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民粹、疑歐勢力高漲,歐盟有解體跡象?

歐洲議會民粹、疑歐勢力高漲,歐盟有解體跡象?
Photo Credit: Ermindo Armino / AP Images for Avaaz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議會三分之二席次仍由親歐的議員掌握,儘管極右、民粹、與疑歐勢力高漲,這些政黨就算合流也不盡然能組成同心的單一聯盟,因為各黨對各項議題歧見仍深,僅就預算分配和立法有共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歐洲議會選舉甫落幕,跟之前預料並無太大出入,兩個傳統政黨:社會主義者(153席)和保守派人士(人民黨178席)斷送了40年來壟斷多數席位的日子,所幸藉由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所加入的另一個親歐的第三大黨團「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ALDE)穩住,取得105席,較上屆大增37席。換句話說,在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的相助下,與歐洲人民黨及社會民主黨團形成「泛歐大聯盟」,亦即至少三大黨團合作才能過半。不含綠黨,總計三個親歐政團在751個議席中,大概有436席,以此鞏固歐洲統合的路線。

原先誤認為荷蘭、斯洛伐克、拉脫維亞等親歐派首戰告捷,甚至荷蘭極右的自由黨全軍覆沒,象徵著親歐保衛戰旗開得勝。但選舉結果顯示中間派傳統黨團在各國皆遭重挫,也讓歐洲議會進入左右更加分裂的複雜局面,形成了傳統和民粹主義政黨之間涇渭分明,特別是當民粹與極右政黨在法國、英國和意大利取得了傲人的成果,成功奪下最多席次,並分別是其國內得票最多的政黨。

對素來支持歐洲整合的人士而言,此次選舉結果無非證實了他們的歐洲整合理念隨著時間飛逝與問題難解,難以再喚起成立之初人們的熱情,歐盟似有解體之跡象。

AP_1914682970993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歐洲議會的作用

歐洲議會是攸關歐盟立法的兩大機構之一,與之共享立法權的是歐盟(部長)理事會,而歐盟執委會職司提出法案。歐洲議會議員經由直選而出,代表歐盟人民,類似眾議院(平民院);歐盟(部長)理事會則代表各成員國,形似參議院(貴族院);歐盟執委會負責草擬提出法案兼為執行機構。任何要施行的立法,都需有歐盟(部長)理事會與歐洲議會雙方同意。

就如同每個國家的國會裡有政黨,歐洲議會裡則有政團。目前歐洲議會中有八個黨團以及無黨派議員,由各國的議員根據意識形態,籌組成跨國黨團。議會選舉過後,各黨團會經由合縱連橫,爭取五個最重要的超政府職務,包括歐洲理事會主席(如同歐盟總統)、歐洲議會議長、歐盟執委會主席(如同歐洲總理)、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如同歐盟外長)、歐洲中央銀行行長等。

主要國家的選舉結果與反思

在意大利境內,領導聯盟黨(Lega)的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一直致力於建立至少九個政黨的聯盟,取得了最優異的成績,佔34.26%之多,居意大利國內首位,與2018年3月國會大選僅拿下17.35%相比,其支持率躍升兩倍,除了即將改寫意大利政局外(排擠與之共同執政的五星運動),另拿下29席的歐洲議會議席,加上同為極右的意大利兄弟黨六席,穩坐歐盟極右派勢力之首。

法國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的國民聯盟在法國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成功以23.33%的選票擊敗馬克龍的22.41%。此次選舉被視為法國期中大選的投票風向球,似有宣告著馬克龍之後想要進行的改革可能有難度。

在英國,由法拉奇(Nigel Farage)領導的英國脫歐黨(Brexit Party)以30.5%的選票居首。成立僅六週的脫歐黨竟以黑馬姿態在這次選舉中拔得頭籌,靠著打「硬脫歐」(無協議脫歐)牌,大獲全勝,拿下英國在歐洲議會73個席次中的29席,一舉擊敗朝野兩大政黨保守黨和工黨以及中間派自由民主黨,兩大傳統政黨的得票率總和還輸給脫歐黨,不啻說明了英國戀歐情結遞減與對脫歐停滯不前的無奈。黨魁法拉奇藉由勝選宣稱英國人民希望落實脫歐的訊息非常明確,更要求在今後脫歐談判中需占有一席之地。

不過弔詭之處是,支持留歐的自由民主黨得票率也大增,由上次6.6%飆升至19.6%,贏得16席,位居第二。反脫歐的綠黨得票11.8%,取得7席,排名第四。慘敗的是保守黨及工黨。執政保守黨的無能與無力脫歐,慘遭選民唾棄,聊剩四席位居第五,得票率僅8.8%,創黨史最低紀錄。脫歐立場含糊的工黨以13.7%位居第三,拿下10席。

AP_1907235288398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在德國,極右派勢力另類選擇黨(AfD)取得11%選票,優於上屆的7.1%得票率,但難成氣候。基民盟及其保守派盟友以28.9%取得領先,綠黨靠著年輕人的支持極度攀升來到20.5%轉而成為第二大黨,而中左派社會民主黨的票數僅有15.8%(上次為27.3%)。德國基民盟將歐洲議會選舉視為今(2019)年九月地方大選前哨戰,其得票率卻反從2014年的35.3%降到28.9%,凸顯出德國選民往綠黨靠攏的跡象。

值得慶幸的是親歐的西班牙中左派的工人社會黨囊括32.8%的得票,中右派的人民黨佔20.1%,中間派的公民黨佔12.2%。極右派聲音黨僅拿下6.2%的三個席位。如此一來,正為組閣騎虎難下的工人社會黨出現解套的談判籌碼。

在中東歐,惡名昭彰違反歐盟法治的波蘭法律正義黨拿下45.38%選票,在這次選舉中告捷,中間派有38.47%的支持和社會民主黨僅有6.06%的支持率。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儘管被歐洲人民黨除籍,其51.48%的反對移民青年民主黨(Fidesz)成功拿下21個席位中的13個,也是一個大贏家。奧班期望強化歐洲各地反移民的勢力,重塑歐盟的政治光譜。不過,奧班尚未承諾與意大利的薩爾維尼聯手,值得後續觀察。

在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領軍的中間偏右人民黨則較上次選舉上升七個百分點,至34.6%;爆出通俄醜聞的極右政黨自由黨得票第三,由19.7%跌至17.2%,並未受到重創,說明人民對其仍有指望,而在野社會民主黨拿下23.9%。

極右與民粹勢力反撲

隨著中間派的萎縮,歐洲極右派民粹主義政黨崛起,創下歐洲議會首次舉行選舉40年來最好的成績。意大利聯盟黨所屬的「民族和自由歐洲」黨團的席次增加到58個席位,躍升至第五名,僅與急速竄升的綠黨差了11席,而倘若加上五星運動所屬的「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獲得54個席位以及英國脫歐黨與中東歐政黨,疑歐派約拿下24%的席次。

值得慶幸的是,在歐盟層次他們難以強大到具阻擋與杯葛法案的少數,只是意大利與法國國內的茶壺風暴,以及極右勢力藉由大國會員國身分挑戰歐盟勢所難免。例如,意大利的薩爾維尼正在重擬預算再戰歐盟。

歐洲綠黨脫穎而出

綠黨和挺歐盟極左派的支持者驟增,顯示出選民揚棄傳統政黨,另圖新爐灶,但也不願見到全面崩盤。選舉的大贏家自是非各國的綠黨莫屬。在德國、法國、芬蘭等國,綠色勢力席捲,德國斬獲最多,得票率幾乎比上次議會選舉倍增至20.5%,成為該國僅刺基民盟的第二大黨。綠黨團也由2014年的50席增加到約69席,成為歐洲議會第四大黨團,其舉足輕重的角色可在7月2日之後看出端倪。

話說綠黨的崛起,瑞典16歲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去(2018)年發起「周五為未來而戰」的氣候保護行動,功不可沒。該行動鼓勵高中生走出校園上街抗議,其聲勢席捲歐洲甚至全球,一度讓歐盟執委會與歐洲議會加緊討論歐盟的氣候變遷政策所應制定的中長程目標,無疑是令關注環保議題的綠黨竄起的最大功臣。

AP_1914671442821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歐洲議會與歐盟路線的未來

整體觀之,儘管民粹主義者宣稱不再反對歐元,但對鬆綁歐盟預算約束的挑釁,以及試圖通過引入邊境管制或弱化歐洲法院等機構等作為,勢在必行。其次,面對嚴重的內部分歧、移民問題、英國脫歐以及歐盟在乎的法治,後者或成為疑歐派與波蘭的法律正義黨及匈牙利的奧班的利益交換的犧牲品。極右派最厭惡的難民更可能成為他們聯手下的祭品。

另一方面,當前歐盟面臨環境惡化詭譎、經濟成長停滯、銀行負債累累、中國崛起及「美國至上」的特朗普等困境,新的歐洲議會定將在解決上述問題及制定未來五年歐盟計畫上扮演關鍵角色。正因上述難題未解,歐盟選民將此次的歐洲議會選舉視為抗議政府的方式,就國內議題投票促使民粹政黨坐大,其結果恰如近年歐洲各國的選舉結果說明了政治版圖快速碎片化,大黨萎縮,小黨膨脹。

不過,儘管極右、民粹、與疑歐勢力高漲,歐洲議會三分之二席次仍由親歐的議員掌握,極右、民粹、與疑歐政黨即便合流也不盡然能組成同心的單一聯盟,因為各黨對俄羅斯(中東歐國家質疑法國馬琳勒龐親俄)、地區援助和難民分配等議題歧見仍深,僅就預算分配和立法有共識,這也是為何匈牙利的奧班不願鬆口與意大利的極右結盟,極右民粹彼此之間仍有芥蒂存在。

不管是從經濟和難民問題上,歐洲各國政府受限於歐盟制度,似乎沒有明顯能力解決人民的問題。倘若展望歐盟的未來,當我們細數歐盟前六大國的狀況,在德國默克爾(Angela Merkel)下台、有企圖心改革歐盟卻輸給瑪琳勒龐的法國馬克龍、英國脫歐、意大利被極右攻佔、西班牙勉強親歐、波蘭違反歐盟法治價值的執政黨勝選,不得不下斷語,這樣的歐盟似乎岌岌可危。

另從國際層面觀之,歐盟以「一個聲音說話」的可能已遙不可及,現今面對中國的「一帶一路」與中國與中東歐的「16+1」經濟論壇(希臘也於今年加入變成17+1),歐盟儼然拿不出一套共同的對華策略。面對打算掙脫預算限制的南歐國家,荷蘭與北歐似乎正在密謀結盟對付他們。準此觀之,不管是誰當執委會主席、歐洲議會議長、最高外交政策代表、歐洲理事會主席,都需要有三頭六臂與過人的才能,方能讓歐盟在泥漿中划船。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