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少女》和《愛的麵包魂》的神靈碰撞:台灣影視作品中的宮廟男女

《通靈少女》和《愛的麵包魂》的神靈碰撞:台灣影視作品中的宮廟男女
Photo Credit:HBO Asia、公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通靈少女》的16歲少女小真,彷彿才擁有人人稱羨的靈魂的兵器,能夠「通往」失落的肉身,安頓倖存者;《愛的厭包魂》主角糕餅也在吉安宮問事,儀式卻被闖入照相的布萊德意外打斷。「曉萍的尪是三太子!」神靈與肉身究竟何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王冠人(影評人)

一、愛情還是麵包,神仙還是凡人

「你跟我求婚,就只用廟裡的蠟燭喔?」

愛的麵包魂》片頭不久,在麵包店的屋頂,糕餅(陳漢典)踩著三太子的步伐,從set好「I ❤ U」的蠟燭陣,展開一場失敗的求婚,搞得曉萍(陳妍希飾)不歡而散。與其說,糕餅與曉萍的弟弟預謀串通卻延遲的煙火壞了事,不如說糕餅自己的急性子和「一輩子在這邊做麵包」的理直氣壯,一股腦的逼婚,才真是破壞浪漫、灰頭土臉。畢竟此時,曉萍仍在內心猶豫著何去何從:夾在母親的出國夢想、布萊德的才貌、家人的舊情之間,因而影片的泰半時間,無法戴上婚戒,只能暫時當成項鍊,在胸前懸宕搖擺。

糕餅如此孩子氣、長不大的男孩性格,延續到之後那場阿弟仔路燈下告白的戲。糕餅拿起大聲公,像投射了自己的焦慮不安與怒氣,改而進逼女警答應與阿弟仔「交往」。活脫脫是那個腳踩風火輪加速前進的哪吒,一個會開口碎碎念的三太子。別說拯救麵包的靈魂了,此時他連青梅竹馬的心情都搞不定啊。

「大家都這麼說你還在猶豫喔,你們女生為什麼要不要都不講清楚啊。」

相較之下,《通靈少女》的16歲少女小真,彷彿才擁有人人稱羨的靈魂的兵器,能夠「通往」失落的肉身,安頓倖存者。

女歌手找她想跟逝去的女友和解,孤獨的少年小凱得擺脫糾纏與離異的父母重新牽起手,凶惡教官吐露自己對自殺女老師的柔軟感情,議員上門求診艱困選情和妻子病情。威力所及,還包括長輩們的危機:金老師(有如小真父親)的宮廟財務危機,甚至信天主的阿樂媽媽,也來相求,想知道兒子在那邊過得好不好。

親生父母不在身邊,阿嬤的靈體隱身旁觀,而小真象徵意義上的父母角色,似乎總是不符期望,總是延誤、拖延了他的現實生活與校園情誼,這共同的處境,使得她與阿樂很快便能相知相惜。小真屢屢翹課遲到,缺席排戲與約會,多次被金老師召回,只為了信徒的情感或功利需求。仙姑/香媽/九天玄女的職責,覆蓋、推擠了世俗的發展,甚至引發生命的遠逝,重現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宿命。

二、男與女,新與舊,本尊與變身,原創與新詮,現實與夢幻

「請問三太子,我和曉萍咁有機會?」糕餅也一度在吉安宮問事,儀式卻被闖入照相的布萊德意外打斷。「曉萍的尪是三太子!」,經過轉譯,反而使得糕餅丈二摸不著金剛。

究竟丈夫的身份為何,暫時留下了懸疑。在電視版《麵包魂》中,阿弟仔向剛住進來的布萊德開玩笑地解釋、錯譯,「三太子就是台灣的God啦」。

身份的追尋和錯置,縈繞著《通靈》和《麵包魂》兩部作品,以及各自的較早版本。在公視人生劇展版《愛的麵包魂》,糕餅拿了布萊德的紅酒喝,卻在夢中化身三太子,拿著烤盤,搗亂摧毀了布萊德特地做給小男孩的波士頓派。酒醒後面對眾人的質問,糕餅反覆問著,「這真的是我做的嗎?」,不敢相信眼前的現實慘狀。

原來,小男孩的媽媽為了更好的教育機會,只得離開新北市的四腳堂,去台北念書,布萊德想用波士頓派把男孩留下。同時,平日跳著八家將的糕餅,固守著麵包事業,不只面臨便利商店對傳統麵包店的經濟挑戰,也必須抵擋、排拒著「英倫男子」對「台式」愛情的入侵與介入,幻想著以拿手的蛋黃酥扳回一城;最終,甚至連全套三太子服裝還來不及請下來,便快步衝出,拯救愛情;內裡是那件用紅字寫著「台北」兩字的宮廟白衫,欲攔住「往台北方向」的布萊德和曉萍。

MV5BN2YyNDA5MTMtMDgxNy00ZWEzLWE2NzEtODI4
Photo Credit:福斯

「你能力強,你什麼地方都可以去,我呢,我能夠去哪裡啊!?」「我只有曉萍一個人,我什麼都沒有!你來跟我搶什麼!」片尾,三人同框,同樣都留在了台灣。愉快的一天又開始,曉萍爸/村長廣播,要村民賭一賭,誰會在這場他看不懂的「年輕人的愛情」中勝出⋯⋯

《通靈少女》中,身份的對比,乃至於身份的遷徙/替換/易位,也十分有趣。首先,小真和戲劇社學姊的較勁和最終的和解,一路從校園表白日的台式紅龜粿pk西式餅乾,茱麗葉一角試戲時的不同演繹(學姊唯美版pk小真搖滾版),以至最後觀眾散場卻反而是正式演出,由小真演出羅密歐,獻給死去的阿樂/羅密歐。

或者,在第四集,閨蜜黃巧薇為她出了餿主意,在屋頂開壇問事,小真喃喃地怨唸她真是「校園金老師」。無需道袍、兵器和香火,只消運動服與課桌椅,便能移形換位,如同置身宮廟。

螢幕快照_2019-06-03_下午6_52_14
Photo Credit:HBO Asia、公視
《通靈少女》劇照

《通靈少女》(以及短片《神算》)雖不像《愛的麵包魂》以歌舞場,巧妙地對比主角現實與夢幻的場景,但透過物件符號去描繪身份的手法,卻同樣充滿細節。譬如,金老師把象徵天命和父親遺願的掛牌交給小真;而意味著親情的「孤獨的隕石」,在阿樂-小真-阿樂父親三人之間傳遞;以及女歌手Alice寫給故友的歌詞,「現在你隨風而走,不曾回來過」,與阿樂即將出事的畫面並置同行,如同量身訂做的主題曲;具有父親兄長地位的金老師和阿宏阿修,取代了師長同學坐在台下,見證了家人的心願與另一種面貌。

《神算》片尾,音樂班學姊在圖書館為學長(吳宏修)慶生,點了蠟燭,戴上項鍊;彼處小真則化身九天玄女,燃起符紙唸符令,為盧小小的議員拍背過火。錯過了慶生的她,隨後在返家的暗巷巧遇學長,終於把早買好的球棒送出。最末,獨自在自家屋頂面對著城市的夜空,在揮著空棒。前方是另一片,有別於過去與現在,尚未成形的未來⋯⋯

可視做彼此呼應的是,《通靈》第六集的結尾,每組人物以合照見證了他們的變化,金老師拿到了EMBA學位,議員和太太就著輪椅在庭院自拍。而小真也獨力踩上當初他和阿樂相會的木椅,跨坐在校園圍牆,望向校外風景。或許,面對未來的氣力,如同改編後的作品,自然加上了更多層、更豐富的含義。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