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公與匠人:柯文哲意欲從日本學習的「官僚精神」

奉公與匠人:柯文哲意欲從日本學習的「官僚精神」
Photo Credit:鄭仲嵐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官僚了解,他是為國,不是為了討好誰而存在。勇於挺身挑戰、捍衛自身尊嚴、不屈服強權與對自己專業充滿自信的官僚,也許正是柯文哲最想從日本民族身上全盤移植的。

歷史長遠也是一環,柯文哲後來在會見南三陸町長就曾言,台灣地方父母官一任期四年,頂多兩任,讓很多施政出現變數。但與其說台灣地方首長四年就更替「太過快速」,實質上是因為日本自立國以來都沒有被實質推翻過,天皇一系依舊在,只是侍奉的將軍不同,讓近代化後的大部分日本政治人物還是有以國為中心來建設的長遠目標,但在台灣的話,目前要政治人物以國家長遠發展為根來施政,還是有點難。

最後轉回來看,柯文哲感嘆的文官體制崩壞,以及不是選上總統就可以解決當今問題的無奈,說穿了還是台灣始終在等待一個救世主可以即刻降臨,然後大家就把一切都交給那個救世主就好,但有時不小心成為救世主的那人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要幹嘛,更坦白說,也許那人當初連行政體系完全不懂,卻面對到如今猜疑心強,不敢施展拳腳求安穩的台灣官僚們。

日本也是數百年來的演進,才讓現在的官僚體制與職人文化轉變成一種國民性格。就算換了一個完全不懂素人執政,龐大的官僚體系會持續推動一切既有的政策、甚至勇於指正挑戰上頭,且不會隨著當選人喜好隨意更改,成為看心情而制定各種事物的浮動性格,因為日本官僚了解,他是為國,不是為了討好誰而存在。勇於挺身挑戰、捍衛自身尊嚴、不屈服強權與對自己專業充滿自信的官僚,也許正是柯文哲最想從日本民族身上全盤移植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