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恐懼管理——國會縱火案是希特勒政府的關鍵時刻

《暴政》:恐懼管理——國會縱火案是希特勒政府的關鍵時刻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獨裁暴君而言,從德國國會縱火案學到的一課是,只要一場令人震驚的事件,就能帶來永遠的臣服。而縱火案給我們的教訓則是,絕對不能讓當下的恐懼與悲痛情緒摧毀我們的體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

第十八課:在難以想像的事發生時保持冷靜

現代暴政的本質就是恐懼管理(terror management)① 。發生恐怖攻擊時,請記住,威權政府會利用這些事件來鞏固其權力。利用突如其來的災難終結權力制衡、解散反對黨、終止言論自由、剝奪人民受公平審判的權利等等,都是希特勒式的老把戲。千萬不要上當。

國會縱火案是希特勒政府的關鍵時刻。主要以民主程序獲得執政權的納粹黨,透過這次事件將國家轉變為永久性的邪惡納粹政體,這便是恐懼管理的典型例子。

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七日,約莫晚間九點,德國柏林的國會大樓燒了起來。究竟是誰在夜裡縱火?我們不知道,而其實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場恐怖事件讓國家進入緊急狀態。

希特勒欣喜地看著夜裡的熊熊大火說:「這場火只是開端。」無論縱火的人是不是納粹,這次事件都在希特勒眼中成為政治變革的機會。他說:「不能再對敵人手下留情。凡是阻擋我們前進的人,全都要剷除。」事發隔天,政府發布了一道命令,中止所有德國人民的基本權利,並允許警方進行「預防性羈押」。由於希特勒宣稱大火乃是德國敵人所為,納粹黨趁勢而起,在三月五日的國會大選中獲得決定性大勝。

大選之後,德國警方與納粹民兵開始圍捕左翼政黨黨員,關押於集中營中監控。三月二十三日,改組後的國會通過《授權法案》(Ermächtigungsgesetz),允許希特勒任意制定與修改法律(rule by decree)。自此之後,德國維持了十二年的「緊急狀態」,直到二戰結束。希特勒利用一場本身意義並不大的事件,建立了屠殺百萬人類的恐怖政權,改變了整個世界。

如今的威權統治者也在實行恐懼管理,唯一的差別是,他們的方法比起過去更別出心裁。川普總統讚譽有加的俄羅斯當局就是一個好例子。普亭(Vladimir Putin)② 不僅透過與德國國會縱火案如出一轍的恐攻事件上台掌權,之後更利用一連串的「恐怖攻擊」事件(有些是真的,有些很可疑,有些根本是假的)掃除各種阻礙,獲得俄羅斯國內的全部權力,並攻擊鄰近的民主國家。

失勢的總統葉爾欽③ 在一九九九年八月指定普亭為總理。當時普亭沒沒無名,支持度也毫不起眼。他上任次月,俄羅斯境內許多城市發生一連串似乎由俄羅斯祕密警察犯下的炸彈攻擊。事件發生之後,他們的同僚便掌握了犯罪證據,逮捕了自己的弟兄。在另一樁案件中,國會發言人甚至在爆炸案發生前幾天就發布了相關的公開消息。儘管如此,普亭仍然對車臣境內的俄羅斯穆斯林展開復仇戰爭。他保證會追出兇手,將他們「狠狠揍進糞坑裡」。

就這樣,整個俄羅斯動員了起來,普亭的支持度一飛衝天,次年三月在選舉中贏得總統大位。到了二○○二年,莫斯科歌劇院遭受真正的恐怖攻擊,俄羅斯維安部隊在鎮壓期間造成大量平民死亡。此時普亭再次把握機會,將民間電視媒體的控制權抓入手中。二○○四年,俄羅斯南部貝斯蘭市(Beslan)的一間學校遭恐怖分子劫持之後(奇怪的是,政府處理事件時似乎挑釁了歹徒),普亭廢除了地方首長民選的制度。無論是普亭的掌權過程,還是清除國內兩大制衡機制的方式(民間電視媒體,以及民選地方首長),都利用了包括真實、可疑,或偽造的恐怖攻擊。

二○一二年普亭再次當選總統之後,俄羅斯將恐懼管理引入外交政策中。二○一四年入侵烏克蘭時,俄羅斯將正規軍改造成恐怖分子武裝部隊,拔除軍服上的徽章,且拒絕為他們入侵時引發的一切可怕苦難負責。在入侵烏克蘭東南方頓巴斯(Donbass)④ 的戰爭中,俄羅斯則使用了車臣非正規軍,又特意選擇駐紮在穆斯林地區的正規軍人上戰場。除此之外,俄國政府甚至還嘗試操弄烏克蘭二○一四年的總統大選(但沒有成功)。

二○一五年四月,俄羅斯駭客駭進一家法國電視台,扮成伊斯蘭國的「數位哈里發」(cybercaliphate),播放刻意引起恐慌的資訊,讓法國人更加害怕恐怖攻擊,藉此驅使民眾投票給俄羅斯金援的極右派政黨「民族陣線」(Front National)。二○一五年十一月,巴黎發生恐攻,一百三十人喪生,三百六十八人受傷。一名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的俄羅斯智庫創辦人欣喜地表示,恐怖攻擊會將歐洲推往法西斯與俄羅斯的懷抱。換句話說,西歐發生的伊斯蘭恐攻/假恐攻事件,被視為符合俄羅斯的利益。

二○一六年初,俄羅斯又在德國散播虛假的恐懼情緒。俄國轟炸敘利亞平民,迫使穆斯林難民逃往歐洲,同時在德國搬演一齣羅生門,誘導德國人相信穆斯林會強姦幼童。俄羅斯這次目的似乎同樣又是要顛覆民主制度,讓人民支持極右派政黨。

二○一五年九月,德國政府宣布將接納五十萬敘利亞戰爭難民入境。在那之後,俄羅斯開始刻意轟炸敘利亞平民區。他們製造出難民之後,就開始散播相關的謊言。二○一六年一月,俄羅斯大眾傳媒報導,一位失蹤的俄裔德國女孩被多名穆斯林移民輪姦。事件發生後,德國境內的右翼組織以超乎想像的速度組織了抗議活動。當地警方告訴民眾輪姦乃子虛烏有,俄羅斯媒體卻一口咬定警方掩蓋事實。就連俄羅斯的外交官都涉入了這場超級大戲。

當美國總統與國家安全顧問宣布將與俄羅斯聯手反恐,他們其實是要用恐懼管理來影響美國人民:利用真實、可疑,或偽造的恐怖攻擊,削弱民主的力量。根據俄羅斯政府的紀錄,川普總統與普亭之間的第一通電話說得非常明白:他們兩位「同意攜手對抗最大的共同敵人:國際恐怖主義與極端主義」。

對獨裁暴君而言,從德國國會縱火案學到的一課是,只要一場令人震驚的事件,就能帶來永遠的臣服。而縱火案給我們的教訓則是,絕對不能讓當下的恐懼與悲痛情緒摧毀我們的體制。

勇敢的意義,並非不會害怕或不會悲傷;而是在恐怖攻擊的當下,在看似最艱難的時間點,立刻辨認出恐懼管理的手段,拒絕被它操弄。美國第四任總統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曾精準指出,獨裁暴政誕生於「某些可以利用的緊急狀態」。而在德國國會大火後,漢娜.鄂蘭寫道:「我不再認為有誰可以當個局外人。」

譯注

① 社會心理學名詞,指人類面對死亡威脅時造成的心理行為變化。人類面臨恐懼時會更加保護自己的世界觀與立場,並且大幅增加支持魅力型領袖的可能性。

② 俄羅斯現任(二○一二-)總統。自葉爾欽委任之後擔任總理,之後並為代總統。二○○○年當選總統之後卸任總理。二○○四年連任總統,因連選連任的憲法限制而在二○○八年卸任,指定接班人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接棒。梅德維傑夫當選二○○八年總統,並指定普亭再次出任總理(二○○八-二○一二)。二○一二年普亭再次競選總統並當選。

③ Boris Yeltsin,俄羅斯首任總統。推動市場經濟,造成蘇聯解體,任內民意大幅滑落,在二○○○年前夕宣布辭職,將職位交給當時的總理普亭代任。

④ 二○一四年初,烏克蘭東南方的克里米亞遭無徽章的武裝部隊占領,不久後通過獨立公投,並加入俄羅斯聯邦。西方各國援引納粹德國併吞奧地利的公投例子,指克里米亞公投無效。但之後烏克蘭東部多處爆發示威,要求與克里米亞同樣公投獨立入俄,烏克蘭國民衛隊鎮壓時與民眾爆發衝突。五月二十五日烏克蘭總統選舉時親俄武裝部隊與烏克蘭軍開始戰爭,平民傷亡不斷擴大,九月五日在明斯克簽署和平協議,但在美俄分別陸續給予支援後,武裝衝突仍然持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
譯者:劉維人

歷史告訴我們:社會會崩毀、民主會衰頹、道德可能破滅。
我們太容易誤信、盲從、崇拜,即便是平常百姓,也會有成為大屠殺兇手的一天。
當魯莽粗率右目光短淺的勢力當道之時,我們該如何面對這一切?
這時代理性盡失,冷靜溝通不敵動之以激情,踏實政策不敵空洞響亮的口號,和真相相比,虛假而煽情的偽新聞竟然更使人信服。

當價值急速崩解,更令人顫慄的是鄉勇式正義當道,民眾激動吶喊的背後不是對自由與平等更深刻的追求,而是對強權與獨裁急速升溫的崇拜。

這個世界怎麼了?
當危急世代的警鐘敲響,我們又該如何自處?
集權獨裁的暴政與強人,難道要再次統治世界了?
我們的未來,難道注定充斥殘忍與暴力嗎?

提摩希・史奈德以回顧、洞悉歷史的重要轉捩點,凝縮20堂課,在極度簡練的篇幅中,教我們了解如何因應現況、共創未來。更重要的是從時間的積累中發掘貫通其中的關鍵,在事情未發之時,憑依過去的經驗嗅到警訊,避免重蹈覆轍。

如果你了解歷史,就會知道強權之下無自由;如果你回顧過去,就會知道高牆之後無沃土;如果能冷靜思考,就會明白明星式的崇拜不過是曇花一現,當激情退去、神話不再,徒留的是蕭條的大街與消極的未來。

這是狂暴、紊亂的時代,是強人當道、空話與謊言漫天飛、價值觀扭曲,人人以自我利益為最大化,枉顧公眾需求與平等自由的年代。

每件事都發生得很快,消逝得更快,而在這過於匆促、虛假多過真實的一個個瞬間,如何抉擇、判斷、掌握真實的樣貌和站穩應有的立場,是我們亟待面對的迫切問題。

getImage-2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