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奉公論」問題出在哪?想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中國

柯文哲「奉公論」問題出在哪?想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中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柯文哲說「奉公」就是「努力求進步」,又說,要是一直講平等,就會阻礙社會的進步。這段話有什麼問題嗎?而他在媽祖遶境的時候,又說過另一句相當矛盾的句子。為何柯文哲不覺得這是完全相反的兩種價值觀?

文: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

柯文哲去日本,說「奉公」就是「努力求進步」,被一些專家批評說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人都有搞錯的時候,搞錯了就改,這件事基本上沒什麼太需要討論的。我比較在意的是柯文哲對這個觀念的引申討論:

一個國家的國民如果都有奉公的精神,接下來再講求平等,這個社會就會進步的比較快,反之,如果大家只強調平等,卻缺乏奉公的精神,就會阻礙這個社會的進步。

這是柯文哲的原話。他誤以為奉公指的是努力求進步,固然是鬧了個笑話。但是撇開這個不論,他這句話裡想表達的意思倒是挺明顯的:大家都求進步,先不要講平等,這樣社會會進步得比較快;反之,要是一直講平等,就會阻礙社會的進步。

換句話說,他認為進步和平等是互斥的。因為互斥,所以必須選擇其中一個並暫時放棄另一個。進一步講,他認為應該選擇進步,平等就等以後再說吧。

這個說法有幾個問題。

第一,進步與平等為什麼是對立的?這件事柯文哲顯然沒有打算在語錄體的短文裡講清楚,我也不認為他有能力講清楚。今天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事實上,當代的許多進步運動,正是以平等為主要的表述形式來推動的。進步與平等,不但不互斥,而且很多時候互為表裡。

不久前我跟我的老師提到台灣要通過同性婚姻了,他說台灣是個進步的社會,就是這樣的例子。時間拉得更遠點,直到五十年前為止,美國的黑人白人之間還存在著制度上的明顯不平等;一百年前,男女間存在著參政權的不平等。當一個社會逐漸擺脫這些錯誤,追求性別、種族、性傾向各種層面上的平等,我們說這是一個進步的社會。怎麼到了柯市長的腦子裡,進步和平等卻變得水火不容了?

Suffragists_Parade_Down_Fifth_Avenue,_19
Photo Credit: The New York Times photo archive public domain
美國女性上街遊行,要求投票權(1917年,衂約)。

第二,我試著幫柯文哲把話圓回來吧。他想講的可能是某一種特定的進步,和某一種特定的平等,例如經濟發展和社會保障之間的衝突。

柯文哲那一代的人,尤其是其中一些對中國一知半解卻又充滿艷羨的人,似乎特別容易陷入這種「平等阻礙經濟進步」的思考誤區。他們在台灣接受自由經濟的洗禮、又同情中國人民在共產體制下的苦難,難免覺得追求平等就是吃大鍋飯、就是人民公社,追求經濟成長就是要優勝劣敗、市場競爭。等到中國走出集體經濟而實現經濟上的崛起,他們這一代人已經成了沒有什麼學習新知能力的中年人,因此就繼續用同樣的世界觀來理解中國的經濟發展:放棄公平,經濟自然就進步了。

在這種簡化到近乎意識形態口號的說法背後,實際的情況當然複雜得多。放棄多少公平、哪方面的公平、犧牲哪個群體,來換取哪個群體的經濟利益?極端點的情況,像是和柯文哲一家親的中國吧,拿幾億農民工的血汗勞動和他們老家的空心化加貧困化,還有農民工自己加上他們子女至少兩代人的基礎教育崩壞,成就了「北上廣深」的中產階級,這不就是柯文哲的「先求進步再求平等」嗎?更白話點,柯文哲想講的不就是這一切不均等發展背後的那句「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嗎?

那你是要什麼時候再來講平等呢?對面到現在也沒有真的好好來講平等,卻已經犧牲了兩代人。不要說什麼時候講平等了,就算現在來講難道就來得及嗎?

我不覺得柯文哲有打算把這件事好好想清楚。然而不好好想清楚,光是嘴砲幾句平等如何妨礙進步,那就是發展主義的意識形態灌輸。柯文哲很愛說別人在搞意識形態,對自己的意識形態口號卻渾然不覺。

然而這當然是正常的,畢竟真正的意識形態,就是那個被受其支配者視為常識、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

AP_55941010393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三,我可以想像柯粉讀到這裡(如果還有柯粉會讀到這裡)的反應:他們之中一定會有一些人說我太吹毛求疵了,對柯文哲幾句文青體(對,這幾句根本就是文青體,阿伯腔的文青體)的感觸那麼認真,根本小題大作。

是的,我對這幾句話投入的思考和柯文哲顯然不成比例,這很明顯。但問題恐怕不在於我太認真,而在於他太不認真了。對他來講,這就是幾句文青體的漂亮話,可以收進他的語錄裡面,只要句式好看、內容第一眼看上去有點道理,讓大家按讚覺得他好棒,不就夠了嗎?何必要太認真呢?

事實上,柯文哲對這些語錄有多不認真呢?不認真到裡面有些話,你仔細想想,可能會發現它們根本就是矛盾的。例如說吧,他在陪媽祖遶境的時候說過一句相當精彩的、極為文青的語錄:

如果要走得快,一個人走;可是如果要走的遠的話,那就要大家一起前進。

把這句話和他的「奉公論」擺在一起,不覺得根本就是完全相反的兩種價值觀嗎?這是因為他找到某種方法調和兩種觀點?還是因為他兩種都信,自己很糾結很矛盾?

我覺得都不是。我倒是覺得,他對兩者都不認真,就是講爽而已。

其實這段討論最後還是得要回到當初學姐說統獨是假議題的時候,我寫過的那篇文章。我認為,現在的柯文哲是個迴避一切價值辯論的人。相對於一個政治家,他更像一個技術官僚。他避談任何與價值判斷有關的嚴肅議題、憤怒地拒絕揭櫫自己的理念與立場,並且近乎病態地追求自己想像中價值中立的標準作業程序。如此,關於價值的表述,也只能流於膚淺、空洞、自相矛盾的語錄體,這難道很令人訝異嗎?

延伸閱讀

本文經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