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pchat「性別轉換」濾鏡,令跨性別族人士五味紛陳

Snapchat「性別轉換」濾鏡,令跨性別族人士五味紛陳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順性別者而言,照片上的那個人就不是真實的你,不過對跨性別的族群,改變性別這件事卻是一項人生大事。

文:Tara Law
譯:Wei-Hong Tseng

拍下一張照片,套用Snapchat推出的全新濾鏡,使用者便能馬上轉換性別,既簡單又有趣。上週Snapchat推出這一全新的「性別轉換」濾鏡,無數照片及影片在臉書、推特和Instagram瘋狂流傳,製造了不少笑料與軼事。

然而,這件事對於跨性別者和性別酷兒來說,卻並非如此簡單。或許有人認為這個濾鏡相當有趣,但對於某些人來說,眼睜睜看著社群媒體上這麼多人能輕易地轉換性別,他們心裡百感交集。更有些人認為,部分網友運用該濾鏡的方式是有問題的。

身為一名跨性別女性,藝術家兼藝術系教授Cat Graffam告訴TIME記者,她對於這項新功能所造成的熱潮十分震驚。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天啊,這會讓好多人認為他們是跨性別者!」「確實有人告訴我這個濾鏡像是催化劑般,讓人們足以看見自己過去從未想像的樣貌,進而促成改變的想法。」

Graffam說她玩濾鏡確實玩得開心,而且還能跟另一半消遣時間。不過她同時也語帶保留。過去這五年以來嘗試女性化自我外表的她,認為這項功能能令她看見自己身為男人的那種不安感。

或許對有些人來說這一濾鏡功能只是個噱頭,對Graffam來說,改變性別這件事卻是一項人生大事。

她表示,對順性別者而言,「你最後還是能將濾鏡關掉,因為照片上的那個自己終究不是真實的你。」

YouTube頻道ContraPoints創辦人,也是跨性別女性的Natalie Wynn表示,有些跨性別者或性別酷兒時常煩惱著,人們對於「非性別常規族群」使用這些濾鏡並不表示贊同。不過對Wynn來說,她並不在乎。

「我認為這是人們對於生物變形所產生的一種與生俱來的喜悅與美感,而對某些人來說這是相當吸引人的。我認為大家在這當中找到樂趣是一件很棒的事。」在YouTube上擁有將近60萬粉絲的Wynn如此說道,同時她更補充,人們對於「變化」所擁有的正面態度應當擴及「那些真正去改變自己的族群」才對。

LGBTQ雜誌《Out》一名編輯Rose Dommu寫下這麼一段話:「把轉變搞得像是笑話(makes a joke out of transitioning)」,對Dommu來說,「這個濾鏡完全是一個速食轉換的工具,而其中所展現出來的幽默感我一點也不覺得好玩。」

她表示:「在你貼出這個自拍照之前,或許花幾秒鐘思考一下,看見自己變成女人的樣子真的有這麼好笑嗎?因為可能有很多人每天早上需要花費好多心力,掙扎著是否要下床展開新的一天。」

針對各界批評,Snapchat表示這個濾鏡功能旨在幫助使用者表達自我。而該軟體所提供的濾鏡包羅萬象,包括讓使用者化身為動物、不同角色或膚色。

身為跨性別男性的美國河谷州立大學女性、性別、性學自由系助理教授Cáel Keegan 表示,他對於這一新濾鏡並不感到興奮或高興。

「我看到時第一想法是,又來了。我覺得很無聊。」

玩轉性別一直是跨性別文化和表述的重要部分,跨性別族群長時間以來在馬戲團、變裝秀和好萊塢等舞臺上大放異彩。「這些表演雖然極具性癖好意涵,卻讓跨性別者能有機會表達自我,而不受他人控制。」Keegan如此說道。

Keegan表示,這也不是網路上第一次出現轉換性別的議題。過去曾有個名叫FaceApp軟體,也讓人們可以改變自己的性別外貌,他認為最不樂見的情況是這些影片所設下的「圈套」,常常有人會向化為某性別的某人示愛,到頭來發現這位網友其實是另一個性別。

「如果跨性別者被冠上欺瞞的罪過,這後果不堪設想。」Keegan表示:「能在不同性別自由玩轉應當是他們的特權。」

維珍尼亞大學媒體學院女性和性別研究系助理教授Andre Cavalcante表示,可以視Snapchat為一種「趣味體驗」,不過同時也能被當作對於性別認同的「商業戲謔」。

「Snapchat將使用者的性別化為十分簡單的兩端光譜,在卡通式的男、女畫面中相互切換。」Cavalcante如此說道。「男人有著寬下巴、鬍子,女人則在柔美燈光下展現出細緻玲瓏的臉部輪廓。如此一來,性別也就被簡化成了面具或戲服,能在彈指之間輕鬆轉。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