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難忘》:堪稱「西洋聊齋」的《天方夜譚》,何時開始有中譯本?

《譯難忘》:堪稱「西洋聊齋」的《天方夜譚》,何時開始有中譯本?
成稿於14世紀的《天方夜譚》手稿,現藏巴黎國立圖書館|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第一個中譯本並不叫《天方夜譚》,而是叫做《一千零一夜》,是一九○○年周桂笙收錄在《新庵諧譯》裡的幾個連環故事,分為兩篇,即〈一千零一夜〉和〈漁者〉。至於沿用至今的書名《天方夜譚》,則是嚴復在一九○二年取的。

文:賴慈芸

西洋聊齋
奚若《天方夜譚》(一九○三)

大家從小都聽過《天方夜譚》,像是王后雪赫拉莎德每天晚上會說故事、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阿拉丁、辛巴達歷險記等等,改編的歌劇、繪畫、繪本、動畫、兒童故事無數。但這些故事是什麼時候譯成中文的呢?天方又是什麼意思?

其實「天方」本作「天房」,是指伊斯蘭聖地麥加,中國在明朝以後以「天方」稱呼阿拉伯(唐宋時期稱阿拉伯為「大食」)。譚與談為同義字。所以有人寫《天方夜譚》,也有人寫《天方夜談》。但第一個中譯本並不叫《天方夜譚》,而是叫做《一千零一夜》,是一九○○年周桂笙(一八七三—一九三六)收錄在《新庵諧譯》裡的幾個連環故事,分為兩篇,即〈一千零一夜〉和〈漁者〉。至於沿用至今的書名《天方夜譚》,則是嚴復在一九○二年取的。他雖然沒有翻譯小說,但在《穆勒名學》中提到這本書,寫了一個長注腳,注腳本身就像一個短篇小說:

《天方夜譚》不知何人所著。其書言安息某國王,以其寵妃與奴私,殺之。後更娶他妃,御一夕,天明輒殺無赦。以是國中美人幾盡。後其宰相女自言願為王妃,父母涕泣閉距之,不可,則為具盛飾進御。夜中雞既鳴,白王言為女弟道一故事未盡,願得畢其說就死。王許之。為迎其女弟宮中,聽姊復理前語。乃其說既弔詭新奇可喜矣,且抽繹益長,猝不可罄,則請王賜一夕之命,以褒續前語。入後轉勝,王甚樂之。於是者至一千有一夜,得不死。其書為各國傳譯,名《一千一夜》。

嚴復提過這部作品之後,接下來幾年間,陸續出現了幾個譯本。如一九○四年,周作人以筆名「萍雲」譯的《俠女奴》在《女子世界》連載,一九○五年出版單行本,內容就是〈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根據英譯本轉譯。周作人當時在江南水師學堂讀書,哥哥魯迅從東京寄了本有插圖的英文譯本送他,周作人覺得很有趣,就譯了出來。大概是為了配合刊物性質,他不但用女性筆名發表,也把故事的主角從阿里巴巴改為那個把大盜用油燙死的女奴,認為她才是故事主角,在序中還把她比為古代俠女紅線女:

有曼綺那Morgiana者,波斯之一女奴也。機警有急智。其主人偶入盜穴為所殺,盜復迹至其家,曼綺那以計悉殲之。其英勇之氣,頗與中國紅線女俠類。沈沈奴隸海,乃有此奇物。亟從歐文迻譯之,以告世之奴骨天成者。

整段都沒有提到「阿里巴巴」,因為曼綺那是他兄弟的女奴,所以被殺的「其主人」也不是他。大概受到周作人《俠女奴》的影響,後來奚若和包天笑的譯本都把這個故事稱為〈記瑪奇亞那殺盜事〉,林俊千譯本則叫做〈智婢殺盜記〉,都以女奴作為主角。不過根據學界研究,這個故事並沒有出現在十四世紀阿拉伯文的任何版本中,第一次面世其實是在十八世紀初期加朗(Antoine Galland)的法文譯本中,而譯者加朗宣稱這個故事是某個僧人口述的,但至今都沒有其他來源有類似的故事。所以,這個故事的起源頗為可疑,很多人懷疑根本是加朗自己的創作。但因為這個故事太有名了,我們很難想像沒有阿里巴巴的天方夜譚,連現代阿拉伯文的版本都把這個故事譯回阿拉伯文。

第一本叫做《天方夜談》的中譯本是一九○三年開始在《繡像小說》上連載的奚若譯本。奚若(一八八○—一九一四)是《繡像小說》的編輯,字伯綬,江蘇元和人,自小在教會學校跟著傳教士讀書,曾就讀於中西書院(後來的東吳大學),並在基督教青年會的資助下,留學美國歐柏林(Oberlin)大學神學院。後來還是商務印書館的股東,惜因腎病早逝。中華基督教會年鑑有一篇〈教會著述家奚伯綬先生行述〉有完整生平介紹。

這個版本從一九○三年連載到一九○五年,共譯出五十幾個故事。一九○六年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單行本,收入「說部叢書」,被歸類為「述異小說」,分為四冊。他在序中說自己的譯本係根據冷氏(Edward William Lane)的Th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一八三九)轉譯。奚若和周桂笙年代相近,都受過英語教育(周桂笙就讀上海中法學堂,奚若則是就讀上海中西學堂),都用文言文翻譯。

以下錄一個兩人都有譯出的小故事,比較一下兩人譯筆:

周桂笙譯:

昔者,某國君之世子,性褊急,好畋獵。國君不之禁,且令某宰輔與之俱也。會獵期,獵人咸集,相與逐鹿。世子以宰輔隨於後,恐為所獲,故驚其走而疾馳之,舍諸從臣。策馬獨往,至一荒野。有婦人哭甚哀,世子駐馬視之,麗人也。問之曰:「婦人胡為而野哭?」婦曰:「妾乘馬至此,人墜而馬逸,不得歸,是以哀也。」世子憐之,呼之起,使乘於馬後,按轡緩行,將送之歸。道經一古屋,婦託詞欲下,世子扶之下。婦入屋,世子牽騎從之。婦入內呼曰:「諸兒速來,今日可喜哉,吾獲一少年,為汝等果腹也。」內有應者曰:「束將來,兒等餓欲死矣。」世子聞之大驚,不知所措,上馬縱轡,疾馳而逸。歸告國君曰:「宰輔不扈從兒,致兒遭此厄也。」國君怒執宰輔下獄,縊殺之。

奚若譯:

有某國太子,性好畋,王愛之,不禁;惟每出,王必命維齊從。一日,方馳騁於郊,突一鹿橫逸,畋犬奔逐。太子急欲得鹿,亦縱騎往,若飆電之疾。維齊追不及,遂失太子。而太子狂鞭馬,不復辨徑路。俄眾犬離披散,鹿杳不可得,始持轡倉皇四顧,欲返則已迷途。方焦急無措,瞥見一弱女子,甚娟好,泣於路隅。太子心憫,詰以故。則係印度王女,騎而出,馬驟驚,墮地,起覓馬,逸去無蹤。足弱無由歸,用是戚戚。太子令並騎,女頰從之。數里許,見閈閎,似舊家第宅,已就圮。女曰:「是即予家。」欲下復止,似荏弱不任者。掖之,始離鞍韉,

行不顧。太子悅其美,挽轡隨其後。女入門,猶裴回不忍去。旋聞門內懽笑聲騰於外。傾耳以聽,則女呼兒輩,「予將一美男至,肥如瓠,當偕汝曹飽噉。」復聞雜然曰:「在何所?予等飢腸久轆轆矣。」

太子知遇怪,亟跨馬,力策狂犇,不辨南北。幸抵一通衢,詢途得返,白諸王。王以維齊後太子,致遘此險,立命下維齊吏,繯其首,可謂無妄之禍。

相較之下,周桂笙的版本較為簡約,奚若的版本則描寫更加細膩,更有畫面。周桂笙的「婦人」、「麗人」,在奚若筆下成為「弱女子,甚娟好」、「印度王女」,更有吸引力;周版的世子只有叫婦人「乘於馬後」,奚若筆下的女子還會臉紅(頳頰),故作嬌羞狀。最後偷聽到妖女招呼大家來吃肉,周版只說「吾獲一少年」,奚若則強調「予將一美男至,肥如瓠」,肥白可口,形象更加突出。最後世子「疾馳而逸」,奚若版的太子也更加倉皇:「力策狂犇,不辨南北」,讀來更有趣味。

不過,由於周桂笙沒有說明他根據哪個英譯本,也許兩者差異也與不同的英譯本有關。

這個「太子遇妖」故事沒有單獨的標題,是〈頭顱記〉裡的一個小故事。波斯帝國裡的小國「乍門」(Zouman)國王生了怪病,外國來的神醫竇本治好了國王的病而受寵。宰相嫉妒竇本,跟國王說竇本有所圖謀,將不利於王。進讒言之前,先說了這個「某宰相同行無辜被吊死」的故事,讓國王同情宰相這個高危險行業。國王聽信了宰相的讒言,要殺竇本,竇本說砍了他的頭以後,請把頭顱放在盤子上,他要陪國王看一本奇書,第六頁有祕密。頭砍下來放在盤子上,果然還能開口跟國王說:

「怎麼不看書呢?」書頁黏在一起,國王用手指沾口水翻書,翻到第六頁,什麼字也沒有。他問竇本的頭顱說字在哪裡(還有臉問!),結果頭顱大罵國王暴虐無道,說書上有毒。國王氣絕身亡,頭還在繼續罵。

五四運動之後,國語課本全面改用白話文。商務印書館卻在一九二四年重新出版奚若譯本,由葉聖陶校注,列入「中學國語文科補充讀本」。葉聖陶專門教人寫作白話文,但他也大力讚賞這個文言版本:

我們如其欲欣賞古文,與其選取某派某宗的古文選集,還不如讀幾部用古文而且譯得很好的翻譯小說。

這個譯本運用古文,非常純熟而不流入於腐,氣韻淵雅,造句時有新鑄而不覺生硬,只見爽利。……像這樣明白乾淨的文字,又富於情趣,讀者總會發生快感。……所以我們如果不抱著傳統的家派的觀念,要讀一點古文的東西,像這個譯本應該是很好的材料。

以下就讓我們來看看幾篇連白話文運動大將也讚賞的文言小說。這裡選錄兩篇故事: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