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的「屎命感」:新加坡「廁所先生」走遍全球致力改善廁所衛生

前所未有的「屎命感」:新加坡「廁所先生」走遍全球致力改善廁所衛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廁所先生由新加坡出發,把改善廁所衛生的決心和善心發揚到全世界,在「廁所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躍男

你知道新加坡有個「廁所協會」嗎?筆者剛知道的時候也笑了,因為「廁所」兩個字和正經八百的「協會」兩個字加在一起就是有種違和感。

那你知道WTO嗎?不是那個人人皆知的世界貿易組織,而是 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 (世界廁所組織)。他們的發起人都是同一個人——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沈銳華(Jack Sim)。別看世界廁所組織名號略好笑,沈銳華背後的故事卻讓人敬佩。

沈銳華從商後突然從事「廁所事業」,環遊全世界只為讓全球廁所危機得到關注和改善。他與世界各地廁所的故事,已經被拍成一部紀錄片即將在4月27日的加拿大多倫多國際紀錄片節(Hot Docs )上映。瞭解電影裡的故事前,先來看看廁所先生究竟是何方神聖,能夠與廁所打交道20多年,並且把廁所當成自己的信仰。

生活中,和「廁所」掛勾的一切都讓人有點難以啟齒,比如「糞便」、「排泄」、「腹瀉」、「屎尿」等等一系列的單詞都讓人不想和它們掛勾。世界上也什麼先生都有,名號都是響亮亮的,比如什麼健美先生啦、石油先生啦、賽車先生啦等等。

沈銳華偏偏要做「廁所先生」,並且完全不尷尬,還非常引以為傲,因為他身上對廁所有著深深的「屎」命感,他就是要談這個有味道,而且令人「聞之色變」的廁所問題。

「你不去談論的東西,就無法使之進步,每一次我們拒絕討論,問題就逐漸累積。」 沈銳華在2012年的台北TED演講上如是說道。他指的就是廁所問題,不是一般的廁所問題,而是這些你我可能關注過或思考過的廁所問題,例如:

根據聯合國衛生報告顯示,截至2015年,全世界還有8.92億的人口還在露天排便,這也造成了數以萬計的瘧疾相關死亡。

他在演講裡提到,在非洲的貧民窟裡,沒有位置建廁所,所以都是去外面方便。他們都用塑料袋來解決,然後將塑料袋綁起來丟出去,這叫「飛行廁所」。

廁所先生說,自己當時在車裡的時候一直聽到塑料袋在「爆炸」,發出「砰砰砰」聲。他說有大概半尺的大便在路上,還有小孩在路邊玩。這裡可能存在的風險就是,小孩可能會摸到大便,放進嘴裡或揉入眼睛,就會導致生病或者死亡。

RTR2Q1YS
本圖僅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許多地方吃喝拉撒都在河裡解決,河裡的水因為糞便受到大量污染,完全不可飲用。他表示這些是用廁所和肥皂就能解決的問題,很多地方卻無法避免。

2017年印度有一起讓全世界關注的案子,「拉賈斯坦邦一位24歲的女子因丈夫拒絕在家中安裝廁所而申請離婚」。你又想笑了?還真別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的數據表明,印度有將近一半的人口都在戶外露天場所解決大小便問題。

Screen-Shot-2017-07-13-at-1_00_41-PM-768
Photo Credit:: unicef

廁所先生也到了中國一些偏遠地區,發現不少地方都有大房子大車,甚至有熱水器、洗衣機和電視機,唯獨沒有廁所,所以,也不是買不起。

看來有沒有廁所,用不用廁所已經不僅是建不建得起的問題,其中還有對於廁所沒有概念的問題。所以廁所先生除了助世界各地家庭建造一個廁所,也看到了宣傳廁所的重要性。

不正經地解決正經的問題

和很多人一樣,筆者每天都去廁所解決人生「大小問題」。在家裡有感覺就在家上,路上尿急了在購物商場上,坐地鐵坐到一半感覺來了還可以先下車上。方便到從沒想過上面那些問題,也從沒想把廁所相關課題拿上台面說,更沒想過有這樣的問題要解決。

廁所先生就不一樣了,他是個很有幽默感的人。

廁所先生在2001年發起了世界廁所組織,首要目標就是讓廁所衛生問題受到關注和討論。他說自己特地給世界廁所組織取名 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 (WTO),這恰好和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撞名,撞名還繼續用,不怕被世界貿易組織告嗎?廁所先生不但不怕,甚至還有點希望被告......

因為廁所先生打好了如意算盤,如果被告,那麼就會上全世界新聞的頭條,如果沒有,當人說起世界貿易組織時就也有可能談及世界廁所組織。

廁所先生還和「同病相憐」的「保險套先生」學習。

避孕套先生指的是米猜(Mechai Viravaidya)。20多年前,泰國一度陷入飆升的愛滋病案例危機,於是米猜開始宣導使用安全套(保險套)的重要性,被稱為「Condom King」(保險套王),「Mr Condom」(保險套先生)。他說米猜告訴他:「不要太嚴肅,人們會嘲笑你。你也必須會嘲笑自己,逗大家笑,大家笑過之後,自然而然會開始對你後面要傳達的東西感興趣。」

果然幽默的力量讓世界開始看見他。

2001年11月19日,世界廁所組織在新加坡博覽中心舉辦了第一屆世界廁所峰會(World Toilet Summit),吸引了韓國、印度、中國、日本等20多個國家的300多名代表參加,到了2013年,每年的11月19日已經正式被設立為「聯合國世界廁所日」(UN World Toilet Day )。

有頭腦地解決問題:讓窮人也能用上廁所,用捐的行得通?

要捐馬桶嗎?廁所先生發現,捐的話,很多人還是不會用,因為有馬桶並沒什麼了不起,也不會讓人有優越感,覺得馬桶很酷,這樣並不能從根本改變他們的看法和觀念。

於是廁所先生據就去農村找最有條件的人來辦廁所工廠,創立了「Sanishop」這個做廁所和賣廁所的連鎖品牌。提供工作機會;培訓他們怎麼做馬桶、怎麼賣馬桶、怎麼做生意。

有了馬桶總得有人賣吧?於是那些最喜歡在村子裡閒話家常的阿姨們(被廁所大王稱為「有一種婦女是專門散布謠言的」),就被廁所大王盯上了,他覺得他們完全是做銷售的人才,口才好,傳播力大。廁所大王說每賣一個就給2到3塊的美金,效果特別好。大媽們的口才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他也鼓勵村長發起捐款,幫助實在負擔不起的家庭購買廁所。Sanishop的這個經營模式廁所大王並不想獨有,他希望能引起越多人複製越好,給大家一個「廁所可以賺錢」的觀念,到最後「用有遠見的商業模式終結貧窮」,而不是簡單的捐給他們,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他也到中國鄉村建立了「彩虹校廁」,這是由新加坡人捐款,廁所先生籌款的一個項目,在河南洛陽等地方為學生建立廁所。

他觀察到學生們上課的時候都是很優雅的,但廁所卻是十分簡陋,甚至都是蒼蠅。於是他把廁所改建了一番,現在的廁所是沖水的,而且還很乾淨。

廁所大王的頭腦又來了:先不在別的地方建。建好了廁所別的學校看見會嫉妒,有競爭就會自動自發去改善廁所情況。

他幽默的拿自己老婆開涮:「我們的方法是先讓村民瞭解廁所的重要性。如果我們很正式地說廁所是衛生健康,說服力沒有這麼高,沒有這麼快。如果我們用時髦的做法,用恨跟妒忌,那就特別快。我知道這個,是因為我老婆一直要買LV就是因為恨跟妒忌。」

廁所大王是不是聽起來蠻有生意頭腦的?因為他以前就是個成功的商人。

你對於有錢人的概念是什麼?可以買個公寓?可以天天吃海鮮也不用擔心?可以度假一個月?對於廁所先生小時候來說,有錢意味著能用上沖水廁所。

廁所先生1957年出生在新加坡,直到他現在還清晰記得小時候上廁所的情景。

他描述道:「貧民窟有30到40戶人家,共用4座公共廁所,不分男女。那個廁所就是一個桶,上面兩塊木板,人就蹲上去。每幾天會更換一次新桶,新桶來的時候很乾淨,大家都爭先去大便。幾個鐘頭後,你再去,就很臭、很恐怖了,其他人的大便,廁紙,帶血的衛生紙,小孩子肚裡拉出來的蟲,還有很大的、亮晶晶的蒼蠅。」

哇,現在的人們應該很難想像吧?筆者回去過農村,親眼見識過類似這樣的糞坑,那幾天筆者寧願少吃點也拒絕去排便。因為萬一大便不順就要一直忍受糞坑裡傳來的難以描述的味道,還要擔心大腿抽筋的問題。

廁所生涯的開始

廁所先生也不是出生就背負著「廁所神」所賦予的使命,他是人到中年後,才驚覺人生短暫,要做點有意義的事。他曾先後建立過16家中小型公司,投資都頗成功。

當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波及新加坡時,手裡的15套房產只剩下五套了。那年他40歲。這時候他發現:「我當時已經是衣食無憂,相對富足,已經到了可以自由選擇生活方式的時候了,生活不必一成不變。」

他決定尋找生活新目標,於是從事心理熱線輔導員,甚至修復過古建築。1998年時,他無意間看到時任總理的吳作棟在1996年提倡的,要把新加坡公廁清潔度變成衡量新加坡創造優雅生活的進展程度。

這番話讓廁所先生有了靈感。

RTS2I1XJ
本圖僅示意圖。|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05年他決定退休了,先是賣掉公司,然後買了五套房,一套自己住,一套媽媽住,還有三套出租。同一年,他也全身心投入「廁所事業」。

他最先注意到新加坡的女廁所總是大排長龍,於是有一天趁著沒人就進去看一眼,發現裡面不像男生廁那樣,以佔地面積不大的便鬥為主,因此相同的面積內只能容納更少人同時間上廁所。

他於是向政府建議,增加女廁所的面積和隔間的數量,相關法律不久後得到了修改。

廁所先生從新加坡出發,把改善廁所衛生的決心和善心發揚到全世界,在「廁所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他說「我獲得了新的精神動力,感覺自由、精力充沛,這是在商業角逐時從來沒有過的。」

筆者對廁所先生的敬佩油然而生,現在一點都不覺得「廁所先生」或「廁所協會」好笑。在TED的演講中,他表示手機裡有個軟體,可以設定日期,他把年齡設定在80歲。

他說「如那天晚上11點我就死掉了,那麼我還有6864天就離開了,不到1000個週末,所以人的壽命是很短暫的。」在這幾千天的壽命裡,他選擇的是投身於一份能夠改變世界、拯救生命的事業,做了個一般人無法輕易做的決定。

延伸閱讀:

本文獲新加坡筆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新加坡紅螞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