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葵照護」創辦人加藤忠相:不約束、不鎖門,讓長輩隨心所欲自主生活

專訪「葵照護」創辦人加藤忠相:不約束、不鎖門,讓長輩隨心所欲自主生活
葵照護現場照片|Photo Credit: 葵照護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加藤忠相分享小規模多機能此一概念在日本的起源是「宅老所」,換言之是利用社區內的閒置空間聚集長輩,並解決他們的需求。長輩的需求才是一切照護服務的依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於去(2018)年3月,65歲以上人口佔總人口比率達14%,正式成為高齡社會。「長照托育」也列為總統蔡英文在今年5月就職三週年典禮上所公布的關鍵字之一,足以顯見長照議題已成為台灣無可迴避的社會現象。

面臨人口老化所帶來的挑戰,各國都試著找出更好的長照解方。「以人為本」的照顧模式應當是不分國籍的民眾所盼望,卻也最難實現的最大公約數。但日本「葵照護」達到了這個目標,不約束、不鎖門,讓長輩能夠隨心所欲自主生活,和照服員之間也有足夠的信任關係。更難能可貴的是,「葵照護」還是一個沒有圍牆的長照機構,附近的社區居民還能與生活在機構的長輩們自由來往。

如此烏托邦似的長照願景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電影《照護人,有你真好》即是以「葵照護」為背景拍攝的作品,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與愛福家協會於5月6日舉辦特映會,希望透過日本「葵照護」為台灣長照注入一劑強心針,讓更多關心長照議題的人看見以人為本的照護理念,是有機會付諸實踐。

我們特地在電影特映會前取得專訪「葵照護」創辦人加藤忠相先生的機會,邀請他與台灣讀者分享日本的長照挑戰,以及「葵照護」落實在日常生活裡的秘訣又是什麼。

「葵照護」是一種以小規模多機能(以下簡稱小規機),結合居家服務、短期夜宿與交通接送等服務的社區照護模式。但讓「葵照護」能夠在眾多長照機構中脫穎而出,引起日本媒體注意在於「以人為本+自立生活」的核心服務精神。這樣的服務精神是在安全的前提下,支持長輩去做各種想做的事,依著長輩的本能與需求,「陪伴」長輩用自己的能力去過日常生活。

何謂小規模多機能?

依據《葵照護 Aoi Care》一書中森田洋之醫師的解釋,小規模多機能同時具備了居家服務與日間照顧兩種特色。簡言之是一種以個案需求為中心,希望以「更靈活的方式,提供(個案)所需的照顧服務」。在台灣,小規機屬於社區型的長照服務,並由衛生福利部在2016年開始推動試辦。

加藤先生在《葵照護》一書中,曾揭露之所以會堅持這樣的照護精神,來自於他年輕時投入第一線的老人照護服務工作,但照護現場滿是「管理」、「束縛」、「支配」,這與他的信念並不相符,他也認為這樣的照顧方式與日本制定戒護保險法,所期盼「長輩能夠安心地住在自己熟悉的環境」理念背道而馳。

201958_190514_0001
Photo Credit: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提供
左起為愛福家協會總幹事涂心寧、「葵照護」創辦人加藤忠相、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李若綺,以及電影《照護人,有你真好》片尾曲原主唱香川裕光
因應長照挑戰,日本朝「共生社會」目標邁進

談及日本的長照危機,加藤先生說在日本最常提及的挑戰就是2025年,因為在這一年團塊世代(即戰後嬰兒潮)將全數邁入75歲。長照目前分別在人力與財力上面臨短缺,這使得過去日本所習慣的「療養照顧」已不再可能。加藤先生接著表示:「這使得日本目前的方向是往社區共生、共生社會的概念發展。好比在過去,老人和身心障礙者是分開照顧的,現在也都試圖朝如何讓老人和身障者能夠在社區裡共同生活的方向努力。」

療養照顧,依據加藤先生《葵照護》書裡的說法,指的是一個只需要長照服務人員按照操作手冊執行業務即可的世界。這會使得長輩限制在機構規範的時間、地點,以及規則的框架中,等於是把長者「綁架」到機構的空間裡,再以機構的規則「支配」長者。(頁碼155-157)

既然照護人力是目前長照現場的危機,為什麼「葵照護」沒有面臨人力短缺,反而加藤先生走訪各地演講分享時,還遇到許多人表示想到「葵照護」工作?

關鍵在於「對的環境」。這不只是對生活在機構裡的長輩,對提供照護服務的員工也是如此。

建構「對的環境」,讓長輩和服務員都適得其所

加藤先生曾調查來到「葵照護」實習的實習生,詢問他們為何想來機構照顧老人家。通常會得到的答案有兩種:第一是他本身喜歡和長輩相處,其次就是他想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但他觀察過先到「葵照護」實習,再到其他長照機構工作的實習生,往往在業界待2-3年後就會離開了。「長照人力的流動率在日本也是很高,日本政府也做過很多相關調查。很耐人尋味的是,高層會認為人力無法留住是因為薪資低的關係,但你真正去問一線提供照顧的長照人員,他們往往回答是和管理階層的理念不合而離開。」加藤先生扼要地下了個結論是:「沒有讓工作人員在對的環境照顧長輩,在無法發揮所長的情況下,久了他們就會離開。」

身為領導人的他意識到這點,自然也會在面試招聘員工時,盡可能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他也盡可能讓招募進來的夥伴盡情發揮,沒有給予他們在照護長輩時太多的限制。綜合加藤先生在書裡的描述,以及《照護人,有你真好》呈現的場景,我好奇在「葵照護」裡的員工是否會倦勤(畢竟工作與生活之間感覺相當緊密)?他有點無奈地笑著回答「他們(指「葵照護」裡的員工)想為老人家做事的心情,比我還強烈」,有時讓他比較為難的地方是員工可能會超時工作。

他表示很多同事都是喜歡和長輩相處,或是也願意為長輩多做一些事情。「但如果我強硬規定(員工)什麼事情能做和不能做,反而會帶給他們壓力。面對超時工作我也沒什麼好的預防對策,只能說如果我有看到這樣的現象,會從旁盡可能減輕他們的工作負擔。如果同事看起來無精打采,就會找時間和他們吃飯聊聊天,從中觀察他的變化。」

照顧就是生活,別將服務內容「按表操課化」
line_2959663769849824
Photo Credit: 「葵照護」提供
「葵照護」生活現場照片,長輩和社區裡的小孩子們打成一片

因為將照顧長輩視為陪伴他們自主生活,也因此各式各樣的知識都可以是豐富「葵照護」的泉源。我詢問加藤先生是否會對「葵照護」的工作夥伴進行特別的訓練,他表示沒有特別這麼做,但每年都會安排四次的讀書會,力邀日本非長照界的人士來機構交流。從牙科醫師、社區營造師到經濟學者都曾是讀書會的嘉賓,加藤先生說:「雖然我們的工作內容是陪伴老人,卻不能只局限於單一領域的專業學習。你想想,如果你只是很會幫老人家移位,長輩就會覺得幸福嗎?邀請各行各業與我們分享交流,有各方面知識的時候,能做的事情反而更廣。」

正是這般「照顧即生活」的理念,讓「葵照護」在日本受到各大媒體關注後,鄰近國家也開始紛紛仿效,加藤先生特別提醒如果要移植他正在實踐的照護模式,要留意的是「別將服務內容按表操課」。他分享小規機此一概念在日本的起源是「宅老所」,換言之是利用社區內的閒置空間聚集長輩,並解決他們的需求。長輩的需求才是一切照護服務的依歸。就如同《照護人,有你真好》電影畫面裡的場景,初來乍到「葵照護」時或許會對裡頭的活動感到些許凌亂,但久了你會生活在裡頭的人自有一套秩序。

如同加藤先生在書裡念茲在茲的,訪談的尾聲他又娓娓道來:「日本戒護保險法的精神就是希望讓長輩在安心的環境下安老,長照機構就算符合人力、硬體等各種標準,若無法讓長輩在機構裡安心地生活,就偏離了當初設立戒護保險的精神,也不是『葵照護』所樂見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葵照護 Aoi Care:小規模多機能+自立支援,讓人信賴的社區型新照護模式》,太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森田洋之、加藤忠相
譯者:陳湘媮

  • 我們正面對著人類前所未有的高齡化社會。這是一個既無前例,亦無正解的險峻世界,「你」才是銀髮醫療照護的決策者。這本書不只是為照護者與照護單位而寫,任何關心長照政策、夢想在自己社區、居家快樂地終老者,都需要認識什麼是「「葵照護」Aoi Care」,一起成為高齡化社會社區營造行列的一員。
  • 「葵照護」這種小規模多機能的據點,若能遍布各縣市,身體機能衰退的長者,特別是失智老人,就可以在居家+機構+醫院三者之間,因時制宜地運用,尊重長者意願回歸居家生活,在家屬與照護人員陪伴下終老。
  • 本書輕鬆易懂,以類似研習會上課的場景,由森田洋之醫生邀請加藤忠相來照護中心上課,兩位虛擬學員角色十分逗趣,還配上漫畫,常常30秒就讓你恍然大悟「葵照護」跟傳統照護的區別是什麼。
本書精采重點

終極目標在於信賴關係
傳統的照護世界,讓人覺得一旦住進醫院或機構,就很難回歸居家生活。在居家、醫院/機構之間那個充滿未知、令人畏懼的鴻溝,在「葵照護」中變成:在具備傳統人際關係的社區裡,發展「小規模」的機構,長者依舊晚上回到家裡;若是長者生病,由相同的機構、相同的工作人員,提供居家照顧與寄宿之間沒有明顯區隔的「多機能」服務。站在長者的立場,這是最信賴又有歸屬感的關係;對照護員來說,心態上他們不是照顧病患,而是照護像家人一樣的長者。

光靠操作手冊無法實現自立支援
什麼是自立支援?就是讓長者做他們能做的事情,從療養照護──「使人失去自由與陷入依存的作法」,走向自立支援──「由個人主動追求自信與平等,從旁提供支援的作法」。也就是協助長者聚焦在「自己做得到的事情」,讓長者對自己更有自信、更加自立。本書分享多個「葵照護」服務過的案例,包括住在垃圾屋內讓鄰居困擾的老人。

回到第一個重點,要降低「自立支援」第一線的照護風險,首先必須與當事人和家屬建立良好的信賴關係。這才是規避風險的最佳選項。

他們並非只是為了符合政令的操作手冊來應付工作,達到收費與評鑑標準即可,而是將心比心,以追求讓長者安心快樂為標準最高準則。所以書中提到他們不鎖門、不規定長者固定的作息、依個案的時間和需求,以靈機應變的方式實現高自由度的自立支援。書中也有多位照服員分享個案,包括陪伴臨終前的長者去泡湯圓夢的故事。

強化社區參與
「小規模多機能」或是「團體家屋」是社區型照護服務,也是在地老化的配套措施之一。為了讓長者能與社區有更多的互動,同時不遭社區孤立,就需要很多創意,「葵照護」認為即便照護的是失智症,依然希望當事人能夠善用自己的所長,積極地站出來與社會互動,同時也希望社區的居民與孩童願意支持長者。這個理想怎樣落實呢?「葵照護」的爺爺奶奶柑仔店、菜園、咖啡館、公共空間就是好例子。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太雅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潘柏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