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漁工尋求血汗勞動賠償:「我感覺自己像個奴隸」

印尼漁工尋求血汗勞動賠償:「我感覺自己像個奴隸」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表示「我感覺自己像個奴隸」,並補充說道:「中國船員能喝乾淨飲水,而我們卻得從空調中取水」、「即使我們病了,也因漁貨量不足而被毆打」

新聞整理:吳象元

《法新社》近日訪問印尼漁工在海外血汗勞動情況,包括被奴役、毆打、營養不良、缺水等。目前這群漁工正尋求賠償。

《亞洲新聞台》報導,其中一位受訪的印尼漁工名叫Rahmatullah,他為尋求更好的生活離開家鄉,卻墮入如同地獄的生活。他當時被告知將前往秘魯水域,每月可獲得400美元工資和因漁獲重量計算的額外獎金,最後卻被印尼仲介欺騙並被販運到索馬利亞,在中國漁船上度過9個月,每日工作18小時。

他表示「我感覺自己像個奴隸」,並補充說道:「中國船員能喝乾淨飲水,而我們卻得從空調中取水」、「即使我們病了,也因漁貨量不足而被毆打」。Somalian表示,有兩名船員死於口渴和過勞。他們要求安排工作的仲介公司PT Maritim Samudera要給予補償。

根據《法新社》報導,Rahmatullah在採訪中,語帶哽咽表示:「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家人。為工作離開家人,希望他們能在我返鄉時以我為榮,但現實情況是,向招募公司詢問我們的工作權力時,他們甚至這樣回答:你是個笨蛋、白癡。而在工作7個月後,我們只想討回我們的權利」

這群漁工也提供用手機拍攝的影片和照片,可看到漁工是睡在沒有床墊的在骯髒貨艙裡。

《The Global Post》報導,這群印尼漁工們向警方表示,他們是歷經6-9個月的勞動後才逃脫,而船家都還積欠每個人數千美元工資。

由於過度捕撈造成全球魚量暴跌,許多海鮮公司因此僱用更多弱勢海外勞工,以保持盈利。印尼綠色和平組織成員Arifsyah M. Nasution表示:「廉價勞動力來自東南亞」、「如果你想要便宜的金槍魚或魷魚,那麼就可以採用廉價勞動力。對於在商店和超市購買的海鮮產品,消費者對其真實成本和背景幾乎所知甚少 。」

印尼當局估計,2016年約有25萬印尼人在外國漁船上擔任「未受擔保的」漁工。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