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管《燙一首詩送嘴,趁熱》:青蛙案件物語

管管《燙一首詩送嘴,趁熱》:青蛙案件物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認識管管的人,或與他同桌交錯過的人,都會覺得管管是個很熱鬧的人。一段小花臉或鐵板快書唱下來,您會被他的表現藝術的才能嚇著。其實他只會那麼兩招,他的內心世界是個寂寞又憂鬱的人,不然他怎能成為一位優秀的詩人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管管

〈青蛙案件物語〉

吾去澆花
發現躲在花葉深處
一隻綠色青蛙

這五樓之高
是怎樣爬上來的
青蛙?

放著樓下清淺長草的水溝
不住?

跑上五樓陽台
做什麼?

也許有個池塘
躲在吾家
什麼地方?

或者吾們家裡
有隻青蛙?

記得好像偶爾聽到幾聲
蛙鳴?

不對
吾想那是在夢中

到底這隻青蛙
是怎樣
爬上來的呢?

難道青蛙會飛?
這麼說人也該
會飛了?

是誰送來的一隻青蛙?
不會

人吧?

也許吾們家是真的
還躲著
青蛙?

后記

那個人下定決心不去找那隻躲著的青蛙。去看書。別管牠。……唉!不要去想牠!喝酒!喝酒可以忘憂。喝酒!……哈!兩瓶了。……怎麼青蛙在酒瓶上?……說不去想牠。喝呀!想李白斗酒詩百篇,長安市上捉青蛙!哎!又是青蛙!想酒中八仙想劉伶想竹林七賢,哪裡醉、哪裡埋,鋤!一鋤鋤出個青蛙來!去!想人生幾何,對酒當歌,想慨當以慷、憂思難蛙,何以解憂?唯有青蛙!去他媽的青蛙!出去走走再說……?

他披衣夜行,夜涼如水,四面蟲聲唧唧,獨欠蛙鳴!又是青蛙!絕對不去想他!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棲?飛,繼續飛!想江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想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想蒼山如海,殘陽如血!想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想,怎麼就看見手中酒瓶裡有隻青蛙在跳?想,還是回去睡,睡著了就不想了。他回到家中發現家中地板上全是青蛙,且不住的鳴叫。

可是他並沒有回家,一個農夫發現他手拿酒瓶醉在一個真的有青蛙的池塘邊。就在往福山的路邊一家農家的附近。那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人喝了酒什麼事都做得出,旨哉斯言。包括人喝醉了會飛在內。是為記。又及青蛙田雞北人不知食,因此荒年會多餓死幾個,笨吶,據說肉永遠煮不爛,挺性格,說吃了會叫,那只有小孩才成。


梅新讀詩

〈青蛙案件物語〉,「物語」一詞來自日本,是外來語,是敘述故事的意思。最著名的物語有《竹取物語》、《伊勢物語》及《源氏物語》等。後者有林文月翻譯本問世。〈青蛙案件物語〉是意象清新的自由詩,「后記」則為有情有趣的散文詩。兩者其一為「金枝」,其一為「玉葉」,是詩人作「青蛙」的意外收穫。

「青蛙」的成功,應與「后記」合起來評論。

我一向不贊成詩有前言或后記,我堅信文學作品是個獨立而完整的世界,一切都應該由作品本身來告訴你,沒有必要假其他人(后記)的手。它們不僅對作品無益,反而有害。通常后記記的是創作時的時和地,以及與創作時有關的人和事,例如觸發他靈感的情景等。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一個作品完成以後,即已賦予一個完整的生命,它的生命往往是和后記中所記的種種完全沒有關係的。有過創作經驗的人都了解,我們現在所寫的,未必是現在所發生的事。

有位詩人中年後寫情詩,被他太太發現了,硬說他不忠,好長一段時間與他吵個不休。據說那是位醋勁很大的太太。其實他是回憶他故鄉的青梅竹馬。「后記」唯一的用途,是為以後的研究者提供資料。那些文學批評家沒有它們是寫不出文章的。寫杜甫的〈秋興〉,必先交代它是唐大曆元年杜甫五十五歲,旅居夔州時的作品。寫李清照的〈夏日絕句〉,必先將北宋的腐敗無能針砭一番。其實讀者需要的是作品的美感,如〈夏日絕句〉:「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我們只需感受它的悲憤雄壯情懷,其他便可有可無了。

但是管管的這種「后記」,我不排斥,而且欣賞。因為它是詩,不是解釋詩的附庸。它為「后記」文體開了個新例。很切近「物語」文學。這「后記」起首二行就給我們一個很愉快的氣氛。「那個人下定決心不去找那隻躲著的青蛙。去看書。別管牠。︙唉,不要去想牠!喝酒!喝酒可以忘憂。喝酒!……哈!兩瓶了。……怎麼青蛙在酒瓶上?」其實他有沒有在找?有。他在書本中找,要讓知識站出來變成呱呱叫的青蛙。即使憂傷失望,借酒消愁,他仍時刻想著青蛙。青蛙才會出現在酒瓶上,那是幻影。

認識管管的人,或與他同桌交錯過的人,都會覺得管管是個很熱鬧的人。一段小花臉或鐵板快書唱下來,您會被他的表現藝術的才能嚇著。其實他只會那麼兩招,他的內心世界是個寂寞又憂鬱的人,不然他怎能成為一位優秀的詩人呢。且看「后記」的最後幾句:「青蛙田雞北人不知食,因此荒年會多餓死幾個,笨吶。」這是詩人的感嘆,有不被重視,不被發現的寂寞。青蛙是可以充飢,可以使人免於飢餓的,它那富節奏的呱呱呱的叫聲,至少在精神方面是可以療飢的。

〈青蛙案件物語〉從第一句「吾去澆花」到第四段「也許有個池塘躲在吾家什麼地方」,詩中的「吾」是單數,是指詩人自己和他自己家。從第五段起到結尾,便將單數改為複數「吾們家」。無疑的,他希望他家的青蛙成為大家家裡的青蛙。他正在尋找的青蛙,也正是大家想要尋找的青倒數第二段,詩句的排列相當費心思,一句「不會是人吧?」一般的口語散文,如不經過詩的處理,便顯得毫無意義。但卻因詩的特殊排列而產生出多意象的詩。一般人認為不通或不合文法的句子,在詩中它卻是這般的合理和合文法。此即為常常被文法家們非議的原因。

我試將這段詩改為兩人的對話:「是誰送來的這隻青蛙?」「不會的,他不會送青蛙給你」「那麼是什麼呢」「大概是人吧」。另一種對話是:「是誰送來的這隻青蛙?」「當然不會是牠自己跑到五樓來的」「那麼牠是怎樣上來的?」「當然是有人將牠送上來的。」總之,詩中的青蛙是不能和人分離的,詩人寫的絕不是純粹的青蛙。

「后記」告訴我們,那個找青蛙的人,被「一個農夫發現手拿酒瓶醉在一個真的有青蛙的池塘邊」。此時,如另有一個找青蛙的醉漢打池邊經過,想必會將他當作青蛙看待。

蛙。「也許吾們家是真的/還躲著/青蛙?」這句詩具提示作用,不必是問句。

相關書摘 ►管管《燙一首詩送嘴,趁熱》:香水這個騙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燙一首詩送嘴,趁熱:管管百分百詩選》,印刻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管管

一帖青春永駐爽朗健壯還童湯(彩虹口味)
九十歲詩壇老頑童的慧黠赤子心經

  • 九十歲的人生,十九歲的青春,「跨域玩家」管管的幽默詩集——可讀,可唱,可演,最好備一盤花生米,配酒服用。
  • 赤子童心不老術,炎夏必備清爽無負擔歡快小品。

如果把嘴拚命拉長如一根釣魚線
就給您送去
一首詩,剛燙好
知道您很餓,將就著吃吧
送嘴,趁熱

收藏頑童詩人的幽默與玩心

收錄管管詩作105首及畫作12幅,涵蓋四十個年頭的漫長醞釀,詩篇如酒入味,能一口接一口讀,一口接一口飲,不醉不休,即使到了九十歲,他仍是盡情樂活的爽朗少年,邀你賞春雨、聽蟬聲、煮松果、吃月亮,又或者摸一摸家鄉的星星,找一朵咳嗽的花,到楓林與笑呵呵的綠娃娃打鞦韆。有時,他抓幾張蝶影送周公,想念商禽的長頸鹿,為瘂弦的鹽灑上糖,寫一把張拓蕪的剪刀,還有忘不了的青蛙,始終在心頭呱呱叫著。

管管擅捕捉歲月漏痕,和漏痕之外的聲音,以直截有韻的節奏針砭時下,回溯歷史,寫的是詩而鏗鏘如歌,他瀟灑不羈的詩性藏著幽默童心,洗碗有詩,香水有詩,螞蟻有詩(且還是情詩,會爬得滿身都是),生活無處不成詩,隨時可吃上一口,解飢。

getImage
Photo Credit: 印刻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