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做個小遺民

馬傑偉:做個小遺民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遺民不可以逆時抗世,那就苟安於此地,在自己可以支撐的小世界,做個樂活的小人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傑偉

以香港人身分而自豪的一代人,必須認清,不中不西的本土文化,已經沒有任何宗主可以依靠,英國遠去,中國強大,香港這一刻,南方的一彎弱水,如何對抗江河滔滔?擁主權的一國,與香港這一制,矛盾凸顯,平情而論,大國之下,自然是香港內地化,而不是反過來大陸香港化。以為大陸會吸收香港的現代體制的價值,似是一廂情願。

2014年雨傘運動到2017年林鄭月娥上台,這幾年我的心情慢慢安定下來,接受了歷史的步伐,借用陳奕迅的歌詞:「人總須要勇敢生存」。時勢不由人,也可以樂天知命,好好活下去。遺民樂活,靈感來自2015年去世的台灣作家韓良露。良露跟我年齡相若,2014年診斷得癌,病情就急轉直下。死訊來得突然,收到消息時我在馬料水碼頭,雲霧閉天的一個黃昏,站在吐露港的靜水旁邊,一個遊人也沒有。我記起了良露那炯炯眼神、充滿熱情的言談舉止、吃出美食滋味的滿足表情。她生前與丈夫朱全斌有影皆雙。人世情未了,仙鶴渺人間。此際一隻白鷺飛過,在平靜的水面投下飄逸的倒影。

二十多年前我與全斌相識於英倫,同是倫敦大學金匠學院的博士生。當年他與良露已是出色的電視創作人,而我是失意失學的一名文藝中年。還記得我們在倫敦的晚餐,良露下廚煮出美味,一尾鮮魚一吃難忘。我們相聚時間不多,但都是真切愉快的,而我後來又從良露的著作中,豐富我們的相知。生命就是這樣的吧,老去、逝亡。熱情過活,嘗盡人間百味。良露做到了,且活得豁達、出色。

時代狹縫 尚可苟安

不多久之後,我讀到她死後出版的其中一本遺作,談明末清初的一個讀書人李漁,三十四歲多次考試仍然落第,又因明末時局動盪,流寇四起,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思宗自縊,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李漁也成了遺民,再無心考取功名。生不逢時,中年折翼,前後不搭,明朝已逝,清朝異族上場,政治文化生活顛倒,遺民處世特別艱難。但艱難往往只出現在清初,十年不到,新一代異族就是正統常態。

李漁出生在時代狹縫,不自殺殉國,也不怨生不逢時,反而閒情大發,自問無力經世治亂,但仍可經營藝術與人生。既然明朝亡國,那就放開書生情結而安於天地。我借用這種遺民之思,反而更能安靜、清醒地生活於香港,對時局的看法也有了分析的距離。

其實也沒去到「亡港」那麼煽情誇張,只不過港人經歷政治文化的大轉變,要慢慢適應一個陌生政權的統治。人的一生,時也,命也。早生幾十年,香港仍是落後的殖民城市。遲生幾十年,在2047年之後,中港一體化,那時的「香港人」,沒有遺民的傷逝,將有另外一種精神面貌,新與舊,無縫接合。

遺民的感傷,就是記起當年的輝煌,就是要面對時不我與的無常與失落。遺民不可以逆時抗世,那就苟安於此地,在自己可以支撐的小世界,做個樂活的小人物。堅持相信香港曾經有過的獨特身世,是遺民或可保住的尊嚴。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生走到初秋》,天窗出版
作者:馬傑偉

人生如四季,每季都有不同韻律。

五十歲後,秋天悄悄走到門前。以前,精力充沛,拿出全副精神去活得充實精彩。現在,精力下降,生命卻以另一種方式展現,也向身邊的人開啟。

學者馬傑偉,走過人生春夏,應能從容面對豐盈秋色,怎料幾年前掉進失落消沉的漩渦而不自知,最後由深坑裡爬出來,驀然回首,才發現這個自己熟悉又陌生。

學習生命自覺,坦然面對自己,放下舊有執著,重新審視家庭、婚姻、親情、事業和我城,重新學習做兒子、做丈夫、做父親、做自己、做人。輕舟已過萬重山,窗外原來又是另一番風景。

人生走到初秋,有一種力量,一種新的尊嚴,一對新的眼睛,順逆不失寬容。

五十歲後,於初秋發現人生尚有很多可能。

2000x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