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俠:強勢回歸》:以藝術價值評價,是Marvel電影中第二名

《蜘蛛俠:強勢回歸》:以藝術價值評價,是Marvel電影中第二名
圖片來源:電影《蜘蛛俠:強勢回歸》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Marvel電影常會像看極高品質製作的影集一樣,缺乏經典感,但《蜘蛛俠:強勢回歸》卻意外的好,以藝術價值來說,我會列在漫威影史的第二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漫威跨足電影業後,原本應當推出的第一部英雄電影,是美漫史上最受歡迎的英雄第三名的蜘蛛俠。由於蜘蛛俠原就大受世界歡迎,所以早早賣出電影版權,最後落入索尼影業(Sony Pictures)手上,也所以漫威一直沒推出蜘蛛俠的獨立電影。

但由於索尼影業在影史大導山姆雷米的《蜘蛛俠》三部曲後,續作的兩部馬克偉柏系列,因為評價褒貶不一,影響度與討論度,也明顯不如漫威推出的口碑票房叫好叫座的獨立電影,於是在2015年,蜘蛛俠重新回歸漫威電影宇宙,也就有了2017年上映的《蜘蛛俠:強勢回歸》(Spider-Man: Homecoming)。

延續著漫威的電影傳統,《蜘蛛俠:強勢回歸》找來了名聲不響又年輕的Jon Watts指導。漫威跟諸位年輕導演的配合,開創了影史英雄電影的成就。關鍵在於,相較於福斯影業的變種特攻系列與索尼的蜘蛛俠系列,多是由大製片廠找來有才氣的名導,發揮其個人風格來詮釋超級英雄。這樣做有好有壞。即使導演本身是美漫迷,但過於強烈的個人風格與創意,是以「個人解讀」來看漫畫,最後拍出導演的作品。而漫威的做法卻是謹守著「漫威公式」,以最符合漫畫的角色詮釋、影像安排,強調鏡位、場景調度、美術,與製作上的風格統一,來完成電影。

漫威電影的特色,就像是一個系列性的電視劇集,以團隊為主,而缺乏個人的美術特性。它的好處就是品質穩定,除了平平無奇的《新變形俠醫》(The Incredible Hulk)之外,可說從沒有爛片。但相對的,漫威電影也欠缺了顯眼的藝術性,也就是說,沒有像《變種特攻:未來同盟戰》(X-Men: Days of Future Past)或《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那些名導所賦予的個人強烈風格和與電影語言。即使在漫威的漫畫中,不同畫師會以其強烈的畫風,來表現超級英雄的特點,來做出區隔。但漫威電影卻總是很相似,以至於所有角色都可自由出入其他角色的獨立電影,也不會出現違和感。這可說有利有弊。

也因此,看漫威電影,常會有像看極高品質製作的影集一般,缺乏一種經典感。就像看詹姆斯柯麥隆的電影一般,可以從技術面去找到相當完美的細節,但全部組合起來卻缺乏藝術美感。

但《蜘蛛俠:強勢回歸》卻是意外的好,以藝術價值來說,我會列在漫威影史的第二名,僅次於《美國隊長2》。

怎麼說呢?姑且不論片型,電影的構成大致分為角色詮釋、劇本、結構、場景調度、風格、技術等。荷里活電影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技術面可說首屈一指,但劇本、結構、場景調度等搭配常出狀況。很多B級電影在製作時,各方面都找來最好的人才,結果拍出來的電影卻像交響樂團各彈各調,以雜亂無章的形式,作出一個爛片。而漫威在這方面可說協調性最好,但很多時候卻只產出一種公式化的套路,只拿到了及格的結果。鐵甲奇俠三部曲就屬於此類。

但《蜘蛛俠:強勢回歸》卻一樣在公式化的組合中,把每個環節拼貼成一個最好的狀態。這必須回到蜘蛛俠的本質,這也跟它之所以是漫威最後歡迎的英雄有關。

蜘蛛俠的設定,是一個青少年突然成為了超級英雄。相較於其他經典人物大多為成年人,且多半與其他超級英雄有牽連。蜘蛛俠在歷來的諸多電影宇宙中,卻就像是社區型的超級英雄,隻身對抗邪惡。在這過程中,他必須獨自一人像蝙蝠俠的創傷憂鬱一樣,帶著青少年的憂鬱苦惱,加上面對班叔的死,衍伸出「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特點,讓他在孤獨中以英雄能力,面對成長的掙扎。

這個神話原型,原本就是最符合美漫讀者,用以自我投射的背景。而Jon Watts在操作上,活用了湯姆・霍蘭德的外型與感覺,讓他還原了漫畫版蜘蛛俠愛嘴砲的臭屁青少年形象。而原本單純的反派「禿鷹」也在巧妙的劇本設定下,讓蜘蛛俠的成長得以昇華,因此具有超越性,勝過了好些漫威自己的電影。

相對於其他漫威電影的主角,大多在獨立電影的首部曲就交代完人物個性,然後就會在不變的框架下,讓他們心情出現轉折,活化每部續集。漫威電影中比較好看的手部曲大概只有設定較戲劇化的《鐵甲奇俠》(Iron Man),其他大多是背景與人物性格的交代。而《蜘蛛俠:強勢回歸》在刻劃禿鷹與蜘蛛俠的關係時,用了一個高招,讓蜘蛛俠更具說服力。

由於蜘蛛俠真正的首次登場,是在《美國隊長3》擔任配角,交代了鐵甲奇俠與他的關係。所以在《蜘蛛俠:強勢回歸》中,蜘蛛俠靠著鐵甲奇俠給他的裝備,試圖模仿其他超級英雄要幹大事,卻捲入了禿鷹的軍火買賣中。

而因為屢次被禿鷹擊敗,蜘蛛俠的裝備被鐵甲奇俠收回去,而他突然發現自己暗戀的女生,居然就是禿鷹的女兒,而禿鷹發現跟自己女兒約會的對象居然是自己的敵人,因此就恐嚇蜘蛛俠,敢插手自己的事,就殺他全家。

但這過程中,一個跳脫漫威公式的情節設定,讓電影整個活起來。禿鷹之所以買賣外星科技軍火,是為了給家人過好日子。而他發現自己女兒看上蜘蛛俠後,雖然語帶恐嚇,但其實在兩次有機會殺蜘蛛俠的時候,卻都不動手。而蜘蛛俠在覺得自己被鐵甲奇俠遺棄的(被帶有父親形象的人拋棄)狀態下,喚起了正義之心,打破困境極力阻止禿鷹。而在最後對決中,當禿鷹沒有對他作出最後一擊,他也反過來拯救了禿鷹,而不是任其死在火海之中。

導演在處理蜘蛛俠跟鐵甲奇俠、禿鷹之間的互動,藉著正反兩方的心境來反映出蜘蛛俠作為有英雄能力的青少年,不知該如何選擇的狀態。他一方面想打破鐵甲奇俠對他的保護,另一方面,他卻無法像其他超級英雄一般,對禿鷹痛下殺手。整個事件過程中讓他體悟到,他不是那種可以跟全宇宙對抗的、美國隊長式的大英雄,他只是一個社區型的英雄,而且還有所欠缺。所以他也拒絕了鐵甲奇俠邀他加入復仇者聯盟的提議。

在這方面,電影不但扣準了蜘蛛俠的漫畫形象,而他許多青少年的幼稚行為與嘴砲,也透過高中生活的種種互動,把一種真正屬於青少年的黑暗情愫拍了出來。如果說山姆雷米的彼得帕克總是過於早熟的成人式陰暗,那Jon Watts用以詮釋的手法就是:常透過嘴砲,與那種想跨出一步卻不敢跨出去的青少年迷惘,以及最後找到方向的敘事。而這更能傳達蜘蛛俠的精神。

雖然因為反派的設定比較簡單,讓電影的思想性不如《美國隊長2》,但打鬥的精采程度、角色刻劃、敘事結構的流暢性,可說凌駕多部漫威電影之上,這當然得益於導演只需聚焦在一個英雄上。

唯一的缺點,可能是電影整個略過了彼得帕克如何變成蜘蛛俠的過程,這是因為他早在《美國隊長3》就登場的技術性盲點,但也不減弱電影的價值,畢竟漫威影迷已經習慣把漫威電影當影集看了。沒有開場的英雄也無所謂。

而隨著續集《蜘蛛俠:離家日》即將上映,當其他超級英雄出現在蜘蛛俠電影中,是否會破壞敘事結構,讓續集不如本片的成就?只能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