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恐怖情人的受害者是男性,留言卻是「很可愛、想被她殺掉」

當恐怖情人的受害者是男性,留言卻是「很可愛、想被她殺掉」
圖片來源:ANNnewsC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生活常規被破壞,人們通常會感到害怕、恐懼,替受害者悲傷,對加害者憤怒。然而換男性是親密關係底下的受害者時,似乎就不同了。「男性也可能遭受女性恐怖情人殺害!」這事件沒有引發後續關注,也鮮少同理男性受害者處境。連男性同袍都不相挺,這個社會現象是怎麼回事?

男性遭女性恐怖情人殺害,底下的男網友留言竟是……

最近有一則時事發生在日本,在東京新宿區自家公寓裡,21歲女子刺殺一名熟識男姓友人,以菜刀刺入其腹部數次,男性重傷有生命危險,她則渾身鮮血坐在公寓門口,目擊者報警將之逮捕。新聞發佈時僅知女方在卡拉OK BAR上班,男方在牛郎店上班,案情朝情殺方向偵察。警方初步調查,女子承認:「喜歡他喜歡地不得了,沒有辦法。」、「把他殺掉之後,我也要去死,所以用菜刀刺他。」

新聞畫面女子被逮露臉,在日本推特引發熱議,因為「她長得很可愛!」,網友戲稱為「病嬌女現實版」。病嬌(ヤンデレ)是人物性格的形容詞之一,是由病態(病んでる)和嬌羞(デレ)兩詞所構成的合成語,廣義的解釋是人物處於精神疾病狀態下和其他人發展出愛情。

詳細事件經過還不清楚,也或許有很多故事可推測,然而有趣的是,當「男性遭女性恐怖情人殺害」(此事件暫時使用「女性恐怖情人」一詞,代表使用暴力強行欲求),底下留言完全不若「女性遭恐怖情人殺害」的「恐懼」反應:

「很可愛,被捅也不是不行」、「史上最可愛的殺人魔?」

「太可愛了吧我的天啊,除了會捅人以外根本理想型……」

「拜託~捅我」、「想被她殺掉」

「一副反正我爽完的樣子,看了都覺得興奮」

「還好我長得醜」

以上類型留言佔蠻多比例,也多數是男性(註)。他們關切的重點不在情殺事件、受害者,反倒集中在女性(兇嫌)長相、身材,甚至「捅」是性的雙關語,嘲笑女性都倒貼了誰叫你不滿足對方呢。

註:新聞翻譯、網頁留言部分引用《大摳的秋名山腰駐車場販賣機》粉絲頁。

對於生活常規被破壞,人們通常會感到害怕、恐懼,替受害者悲傷,對加害者憤怒。然而換男性是親密關係底下的受害者時,似乎就不同了。「男性也可能遭受女性恐怖情人殺害!」這事件沒有引發後續關注,也鮮少同理男性受害者處境。連男性同袍都不相挺,這個社會現象是怎麼回事?

第一面向:男性不知道怎麼談私人情緒,尤其是公開場合

連男性同袍都不相挺?我的理解是,即使社會風氣改變,不懂情緒表達的男性還是不懂怎麼談私人情緒,尤其在公開場合。

我說一件個人經驗,每次過年回南部我們都有高中同學聚,大概5-6位約在某同學家客廳敘舊。我們開著電視(但沒人認真看),喝茶嗑瓜子,論時事與成就。我們都是交情20多年的朋友,我以為敘舊應該談個人感受、想法、家庭經營,但卻總是談及自身之外。這樣的聚會每年一次,每次4小時以上。

我能理解即使沒談上什麼,聚會是同學情感聯繫的一種方式。只是我覺得耗時間,也不知道大家到底過得如何,後來有一次自告奮勇提出疑惑,率先報告我的婚姻家庭、生活挑戰及個人感受,並表示想聽聽其他人的。雖然現場僵了一下,然他們都有回應也說了自己,真的有彼此交流的感覺,讓我很滿足地回家並期待來年。結果來年故態復萌,又回到舊模式。

男性不懂怎麼談感受,除了情緒教育問題,還有文化觀念束縛。我們仍是遵守私人情感不重要(兒女私情是小事、男兒有淚不輕彈),憂國憂民才能悲情(家國事大、悲從中來,政客常演)的傳統觀念,尤其在公開場合,性別角色、社會期待跟情緒表達彼此關連。一句「你好可憐喔」對男性而言是很大的心理障礙,更何況是涉及「恐懼」這種軟弱無助的影射。

也許男性也想知道怎麼辦和正經討論,但在網路公開場合下,自以為幽默的焦點轉移先出現了,避重就輕,風向一旦歪了後續就很難接。如果有人起示範作用,自我揭露,談「我也有相同困擾,怎麼辦?」也有人回「這是很重要的事,大家一起討論」,我相信就能扭轉局勢。不過,誰要當第一隻羊?

第二面向:性別特質發展出不同的暴力優勢

接下來談談暴力。「暴力」是為了控制權而產生強加於人的行為,帶有故意侵犯或傷害他人的心理。

性別特質讓生理發展的順序不同,男性先是動態與體力,女性則是感官與語言,生理優勢引導能力優勢,類似「性向概念」,英文性向高的人學習英文就又快又好。能力優勢加上性別角色與社會期待的融合發展,造就了男性女性的刻板形象,包括從攻擊性轉為暴力的不同型態。

男性之間常是直球對決,常見肢體暴力、言語暴力(辱罵、暴怒發飆),在軍隊裡就是如此,比拳頭大小也比權力大小,也如父親教訓兒子時用體罰。女性則常間接交手,是多重向度同時進行,常見冷暴力(排擠、歧視)、言語暴力(洗腦、混亂),也如母親處罰女兒時用冷漠態度。

我多談一些女性常用的暴力型態,因一般較少被談論,不是可見的形式。公共電視《畢業生》系列影片《自然捲》談國中女生小團體的友情模式,被排斥的胖女生被嫌棄外型、不夠聰明,轉學生必須參與排擠、歧視、背叛秘密的方式傷害她,才能交換條件進小團體,也避免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這類精神性且利用群體關係的霸凌和威脅,是隱藏起來不可見的攻擊行為,需要多重能力同時執行。

20190313223409_320x246_32
圖片來源:《被病嬌女瘋狂求愛》
《被病嬌女瘋狂求愛》是作者草野ほうき連載的少年漫畫

日本漫畫《被病嬌女瘋狂求愛》也如此描述,雖然是設計的劇情,然可抓出女性暴力是工於心計、語言引導、情境規劃及長時間的安排等能力,以滿足她的情感需求。這類暴力(非身體可見的傷害)比直接暴力傷害更深,更不容易痊癒。因為它不容易覺察,會令受害者覺得混亂,認為是自己的錯。

性別文化與社會期待的組合是通則推論,不見得每個人如此。然而不管暴力型態是什麼,我們都應該警覺此特徵:

加害者一致都會倒果為因,合理化自己的加害,認為被害者是罪有應得。

第三面向:暴力是一個進程,每個人都可以警覺其預兆

「人類並不善於暴力。」當代社會學大師柯林斯(Randall Collins)主張無論潛在條件或動機為何,暴力都是例外狀況,並非常規。人類的天性會讓他們感到緊張和恐懼,設下一個制止的屏障。暴力之所以仍然出現,是一個發展進程,而其中一個出現的形式,必須是發展成「殘暴對懦弱」的相對位置。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