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WHA現場:為國發聲前,自己人要先在檯面下打贏自己人

我在WHA現場:為國發聲前,自己人要先在檯面下打贏自己人
Photo Credit:姜冠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與這次團隊於這次日內瓦火車站辦展以來,聚集了不少各路理念相近的年輕世代朋友,也認為認為世衛這項議題,即便國內一片悲哀的氣氛之下,它仍然是不能放棄的戰場,畢竟在戰略上,世衛是台灣重返聯合國的第一道關卡。

2019年5月20日,姜冠宇醫師及世衛無國界團隊,與政府單位分頭出擊,前往瑞士日內瓦世界衛生大會(WHA)的第一現場,宣傳並推廣台灣參與世衛議題。本文寫在旅程的最後一天,姜醫師與讀者討論在這次的旅途中各項見聞,以及在宣傳世衛期間遇到的瓶頸。

筆者與團隊於這次日內瓦火車站辦展以來,聚集了不少各路理念相近的年輕世代朋友。也認為認為世衛這項議題,即便國內一片悲哀的氣氛之下,它仍然是不能放棄的戰場。畢竟在戰略上,世衛是台灣重返聯合國的第一道關卡,又世衛是每年可以凸顯台灣醫療衛生高度的言論戰場,台灣應該要不斷把握這些機會。

去年(2018年)日內瓦無國界醫院展,主打醫療專業與建築設計之結合;而今年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的成立,納入更多年輕一代新創團體合作,有更多專業醫療人員如藥師、護理師、營養師、醫藥媒體人、醫學工程師、生醫領域創新、社工、前外交人員、對議題支持的文理組學生等各行各業的加入,到現在團體內的參與人士熱情到已經開始討論明年的計劃,都說明這樣的努力成果可以被看的見。健康權的爭取從來就不只是傳統醫師代言的事,全民都可以找到自己定位參與其中。

然而台灣政府及民團每逢宣傳世衛,總會遇到一些難以克服的瓶頸,而這也是今年我的分析重點。

60414405_2363196527070627_86188033177592
Photo Credit:姜冠宇

台灣專業資源多到超出想像,卻膽怯於嘗試

因為今年的台灣入聯辯論,沒有去年的肺結核中國不通報台灣的事件作為辯論亮點,即便聖文森等邦交國的辯論發言感人,連續3年友邦與中方的辯論仍不免流於形式。在絕對惡劣的情況下,如果台灣對於世衛的宣傳純粹付諸口號,在未來仍無可抵抗台灣本身被世界遺忘與排除的趨勢。以下就今年的經驗提出建議。

台灣社會專業資源其實多到超出想像,但是彼此溝通隔行如隔山,本位主義並膽怯於嘗試,造就合作求解有極大障礙。又資源在保守世代把持比例過大,常常對於新創作法不容易接納。

這股風氣其實也在世衛宣傳期間出現,延年不變的做法效果越來越有限,卻不見對創新作法有任何鼓勵。傳統作法或許國內一時主流媒體炒作、報導度高,但是其實不會扭轉國際對台灣的認知深度與廣度。跳脫純粹歌頌台灣醫療,世衛外交協會去年無國界醫院展以策展以及今年白皮書宣傳,旨在有系統回應世衛議程、凸顯台灣重要性,並且今年採取線上電子化,方便社群媒體族群閱讀,這是科索沃數位外交的工程師結合去年設計師的點子,所實現出來的做法。這樣的作法,也是呼應WHO開始重視數位醫療。

本次日內瓦火車站展示年輕人團隊各種新創,如通訊醫療、智慧評估、遠距病患安全監測的整合系統,展示二代醫療外交、放大台灣醫療人員協助全世界價值的原型,這些是健康科技與生醫新創人士才能引進的資源與創意,將觀展者需求帶入自己的議題。上述這些並不是傳統臨床人員如醫師、公衛專家所能提供的,社會應該開始重視更多跨域求解的可能性存在。

60964368_864903133844323_906022964973640
Photo Credit:姜冠宇
作者將宣傳白皮書,交給在辯論中力挺我國出席WHA的聖文森衛生部長路克.布朗(Luke Browne)。

為國發聲前,自己人先打自己人

國內有些保守醫事同仁,對於世衛台灣的宣傳,保持有錯誤想像,不斷認為政府與民團宣傳世衛時,是拿健保剝削醫療人員向世界炫耀,腳踩在醫護人員的鮮血上跟友邦國家觥籌交錯,所以否定一切世衛的宣傳行動,甚至有時會有自己人抹黑自己人的動作。這當然是錯誤連結,內政問題與外交目的不同,從來就不是同一個出發點上討論的事,健保也未必是世衛每一年的重點,台灣人常常學習到一些來自特定政治人物發言亂換概念,以批評詆毀他人的壞習慣,完全赤裸裸展現在這個環節上,這是很多醫事人員需要重新再教育的部分。

其實在目前,台灣各民團針對世衛的宣傳行動整合性並不高,甚至彼此有競爭情況發生。各民團單位都是按照自己的目的與設想的效益舉辦活動,並沒有絕對對錯,但是在台灣外交環境相當艱困之下,經費來源重疊導致競爭,為國發聲前,自己人需先檯面下打贏自己人。

此時政府就算預算遭到各種緣由刪減,沒有能力分配給予各團適當經費,政府相關單位也還是應該用心輔助各民團,媒合適當資源以達成理想。不然,政府某些單位只會給民團一種「不願補助、事後民團一有成果時卻又來關切」的不良印象。這是筆者可以給政府的建議,達成整合資源並化解信任危機。

台灣醫療衛生未來的目標,在於超越世衛

其實世衛以第三世界國家為主體,本身所訴求的,都是公共衛生的最低標,台灣在這之中當然有高度可以表現自己的重要性與貢獻度。滲透世衛的中國,除了香港的防疫節點位置被台灣所取代,呈報的數據如流感、愛滋與肺結核,還有今年非洲豬瘟,其實也不被世衛其他成員國所信任。

要認知台灣本身的優勢是足夠的,除了世衛之外,各個醫學會場合仍然是台灣佔優勢;連醫界新成立整合醫學科,自美國引入亞洲後,台灣的執行都可以是亞洲之最。帛琉引進台灣的營養政策,都讓其衛生部長直言世衛排除台灣實則排除自己,只是在聯合國一國一會員的體制下,我們與中國競爭金援外交有吃虧的趨勢。但是除了抗議之外,如何放大台灣「人」的價值,實踐軟實力、增強我們進世衛的正當性還需要多多思考作法。雖然逐年受到挑戰,但各方努力的團體,如台灣世衛外交協會的成立,能讓我們朝向這目標邁進。也希望大家有力出力,抑或持續關注世衛外交協會後續的活動與發展。

延伸閱讀

本文經姜冠宇醫師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