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遊戲》結局中真正不合理之處

《權力遊戲》結局中真正不合理之處
Photo Credit: HB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會討論《權力遊戲》最後一集其中一個備受批評的發展,包括其真正不合理的地方,以及當中牽涉到的倫理學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豬文

好了好了,這不是一篇吐糟文。《權力遊戲》(Games of Thrones)最後一季已經被罵得夠慘了,也不缺我再落井下石。雖然劇情發展真的爛到無法理解,荼毒室的《權力遊戲》群組也一直罵到昨天,但我個人對最後一集還算是收貨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第五集已經看到吐血的關係……),所以也想寫一寫最後一集裡其中一個備受批評的發展。我會討論這個發展真正不合理的地方,以及當中牽涉到的倫理學問題。

(注意︰下文含有劇透。)

GOT_poster
《權力遊戲》最後一季宣傳圖,Photo Credit: HBO

這場權力遊戲玩了八季,只為爭奪那座以無數屍骸堆砌而成的鐵王座,最後坐上去的,竟然是我們最愛反白眼的Three-eyed Raven。這個結局當然讓人難以接受,畢竟這位親愛的Three-eyed Raven一直以來,除了反反白眼、擺出一種高深莫測的表情之外,也沒做過什麼。

對於其他那些付出血淚愛人、拼個你死我活的爭奪者,我們不禁都會問:「公平咩?」。權力遊戲演了老半天,結果卻是這位反白眼先生「冷手執個熱煎堆」,當然引起公憤。

但我覺得這種批評是不中要害的。因為這彷彿預設了權力遊戲是公義的:付出愈大,收獲愈大。但權力遊戲從來不是這樣的啊。這裡沒所謂理所當然的事。誰說你是好人就會有好報?誰說你努力過就一定有收穫?所以我覺得就算你要批評Three-eyed Raven成為最後贏家,也不可能從這個角度出發。

故事聯繫著「我們」

當然,也有另一個較合理批評角度,那就是說其他貴族怎麼可能同意Three-eyed Raven做王。我也同意其他貴族都一直對這個決定aye aye aye是不太合理的。但我覺得也要搞清楚在場有哪些人。如果是以前那一代的人,Cersi、Stannis、Euron這些代表他們的家族出席這場會議的話,當然不可能有共識。但這次在場的,想仔細的話也沒哪個會反對:Sam、Edmure Tully (Red Wedding裡那個白痴新郎)、Robbin Arryn (長大了的吸奶仔)、Gendry Baratheon,這些人肯定不會反對,剩下的是Dorne的新主(人家才剛差點滅族)、Yara Grejoy(回去派克島算了)跟灰蟲(Westeros已沒值得他留戀的地方)。要說他們不想爭權而不反對,也說得可去吧?

那麼為什Three-eyed Raven是個好人選呢?小惡魔推舉 Three-eyed Raven 那番話便饒有興味。我不知道兩位編劇是不是剛讀完《人類大歷史》還是Benedict Anderson,不過以他們的頭腦,應該不會讀才對。但小惡魔這番話所說的東西,真的跟「想像共同體」這個概念十分相似。小惡魔說他在囚禁期間,一直在想究竟是什麼連繫著人們,究竟我們需要什麼才能將「我」變成「我們」而停止紛爭,最後他想到的是「故事」,一個「共同的故事」。所以最擅長講故事人,就是最好的統治者,也就是Three-eyed Raven。靠著他敍述的故事,我們才會「團結」起來。

這個「以故事建立『我們』」的想法,跟「想像共同體」這概念很接近。簡單來說,「想像共同體」之所以是「想像」的,是因為在地大物博的世界裡,「我們」裡的每一個「我」根本不可能有「真實」而直接的交流,也因此不會有「真實」而直接的關係建立起來,就如你要多恩與派克島的人民彼此認同對方是十分困難的:他們見都沒見過面啊。所以,這個共同體的基礎不可能是有血有肉,面對面的交流。而正如小惡魔所言,「故事」於此便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

這些虛構的、取材於歷史而創造出來的「故事」,便是聯繫著「我們」的那條線。「中國人」這個身份的建立,與「龍的傳人」、「炎黃子孫」、「自古以來」這些故事的敍述密不可分。「維斯特洛人」這個身分的建立亦然。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會說掌握了過去便掌握了現在,掌握了現在便掌握了未來:過去的故事決定了我們現在如何理解自身,我現在如何理解自身又決定了我們認為什麼是有價值和應該做的事。Three-eyed Raven把握了過去的歷史,坐上了鐵王座,決定著維斯特洛的未來。

擁有「宇宙視野」的人為何會當皇帝?

可是,說到這裡,亦帶出這個結局的最大問題:Three-eyed Raven成為王的奇怪之處不在於他不值得、也不在於在場的其他人會反對,而在於為什麼他會想當皇帝?

自從Bran變成了Three-eyed Raven之後,就讓很多人生厭,有不少人已到了一看到他就覺得煩的程度,例如我。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也跟Three-eyed Raven的本質有關。Three-eyed Raven的能力雖然沒有清楚描述過,但大抵就是對過去的歷史全面把握,也有某程度的預知未來能力。簡單來說,他有點像宇宙本身,道貌岸然地從一個超越的觀點觀照這場權力遊戲。所以,即使他再次看到 Jamie,他也毫無感覺,因為他已經不再是Bran Stark而是「something else」。他已經不再是那些只能帶著情緒從now and here看事情的人類,而是沒有任何感覺從所謂no where或universal point of view看事情的某種超越的存在。

這有什麼問題呢?第一,這種存在本身就已經十分奇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作為人類觀眾都看他看得反感的原因。因為我們根本搞不懂他在幹嘛。先不論代入Three-eyed Raven的視野,我們連理解他的一切也無從入手。《權力遊戲》裡的其他角色為什麼會引人入勝呢,因為他們都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生命力。我們即使不是三條龍的母親,我們也能理解龍女的行為,甚至代入他的處境(先撇開第八季好了,龍女突然變Mad Queen我也看不懂)。但Three-eyed Raven呢?我真不知道他在幹嘛。

順此,便引申出第二個問題,擁有這種宇宙視野的人,沒有感情、沒有個人歷史、沒有社群,他又怎會有傾向和選擇取捨呢?既然他已經「離地萬丈」,為什麼他會願意坐上鐵王座呢?為什麼他會關心維斯特洛人的福祉呢?甚至為什麼他要與夜王決戰(好了,先假設他有參與),維護人類未來呢?人類的存亡,從一個宇宙的觀點看,又有什麼所謂呢?沒有感情、社群、個人故事,又何來價值和意義呢?

虛妄的道德觀?

所以我認為以Three-eyed Raven稱王結束這場權力遊戲,最大的問題是由始至終我們也不可能搞得懂這種超越的存在想什麼,又為什麼會想要為人民服務。這個疑問其實與道德哲學裡的一些重大討論十分相關。規範倫理學的兩大主流:康德義務論與效益主義,雖然針鋒相對,但在某個意義上,他們都十分相似。他們都預設了某種超越的視野作為道德的基礎。康德主義認為我們要擺脫身體和慾望的限制,達到一種純粹理性的觀點才是道德的觀點;效益主義也認為我們要完全平等地計算所有快樂與痛苦,這種「非人」(impersonal)的計算才是道德的。

但很多哲學家,例如Bernard Williams和社群主義者後來便批評,其實這種道德觀是虛妄的。我們根本不可能理解這種宇宙觀點,亦不可能假設持這種宇宙觀點的存在,還會關心道德、關心他人、關心世界裡的福祉。這種超越的觀點不單不能為道德奠基,甚至會破壞道德;我們有血有肉的、從個人歷史和社群出發的觀點,不單不會阻礙道德,更是一切道德的基礎。

無論如何,這個結局合理也好,不合理也好,這場權力遊戲都結束了。我只會記住Ned Stark被斬、Red Wedding、小惡魔的自辯與復仇、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Battle of Bastards、教堂大爆炸、Hold the Door這些扣人心弦的畫面。Our watch has ended。願所有《權力遊戲》迷 rest in peace。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