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公審

《一念無明》——公審
photo credit: 高先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病是被動的,但歧視及標籤卻是主動加諸的。

導演:黃進
編劇:陳楚珩
主演:余文樂、曾志偉、方皓玟、金燕玲
上映年份:2017

故事簡介:

黃世東(余文樂飾)患有躁鬱症,但同時肩負起獨力照顧患病母親(金燕玲飾)的責任。在沉重的照顧壓力之下,阿東導致母親意外死亡,並被判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後來阿東的父親黃大海(曾志偉飾)接了兒子出院,二人需要面對家庭和社會之間不同的問題……

精神病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正常人」對於精神病投下的那種歧視目光。

《一念無明》中我最愛的一場戲,不是男主角阿東的未婚妻Jenny(方皓玟飾)在教會裡告白的那幕戲,而是接近尾聲部分的一場「公審」。

南亞人、寬頻推銷員、婆婆、伯伯、包租婆、中女,六個人集合在廚房裡討論應該如何趕走黃世東兩父子。此時,黃大海剛剛回到家中,鄰居們繼續連珠炮發威脅兩父子答應搬走,黃大海這樣回應:

黃大海:「係意外嚟嘅。法庭都判咗無罪。」
中女:「我只得一個仔,我受唔住咩意外㗎。」
黃大海:「其實佢有咩得罪你哋呢?喺樓下食幾條朱古力啫?」
包租婆:「咁佢有病嘛……」
黃大海:「你都病過啊。我都有病,我有糖尿,血壓高。」
中女:「你嗰啲病唔同㗎喎。」
黃大海:「你個仔都有哮喘。如果佢行行下街病發咁點啊?我唔係需要你哋幫佢,我只係希望你哋唔好圍埋,踩多腳就得㗎喇。」
寬頻仔:「嗱,投票喇,最公平㗎啦,少數服從多數。」
黃大海:「唔使啦,我哋搬。」

這場公審,共牽涉了六個人在其中,三男三女,而他們分別代表了香港不同的弱勢社群。中年婦人的話最多,但其實她也是一個單親的香港新移民,孤苦無依;寬頻推銷員是青年一輩的代表,沒甚出色只能在街上向行人推銷家居上網計劃;南亞人是香港的少數族裔,不為社會所認同,通常只能擔當體力勞動的工作;另外三位長者去到晚年的時候亦只能夠住在劏房,每天憂柴憂米。

然後,這六個香港邊緣人,卻一起將矛頭指向精神病患者阿東。在社會被歧視和被認定是「廢」的一群人,竟聯合起來去歧視比他們更「廢」的人,就是因為阿東發狂似的在樓下的超級市場裡狂吃朱古力,被人拍片放上網絡瘋傳,繼而令鄰居知道他是精神病人,有曾經誤殺媽媽的往事。

Mad_World_Capstill34-1
photo credit: 高先電影

病是被動的,但歧視及標籤卻是主動加諸的。當自己都被社會中人的有色眼鏡歧視的時候,為何還要看低其他人?公審的另一邊廂是小朋友余果(陳學文飾)和阿東一起坐在天台上的談話。小朋友以童眼看世界,不知何謂歧視,他評價別人並不是看那個人身上的標籤,而是看那個人的實際行為。天台上二人溫暖的言語交流對比劏房裡涼薄的「民主暴力」,是對缺乏同理心及聆聽的社會最溫柔的控訴。

面對艱難,同一屋簷下互助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一念無明》借了小朋友的說話給予觀眾一個答案:「咁我哋呢度唔適合佢哋,將呢度變好啲囉。」是想像,是接受現況然後擁抱將來,而不是公審和盲目排斥,才可以將我們身處的地方變得更好。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電影港義——香港電影的六十堂人生課》,蜂鳥出版

作者:港唔斷戲

從《行運一條龍》學說「對不起」;
《逆流大叔》的真香港人精神;
都市男女的《十二夜》愛情輪迴;
《大隻佬》萬般帶不走的因果;
不認命的我城,終究《樹大招風》……

光影中哭過笑過領悟過, 大銀幕上是他也是你和我。 那些印在腦海中的對白、真真假假的情節、揮之不去的殘影……

人生如戲,我們在香港電影中成長。
這是屬於香港人的 60 堂電影人生課。

「感謝香港電影!世界上有無數優秀的電影, 但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港唔斷戲

hkmovie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tnl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