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山都要「排隊」:300多人搶攻頂塞爆聖母峰,一週7人喪命

上下山都要「排隊」:300多人搶攻頂塞爆聖母峰,一週7人喪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5月的氣候,是從2012年以來最糟糕的一年,一個月內只有5個可能的攻頂日(以往通常是7至12天),導致上百的登山客爭先恐後的幾在狹小的峰段。

(中央社)攻頂之路大塞車的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珠穆朗瑪峰)再傳3名登山客遇難,探險隊主辦單位和當局官員昨天指出,過去一週內已有7人不幸喪生。

尼泊爾觀光局發言人艾查理亞(Mira Acharya)昨(24)日告訴《法新社》:「昨天又有2名印度登山客在聖母峰罹難。」

探險隊主辦單位也證實第3名登山客喪命消息。52歲印度登山客達斯(Kalpana Das)24日下午在攻頂後的下山途中去世。同時一大群登山客在山頂附近大排長龍嘗試攀頂。

27歲印度登山客巴格旺(Nihal Bagwan)也在攻頂後的回程路上斷氣身亡。另一名65歲奧地利登山客則在聖母峰的北側不幸喪命。

來自印度和美國的2名登山客22日在聖母峰遇難。上週也有2名來自印度和愛爾蘭的登山客喪生。

一周內多人喪生,聖母峰如何成為死亡之峰?

自從1953年紐西蘭登山傳奇希拉瑞爵士(Edmund Hillary)和尼泊爾雪巴人丹增.諾蓋(Tenzing Norgay)首次攻頂聖母峰後,尼泊爾的登山活動便成為一項擁有豐厚利潤的觀光產業。

本月22日的聖母峰,算是人氣最旺的一天,《CNN》報導,經過連日的惡劣天氣之後,天氣終於放晴,有超過200名登山者躍躍欲試,要登上聖母峰。

畫面可見登山客們冒著隨時掉下去的生命危險,站在稜線上排隊。《BBC》指出,照片中其實有2排登山客,因為通往山頂只有一條固定的繩索,上山和下山的的人必須共用同一條繩索。而拍攝這張照片的登山客Nirmal Purja表示,粗估畫面中,約有320人在排隊。

這些人群導致了致命的堵塞。

《衛報》報導,55歲的美國登山客凱許(Don Cash)在接近峰頂的時候感到身體不適,2名當地的雪巴人協助他下山,不過因為擁擠的人潮,在排隊等候下山的人潮卡了2個小時後,凱許在著名的希拉蕊台階(Hillary Step)過世。

印度登山客庫爾卡尼( Anjali Kulkarni),經過6年的訓練後與丈夫一同挑戰攻頂,順利的登上了最高峰。不過出現嚴重的高山症,後來也是因為被上山的人潮堵住下山路線,在下山路途中過世。而同樣來自印度,27歲的登山客巴格旺,卡在人群中超過12個小時後,終至筋疲力竭,導遊把他帶回營地時,他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轉角國際》報導,一般來說,聖母峰的攻頂時機,主要會分成11月與5月的「乾季」為大宗季節;而在今年的春季,尼泊爾政府也發出了41團、一共378張攻頂許可(378名登山客加上378名嚮導,一共有756人),此一數量比起往年都來得高。

不過今年5月的氣候,是從2012年以來最糟糕的一年,一個月內只有5個可能的攻頂日(以往通常是7至12天),導致上百的登山客爭先恐後的幾在狹小的峰段。

登山客阿內特(Alan Arnette)在他的部落格中寫道,今年他聽過最糟糕的例子,從南坳(South Col)到峰頂,上山需要花10至14個小時,而從峰頂下山回到南坳,則需要多花6小時,總共20個小時。(根據阿內特,他2011年從南坳攻頂,花了不到8小時;從頂峰回到南坳,則花了3小時)。

近年來,聖母峰過度擁擠和安全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尤其當許多尼泊爾當地公司出現,以比外國公司便宜一半的價格,提供攻頂的服務。2012年,德國登山客杜吉穆維茲(Ralf Dujmovits)從遠處拍下,綿延幾公尺排隊登上聖母峰的照片,當時也在網路瘋傳。

雖然尼泊爾的旅遊部門制定了上山的時間表,以避免擁堵,不過沒有實施,仍然發生了死亡的意外。

科學網站「Live Science」指出,疲憊是每個登山者面臨的風險,而人潮堵塞意味著人們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待在對人體造成負擔的海拔高度上,如果因病需要下山,可能需要更長時間。2015年一份相關報告指出,登山者排隊等候攻頂時,他們不吃、不喝也不睡覺,他們將自己暴露在瀕臨生病的情況越久,可能發病的風險就越高,同時也極有可能,用光自己攜帶的氧氣存量。

研究員盧克斯(Andrew Luks)表示,登峰熱讓人們願意投注許多的金錢和時間攻頂,而當天氣良好時,「你可以想像,要說服人們不要排隊、掉頭回去有多麼的困難」。

《中央社》報導,2016年登頂聖母峰的遠征隊嚮導齊默曼(Andrea Ursina Zimmerman)說,許多「大塞車」是未做好準備的登山客所造成,他們「不具備應有的體能條件」。

他們不只將自己的生命置於險境,還連同拖累帶他們上山的雪巴人(Sherpas)。

齊默曼的丈夫是登山嚮導諾布.雪帕(Norbu Sherpa),他回想有一次在海拔8600公尺處,一名登山客已精疲力竭,但執意要繼續攻頂,因此發生爭執。

「我們吵得很兇,我必須告訴他,他不只會危及自己的性命還會害到兩名雪巴人,他才肯下山。他連路都走不穩了,我們必須用繩索將他送下山,後來我們抵達基地營時,他很感激我們。」

根據登山客阿內特的紀錄,2019年在西藏和尼泊爾季死亡和失踪登山者,已經達到19人。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