,其政治連鎖反應迎來了新的契機。

從山海關之戰開打經過約十天,五月二日,清朝聯軍進入北京。跟隨昭顯世子的朝鮮官員們是如何看待此事的呢?

清朝軍隊進軍至距離城邑東邊約五里處,都城的百姓們聚集在各處迎接軍兵。有人拿著名片準備上奉,也有人把花插在門外的花瓶裡焚香迎接。(中略)都城百姓佩戴儀仗,盛大迎接清兵到來。九王(即多爾袞)乘坐馬車進到宮闕裡。宮闕已全變成灰燼,僅剩武英殿還留著。九王坐上御榻(皇帝坐的椅子),接受明朝大小官員的叩拜,慰問城裡百姓,讓他們能安穩從事生計。此外,九王下令斬首流竄在村莊裡的流賊餘黨,讓避難在城裡的難民能回到村裡團聚。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當時為朝鮮尊大的明朝已被農民出身的李自成滅亡,所以記錄者才會既不惋惜、也不激憤,只是平淡地敘述著。侍奉吳三桂或昭顯世子的朝鮮人,對於李自成等農民揭竿反叛皇帝的舉動,抱持著抗拒的態度。因此,背叛明朝而投降清朝,或與清兵一同進到曾經奉為上國的明朝首都等事實,其所帶來的衝擊,也許可以靠這種抗拒的態度來抵消殆盡吧。

就這樣,曾是女真人建立的金國首都北京,又再次被女真人建立的清朝擁有。《瀋陽日記》裡雖然記載著攻陷北京的多爾袞及清兵謹守紀律,但在之後展開的清朝征討戰爭中,卻毫不留情地屠殺抵抗的漢人。如《揚州十日記》等記載著關於丁卯與丙子胡亂時朝鮮所經歷過的慘劇,雖然在滿人支配的清朝下禁止流通,卻透過中國南部的商人傳到近代日本。明治維新後,欲向近代日本學習而前往留學的漢人青年們,則藉由這類的史料紀錄,得知滿人征討初期所發生的事情,因此發起反清運動。歷史還真是既奇妙又偶然地綿延傳承。

中國人與日本人的混血兒:鄭成功

北京先後受李自成農民軍和清軍攻陷後,中國南部的漢人勢力,開始擁戴明朝皇族朱氏成員,並在各地建立朝廷以對抗清軍。這些流亡政權一律概稱為南明政權。這些南明政權勢力為了獲得援兵,在各地東奔西走。南明的最後一個皇帝永曆帝,為了藉助西方勢力,派遣使臣前去會見羅馬教皇,另有一部分的南明勢力則改信天主教。記述清朝與南明勢力間戰爭情況的《大中國志》(Imperiodela China)作者謝務祿(Alvaro Semedo),以及著有《韃靼戰紀》(BellumTartaricum)的衛匡國(Martino Martini)等人,當時都是以耶穌會傳教士的身分,跟著南明政權一起活動。南明政權滅亡後,這些傳教士便轉向清朝,繼續傳教活動。

此外,儒學學者朱舜水為了請求日本派兵支援南明政權而前往日本,戰況卻未有改善,於是朱舜水流亡日本,從此種下朱子學的根基。就這樣,明朝滅亡後,全世界勢力角逐場的歐亞大陸東部,局勢變得混亂不堪。

為了復興明朝,向壬辰倭亂時與明朝交鋒的日本請求支援,可能會讓人覺得有些矛盾。但由此可見,南明政權當時是陷在極深的窘境中。另一方面,鄭成功也參與了請求日本援助一事。

一六四五到一六四六年間活動於福州地區,被清軍逮捕後自殺的南明隆武帝,曾拉攏海盜鄭芝龍做為自己的勢力。鄭芝龍停留在日本琉球一個叫平戶島的地方時,與出身武士階級的女性田川氏結婚,生下鄭成功。也就是說,鄭成功是中國與日本的混血兒。

因此,跳脫壬辰倭亂時明朝與日本間交鋒的歷史事實,說不定鄭成功手中握有可以派遣朱舜水前往日本請求出兵救援南明的祕密計策。當時,隆武帝欲將皇族的「朱」姓賜予鄭成功,鄭成功告訴皇帝他接受好意,但自認受之有愧而婉拒賜姓。因此,後世稱呼他為「國姓爺」,意為「得到君王姓氏的長者」。當時西方用以稱呼他的「Koxinga」一詞,便是由此而來。

再者,近世日本人將中日混血的鄭成功以復興明朝為目的所展開的活動,視為「日本人」的豐功偉業。一名叫做近松門左衛門的戲劇家,以《明清鬪記》等有關明清交替時期的史料為基礎,執筆寫成〈國性爺合戰〉,在大阪連續上演十七個月,創下一大紀錄。這般狂熱說明了當時日本人並非單純地把鄭成功視為「他人的歷史」,而是當作「我們的歷史」。

〈國性爺合戰〉以鄭成功的軍隊攻打南京,並殲滅清朝軍隊,最後讓明朝皇帝復位的內容圓滿落幕,但卻只符合一半的史實。如戲裡所演,一六五八年鄭成功率領大軍攻打南京,卻因暴雨而失去相當數量的兵力,最後南京之戰大敗收場。之後,為了應付長期戰爭所需的陣地,於一六六一年移往臺灣。當時的臺灣受到荷蘭勢力所支配,鄭成功雖成功驅逐荷蘭人,卻於隔年逝世。鄭成功擁戴的南明永曆帝,雖然撤退到緬甸持續抗戰,卻於一六四四年被打開山海關投誠清兵的吳三桂逮捕殺害。就這樣,明朝的滅亡已無可挽回。同一時間,鄭成功一族在臺灣創建獨立國家,此舉也決定了日後臺灣的命運。

p83《繪本國姓爺忠義傳》前篇卷七:多爾袞與吳三桂相見
《繪本國姓爺忠義傳》前篇卷七:多爾袞與吳三桂相見|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相關書摘 ▶《不平靜的半島》:日本世界觀,是另一個不同於中國的世界中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平靜的半島:海洋與大陸勢力的五百年競逐》,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時德
譯者:林珮緒

一本重新定義東亞各國勢力角逐的新史書!

為何韓半島成為大陸與海洋勢力短兵相接的地緣政治要衝?
「大東亞共榮圈」的起始點在韓半島上?
幾百年來,各國勢力消長,然而海洋、大陸的勢力交鋒仍影響世界局勢,
身處在東亞,該如何鑑往知來,在國際舞台占據一席地位?

韓半島,北與中國、俄羅斯相連,南隔一道海峽與日本相望。這樣特殊的地理位置,讓許多韓國人認為韓半島因位處地理要衝,才屢屢遭外部強權侵略。如此看待歷史,雖然情有可原,卻欠缺宏觀角度理解幾百年來風起雲湧的列強競逐。

二戰結束後,韓半島仍無法脫離海洋與大陸的競爭,代表新興海洋勢力的美國與再起的大陸勢力蘇聯,相互攻防,導致一九五〇年的韓戰及南北韓的分裂。面對歷史,韓半島人民抱持悲觀的心態,認為夾在海陸之間的這個半島,生來是衝突的交會點。而面對這種史觀,作者透過十六至十九世紀的歷史,重新爬梳韓半島與各國強權互動的過程,警醒我們應該利用海洋與大陸要衝的地理優勢,摸索出自立與繁榮的生存策略。

不平靜的半島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