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農作專業學系的東海大學,構築了一座充滿社會實踐的生態農場

沒有農作專業學系的東海大學,構築了一座充滿社會實踐的生態農場
夕陽下東海生態農場的溫室|Photo Credit: 東海生態農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生態農場為介面,以大自然為背景,在食農育議題、學生實習、動手實作、環保議題、社會公益、社區合作等多種因素交織之下,紅土丘陵上構築了一個獨特的社會實踐場域,在一屆屆來來往往學生們的心中,擦出短暫又深刻的火花。

文:阿桂

東海大學的東南角,是一片紅土丘陵,幾年前這裡種滿牧草,人煙稀少,偶有遊民闖入,一度是校園治安死角。2014年開始,紅土丘陵上出現了一間間溫室,一望無際的牧草地綻放出了蔬果園,現在,它是由學生經營、耕作的一方園地,也是附近居民散步的主要去處。

這片農場在校內扮演的角色十分多元,從它曾擁有的諸多名字可以說明。開創之初,這裡是「綠色博雅農場」,說明了大家對它的願景;對於社區居民和校內許多學生來說,這裡是「東海生態農場」,孕育的友善蔬果遠近馳名;以教育意義而言,它有「紅土學院」的稱號,跨域課程、各種社區創新、相關實習活動都圍繞著這個名字進行。

扶助弱勢學生為起始的社會實踐場域

東海大學原先設有「共同助學金」的制度。這項制度是為了減免經濟弱勢學生學雜費,同時提供發展性的服務學習平台。為了持續加值學生綠色產業力,創造校園內的工作服務機會,而有了在東南角丘陵地開創學生農場的計畫。

東海大學已有聞名全國的牧場,由於所在的大肚丘陵土壤貧瘠,過去曾嘗試該丘陵紅土地開墾菜園,但多因土壤過於貧瘠而失敗。當時適逢食安風暴,國人食農教育的意識逐漸抬頭,因此紅土上開闢菜園的計畫又再度回鍋。在「教育部人文及社會科學知識跨界應用能力培育計畫」【註】支持下,八千坪的十間溫室在紅土地上矗立起來,各種技術性的問題一一探究、實驗、克服,逐步建構成今天的局面。

圖片-2-1-2
Photo Credit: 阿桂提供
東海生態農場的溫室緊鄰居民散步的路徑上,這裡也是學生擺攤販賣收成的地方

現在,生態農場的經營成員,來自通識友善農作專業課程、對農作有興趣的跨院綠領袖學生(也就是前述的校內工讀),同時有三位計畫專任助理在維持這個農場的日常運作。從田間管理到行銷,全以學生工作坊的形式,組成不同的學生團隊,分工而治,共同經營農場。由副校長組成跨單位委員會帶領方針,生命科學系林惠真教授指導、執行與推動助理統籌與規劃作業,同時連結社會各界資源。各式的創新方案,都由各組學生團隊以工作坊的方式來規劃、討論、以及實際執行,是學生農場、城市農園,也是社會實踐的實習場域。

做中學的農事

東海大學沒有農作專業的學系,然而農場的工作人員,無一不是東海大學的學生或校友。農場中兩位專任助理,明達和文軒,前者是政治系畢業,大學時讀了劉力學的書,而興起了對農事的興趣,生態農場甫成立之時,劉力學來到農場指導,明達因此得以和他學習了半年的有機農作。文軒本是農村子弟,家裡經營養鹿場,從小對農事有些了解,化工系畢業後曾在業界工作了幾年,最後仍決定投入生態農場的建置與經營,成為農場初期穩定與強化的力量。農場成立迄今四年多,兩人已經累積了許多經驗,也不斷進行各種農場中耕種與營運的嘗試。

此地的環境有其限制,由於缺水,也沒有灌溉用的溝渠,因此,拉水帶成為解決的方法,農場裡有些業師是來自鄰近大肚山上的農夫,這幾年來也和這些農夫邊做邊學,明達會到大肚山上去看他們怎麼處理農事,以適應此地的環境。

「他們(業師)很厲害,他們不會真的澆水,會算好什麼時候下雨,下雨前趕快種,種完之後雨真的下了,就可以撐好幾個禮拜,再等下一波雨水。」明達說,「火龍果的業師在大肚山,我會過去觀察他們,也不只有看火龍果,就是聽他們講怎麼弄農場的事。」

圖片-3-1
Photo Credit: 阿桂提供
明達在溫室裡說明有機作物的農事、各種試誤的歷程

不過在地業師平時自家農場也有許多農事,整個季節,遇到蟲害病害等問題,往往無法及時來學校指導。因此大家找到的第二個專業諮詢對象是「農業試驗所」。從和霧峰農試所的合作,漸漸取得研發一些改良作物和技術新知,能提供比較及時的諮詢。「紅土學院」計畫所規劃的跨領域課程,也會邀請農試所的研究員來擔任業師,助理們便跟課,一起充實新知,農試所的業師們也會帶一些比較特別的作物種子或苗,例如中國品種的黑枸杞、蛇瓜等等。

除此之外,也會從育苗場進購。然而育苗場的苗量大,因此多半有施作藥劑,很難取得有機的苗,因此還是會盡量自己試著育苗,以及在種植的過程中自己掌控有機的過程,「要學的事情還是很多,學是學不完的。」明達說。

啟發對土地的熱情

由於農事需要人力,三公頃大的農場和溫室,還要加上各項合作計畫的行政雜務,不是兩位助理可以應付得了的,因此農場上分工的方式,是兩位助理會帶著大學生在農場邊做邊學,排定班表後,學生便按時到農場來,執行那些指定的事項。工作內容隨著節氣、種植項目和執行中的計畫而隨時調整,由兩位助理規劃。學生過程中也習得許多有機作物、種植瓜果的工作經驗。每學期和寒暑假,都會換一批人手,並排定新的班表,時間久了,有興趣的學生自然便留下,一個學期過去,助理和學生們用Line群組說明天的工作,不用親臨農場,學生也能自行完成交辦的農務,目前固定的班底約莫6人左右。

「育苗、種菜、包菜、收菜、施肥、除草,每個人都有機會輪到那些農事。」明達說,「有些學生來的時間比較零散,就讓他階段性地專注在某些工作上,我們固定禮拜一二收菜,禮拜四五種菜,原則上大家的事情很固定。」

黃琬瑊目前是農場的志工,去年剛從餐飲管理系畢業,大學四年裡很積極地投入在農場的工作。琬瑊生長在小農家庭,父親堅持有機種植,一家人在台南的市場擺攤數十年,賣衣服,也賣自家有機種植的瓜果蔬菜。她的成長過程與許多農家子弟一樣,專注於學業,很少跟著父母下田,與土地也甚無連結。在進入東海大學餐飲系時,從未出過國的她,志願是當導遊,直到因共助金參與了生態農場的工作,才在離家百公里外的紅土上,找到與自家土地作物的連結。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