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得正企得正,生活就不受影響?——在烏魯木齊看「惡托邦」

行得正企得正,生活就不受影響?——在烏魯木齊看「惡托邦」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疆維穩行問責制,官員千方百計要保障自己管轄範圍安全。官員眼中,維族人都是炸彈,越少維族人越安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地獄的門口,應該是與天堂無異的。

新疆烏魯木齊有近50個民族定居,周末去市內的紅山公園,會看到膚色輪廓相異的居民帶著伴侶和孩子在湖邊散步賞花。國際大巴扎內,各個民族居民都在遊牧民族風音樂下載歌載舞。遊人隨便拿出相機一拍,會拍出一個世界大同的烏托邦。

這幅各族融洽相處,社會井然有序的畫面,卻建築在無數的監控、限制與犧牲。

61607953_1400296706828160_73172384968909
新疆國際大巴扎

市內清真寺大門緊閉,內外佈滿監控鏡頭。其實大街小巷都很容易看到那雙目光。有哪個角落能幸運逃過鏡頭凝視?難說得很。

監控鏡頭是三步一哨,安全檢查則是五步一崗。出入車站、酒店甚至咖啡店,訪客都要通過機場出境一般的安檢。我試過在維吾爾族安檢嬸嬸全情注目下經過酒店門口數次搬運行李,但她每次安檢仍然如臨大敵,用金屬探測器從頭到尾掃描檢查。旁邊的漢族服務員解釋說,這裡有監控鏡頭看著,要嚴格遵守規定。

「每部機器,都能報銷嘛。」在烏魯木齊土生土長,經營餐廳的漢族人阿寶說。「維穩工程本來就是生意。何況早幾年出過事,領導人被換,新來的要保烏紗,嚴令維穩。每個單位負責人都怕自己出事,什麼都要管,維穩措施層出不窮。」

阿寶指的應該是2014年昆明火車站的襲擊事件。2016年,治理西藏五年的陳全國上任新疆書記,鐵腕治疆,增聘3萬多名公安,佈置警崗在所有街口。新疆現有7300個安全檢查站,我從巴士站步行10分鐘到阿寶的餐廳,要經過兩個小區,三次安檢關卡。

行得正企得正,生活就不受影響?阿寶要開餐廳,買刀用煤氣,難得超乎想像。政府規定每人最多申請三把刀具,而且限定使用地點,刀與工作台之間有鋼索固定,刀身更要刻上二維碼,方便追蹤問責。

「連煤氣罐也要實名登記,甚至限定位置使用。我頂手經營餐廳,舊煤氣罐都要送回政府,再重新申請。」阿寶嘆道。

62021305_1400296313494866_50189674763654
相片把刀上的二維碼遮蓋了,阿寶怕公安可以追查到出處。這種恐懼,最可怕。

漢人生活不好過,維吾爾族人更可悲。阿寶欲聘維吾爾族師傅做菜,要到派出所登記。派出所竟然拒絕,說師傅不可跨區工作。

「從他家步行到餐廳才15分鐘。」阿寶無奈。「早前我把舊屋出售給維吾爾族家庭,談好條件,就去派出所登記。警察竟說區內維族比例過高,不讓他們住。我說哪裡有寫什麼維族比例?規定是多少,現在是多少?問得他們啞口無言。」

新疆維穩行問責制,官員千方百計要保障自己管轄範圍安全。官員眼中,維族人都是炸彈,越少維族人越安全。各種措施與藉口,只為維族人不要來自己管轄的地盤。

「官員都只想把問題踢到下家去。」

61706535_1400971050094059_80276945107733
最恐怖的不是政府禁止穆斯林穿新月T-shirt,而是他們肆無忌憚在商店內貼出通告。

奧威爾(George Orwell)筆下的惡托邦(dystopia),依靠無處不在的鏡頭以及思想警察監控市民。但他應該沒預料到未來的科技可以帶給極權政府更可怕的眼晴。

烏魯木齊政府早前推出「百姓安全」手機應用程式,鼓勵市民透過程式將「影響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可疑情況」回報政府,更設立積分機制奬勵告密者。這個蘇聯秘密警察的現代版,讓監控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無所不在。更甚是,應用程式本身很可能就是後門軟件,監控電話主人的一舉一動。早前阿寶的屋苑正門就出現了臨時服務站,「幫助」大家安裝應用程式。

「沒有人敢不安裝,怕有後果。」

62009186_1400297046828126_28799871205821
烏魯木齊政府早前推出「百姓安全」手機應用程式

作為漢族人,這樣歌舞昇平的新疆會比以前好嗎?

「我覺得以前沒問題啊。爆炸什麼的,小時候就有發生,還不是如常生活。」阿寶語出驚人。「我們都有維族朋友,也相處得不錯。壞人只佔很少一部份。今天沒人想生活在烏魯木齊。」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來自作者Facebook〈離地札記〉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Cheng Ka 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