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嘲諷「討厭的大人」,總有一天我們也終將變成「上一代」

不要嘲諷「討厭的大人」,總有一天我們也終將變成「上一代」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TJ T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亡國感好重,但還是希望即便很難,我們都能開始做到換位思考,因為有一天我們也可能變成我們討厭的「上一代」。

文:阿黑(八年級生/五專兼任講師)

記得某次跟17歲的學生們談起壓力,他們跟我說「老師,我們壓力很大好不好」,剛聽到的時候我也是笑笑,想著我這一代二、三十歲的人面對低薪又無望的社會,你們才不懂什麼是壓力好嗎?但我後來發現他們跟我們這一代人(以下皆指七、八年級生)最大的不同是,他們一出生就活在一個網路很發達、使用社群不用什麼成本的世界裡,他們的世界變化很快,很多事情不用我教,他們如果有興趣上網就可以查得到的(當然,媒體識讀和判斷真偽的能力是另一回事);他們用臉書、更多人用Instagram,還有一些我搞不太懂的社群,他們有Line的班群,什麼事情都在群組裡面宣布;他們下課揪打電動,遊戲裡,大家的服飾、裝備甚至伴侶都是在社交、在比拼。

我們總說網路是虛擬的,但我看到的是,對他們來說網路扎扎實實地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社群網站上的自我展演和社會比較是真的、遊戲裡的小圈圈還有資訊交流也是真實的,你除了面對來自現實生活中的人際關係,網路上也是完全無法忽視的一環。那是我們剛上網時還要用電話撥接的世代,沒辦法想像的事情。

我現在還說不上來七、八年級生和九年級生使用網路的差別具體而言在哪,我只能說就我感受到的真的不一樣。我覺得我們在討論不同世代時總是直接貼上標籤,而忽略了不同世代成長時的時空背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七、八年級經歷了什麼?民國七十六年解嚴,然後民國九十一年廢除聯考改指定科目考試後,公民與社會列為考試的科目,在那之前受的教育都是三民主義。意味著至少這兩個世代以降,基本上直接出生在一個擁有真正自由民主,以及基本公民素養教育的年代。

那是四、五、六年級生都沒有的東西。

公投一直到同婚專法通過後,我始終弄不明白那群喊著「不尊重公投結果」、「公投結果大於釋憲」的人腦子到底裝了什麼屎,小時候的公民是不是被當?但以中世代(以下皆指四五六年級生,雖然六年級生似乎放哪都很尷尬)來說,確實應該滿多人是沒有接受過公民義務教育的。我們當然會說,你關心這個議題應該要去了解啊,但別忘了在使用網路上,七、八年級生雖然晚了一點開始,但怎樣也是一路學習上來,搜尋資料能力上無虞的世代,可是中世代我們爸媽那群人不是。他們資訊怎麼來?靠朋友口耳相傳、靠新聞名嘴得來的。所以當今天Line群組裡面充滿謠言,中天等媒體又不斷造神時,你多少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得到的資訊怎麼總是跟我們落差如此之大。

民眾領取公投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繼續談中世代成長的背景,他們是看過「台灣錢淹腳目」的人,那種瞬間發大財的事情對他們來說不是妄想,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啊。再提威權體制,那些作亂的、搞破壞的、有進步思想的,都被國民黨給剷除了,剩下來的是哪些人?是那些真真實實相信「你只要乖、只要安靜,國家就保你平安無事」(也許還有發大財),民主是什麼能吃嗎?集會遊行黨外運動(民進黨)就是亂啊,你們不要吵好不好,國家很亂不能發大財都你們害的。

對,我們當然可以提出很多證據說,可是以前的經濟比較不好啊治安比較亂啊,但是很多時候大家在理解這些事情的時候,就是靠「感覺」啊,感覺國民黨時比較會搞經濟(畢竟他們不敢弄同婚啊砍年金啊轉型正義啊這類會引起民怨的事情)。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做「驗證偏誤」,意思是人們會選擇看到和相信自己想相信的,相信有利於支持自己論點的訊息、忽略或輕視反對自己論點的內容。於是,你相信的都是真的,你不相信的都是假消息,這件事不管在哪一個支持陣營你都可以看到,譬如不同陣營總會攻擊對方是某某人的網軍。人們是靠感覺靠偏誤去判斷的,有些時候一些事實的資訊是沒有那麼容易吸收的。

於是在中世代的眼裡,七八年級這些年輕人就是一群很會搗亂、被民進黨洗腦、滿腦子不重要的議題然後不在乎經濟的人?姑且不論這是不是真的,但反正他們就是會這樣相信和覺得。但反過來說,我們不也覺得很多中世代是一群容易被假消息蒙蔽、妄想發大財、覺得社會議題不重要的人嗎?

我其實覺得現在的社會氛圍是很危險的,哪怕我2020的選票已經決心只投給蔡英文,我還是會覺得,哪怕是跟我同立場支持小英的人,也會受到團體極化的影響而走向一個無益於溝通的局面。「團體極化」指的是,我們在立場相同的群體/團體裡,我們原先的立場和偏好會因為同溫層而越走越極端。所以挺英的更挺英、挺韓得更挺韓(下略剩於可能的候選人),但大家要知道,要贏下選舉,中間選民才是左右戰局的關鍵,把對方打為腦殘或愚民,只會讓中間觀望的人更覺得這是個渾水,更覺得雙方陣營都是一群不理智的人。

但其實寫到這裡,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辦才好。身邊朋友家裡的長輩,看中天看得很開心、聽韓國瑜講一些不切實際的鬼話也是信得很熱切。哪怕我現在還是難以接受或理解,但是也許韓國瑜就是打中了他們心中的某些什麼,那是因為我們成長背景不同所以無法想像,而不是因為他們真的是一群愚民。你當然可以說不會辨別真偽聽中天的假消息很愚蠢,但同我前面所說,那本來就不是他們那個世代所擅長的事情。

當然,我覺得把七八年級生化為挺英(或民進黨)、四五六年級生化為挺韓(或國民黨)也是不太正確的事情,畢竟也是有年輕人挺韓、中老年人挺英,世代跟立場並非如此絕對二分。我想說的是,世代間的差異是需要被看見的,不是去看見立場的不同,而是嘗試去理解「為什麼他們會這麼想」、去理解「為什麼他們在意的跟我們不一樣」,也許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找到那個溝通的可能性吧?

這件事情撇除掉世代或選舉其實也成立啊,以同婚來說,那些態度不那麼極端的,他們在意的到底是什麼?我們真的知道嗎?很多人對於同婚的恐懼是「顯考妣不知道怎麼寫」、「稱謂不知道怎麼叫」⋯⋯我以前也覺得他們很蠢、這很重要嗎?但也是有朋友提醒了我以後我才知道,是啊,那真的是他們很在意的事情。如果我們只是覺得他們在在意一件「小事」,而沒有發現那件小事其實是「他們心裡頭的大事」;如果我們聽到就直接把人家打成「反同」,那我們永遠都會在鬼打牆,而沒有任何溝通的可能性。

寫了這麼多關於世代的論述,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轉過頭我也不曉得要怎樣跟身邊支持韓國瑜或是反對蔡英文的人討論或是遊說。只是覺得這陣子看下來,我覺得標籤化、妖魔化韓粉(或是郭粉/柯粉/賴粉)實在不是件有益於幫助蔡英文連任的方式。也許這麼長的一段文章可以讓大家開始稍微練習換位思考,或許會比較知道溝通可以怎麼做。至於極端值就算了,那種「無論如何國民黨就是對」的極端值,就放水流吧。

最後想說的是,我覺得世代之間的隔閡是無可避免的,上一輩把我們當草莓族、我們還不是照樣把下一輩當作沒競爭力的屁蛋?總有一天,我們也會開始沒有力氣去關心身邊很多很多的事,我們工作越來越忙、我們有家庭要顧、我們要面對很多很多眼前的困擾,現在我們有本錢有力氣去想很多社會議題相關的事情,是因為我們還有本錢。年紀越長認知能力也會越下降,我們也會越來越不喜歡改變,我們都很有可能變成那個現在嘴裡說的討厭的大人/老人。真的是不要笑他們,想想自己怎麼看下一代的,我們可能也是那個在做世代對立的人啊。

雖然亡國感好重,但還是希望即便很難,我們都能開始做到換位思考,因為有一天我們也可能變成我們討厭的「上一代」。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