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軍售阿拉伯、增兵1500人進駐中東,伊朗稱有「秘密武器」反擊

美國軍售阿拉伯、增兵1500人進駐中東,伊朗稱有「秘密武器」反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伊朗阻斷輸油,全球石油日輸量估會減少30%,進攻伊朗美國損失會比打伊拉克更慘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美國總統川普24日宣布,因應與伊朗間加劇的緊張局面,繼月初派遣航空母艦「林肯號」和轟炸機前往波斯灣地區後,又在中東地區將增加部署約1500名部隊人員,並將「繞過」國會出售81億美元、約合新台幣2550億元的武器給沙烏地阿拉伯與中東其他盟友,引發反對者擔憂中東危機將加劇,伊朗今(26)日則回應,美國此舉「威脅國際和平」,伊朗有飛彈和「祕密武器」能擊沉美國戰艦。

美國增兵、出售武器,反對者憂中東人道危機加劇

(中央社)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宣布,在中東地區將增加部署約1500名部隊,以因應與伊朗間加劇的緊張局面。川普準備赴日本行前告訴記者:「我們要在中東地區加強保護。我們將派遣相對少數的部隊前往,主要是保護性質。」

川普政府25日以伊朗威脅為由,繞過國會出售價值81億美元(約新台幣2550億元)武器給沙烏地阿拉伯與其他阿拉伯盟友,此舉激怒了部分擔憂武器可能造成葉門平民傷亡的國會議員。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說,政府將繞過國會的審查要求,批准22項對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約旦的軍售案,蓬佩奧還說,國會凍結軍售案將影響阿拉伯盟友的作戰能力。

蓬佩奧在聲明中表示,這些武器包括彈藥與飛機支援維修,是用來「抵禦伊朗侵略並建立夥伴自我防禦能力」。

《Politico》報導通常這種軍售案都需要得到國會批准。但川普利用《武器出口管制法》中的漏洞,允許他在緊急情況下繞過這一過程,此舉類似於他今年宣布的邊境緊急情況,使他可以轉移軍事資金來支付邊境障礙。國務卿蓬佩奧則引用雷根和卡特總統使用「武器銷售權」的案例,並猛烈抨擊國會拖延。

《民視》報導,美國當局表示,一切行動都是因為有情資顯示,伊朗正策劃對區域內的美軍發動攻擊,包含將飛彈佈署在民營商船上攻擊美軍及各國船隻。美方更指名伊斯蘭革命衛隊,是日前攻擊波斯灣內數艘國際油輪的主使。

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民主黨領袖,參議員梅南德茲(Robert Menendez)今天稍早宣布這起軍售消息,他曾運用自己的權力阻止數萬枚精準導引炸彈運至沙烏地與阿聯,因為他擔心這些炸彈可能加劇葉門人道危機,而美國盟友持續在葉門發動攻勢。

梅南德茲聲明:「川普政府再次未將我們的長期國安利益擺在前頭或支持人權,而是給予沙烏地阿拉伯等威權國家幫助,令我感到失望,但也不意外。」政府沒有符合緊急狀態的法律定義,他矢言將與國會議員合作反對這項決定,「這會影響數百萬人的生命。」

另一名資深民主黨人、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說,美國必須控制而非給沙烏地更多武器。范士丹表示:「沙烏地阿拉伯在葉門領導的戰爭不是緊急事件,這是侵犯人權的罪行。」

美國國會先前曾經通過決議,試圖阻止美國支持沙烏地為首盟軍在葉門戰爭,但川普上個月否決這項決議。

葉門戰火造成數以萬計的民眾死亡,另有數百萬人可能餓死,聯合國稱這是全球最嚴重的人道危機。

蓬佩奧則堅定捍衛美國支持沙烏地的立場,指出控制葉門多數地區的青年運動(Huthi)叛軍與伊朗結盟,並說青年運動對沙烏地發動火箭攻擊,可能造成搭乘商業航班的美國人喪生。

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主席邁爾斯(Carolyn Miles)表示,各方都有錯,但「軍售沙烏地與阿聯盟軍,將增加葉門挨餓孩童的苦難」。

伊朗反批「威脅國際和平」

對於美國的舉動,伊朗外交部長查瑞夫(Mohammad Javad Zarif)今天表示,美國決定在中東地區增加部署約1500名官兵是「威脅國際和平」舉動,且《米珊報》(Mizan)報導,伊朗軍方表示,伊朗有飛彈和「祕密武器」能擊沉派去波斯灣地區的戰艦。

查瑞夫近日出訪巴基斯坦,返國前告訴《伊朗通訊社》(IRNA):「美國在我們區域增兵是非常危險的,且威脅國際和平與安全,這是必須正視的事情。」

華府指出,增兵相關舉動是回應伊朗領導高層近來批准的攻擊「行動」,美國本月稍早派出航空母艦打擊群、B-52轟炸機、美國海軍阿靈頓號(USS Arlington)和愛國者(Patriot)防空飛彈系統至中東地區。

《法新社》報導,查瑞夫說:「美國人這樣宣稱,以正當化他們的敵對政策,並在波斯灣地區製造緊張局勢。」

伊朗軍事指揮部顧問柯巴尼將軍(Morteza Qorbani)告訴《米珊報》:

「美國派遣兩艘戰艦到中東地區。如果他們犯下最輕微愚蠢之舉,我們將用兩枚飛彈或兩個新型祕密武器,把這些戰艦、人員和戰機擊沉至海底。」

《路透社》報導,西方專家表示,伊朗經常誇大自身的武器能力,但外界依然擔憂他們的飛彈計畫,尤其是長程彈道飛彈。

華府和德黑蘭當局緊張局勢升溫之際,查瑞夫也出訪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則對中東地區爆發衝突的風險提出警告。

伊姆蘭汗表示,擔心「波斯灣緊張局勢逐漸升溫」,但他並未明確提到美國或沙烏地阿拉伯。伊姆蘭汗一直尋求改善巴基斯坦與鄰國伊朗的緊張關係,昨天晚上發表聲出:「戰爭無法解決任何問題。早已動盪不安的地區緊張局勢進一步升溫,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各方需要在目前局勢下展現最大程度的克制。」

《民視》報導,美國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的其中一個重要推手是川普幕僚中鷹派要角,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波頓長久以來的職志之一就是更換伊朗政權,2015年還曾投書媒體宣告「轟炸伊朗」是唯一阻擋伊朗武攻的手段,不單是伊朗,波頓對敵國的政策向來是主戰,2002年他也曾散布海珊製造核武,煽動美國進攻伊拉克,這回又不斷強調伊朗威脅。

從人口、面積到軍力,伊朗都比伊拉克更具優勢,且伊朗位居要地,全球三分之一的油輪行經荷姆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若伊朗阻斷輸油,全球石油日輸量估會減少30%,進攻伊朗美國損失會比打伊拉克更慘重。前國務院政策計劃長理查哈斯(Richard Nathan Haass)指出,「伊朗有許多反擊手段,網路攻擊、恐怖攻擊、軍事外交,我們不該低估伊朗。」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