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守住六四燭光30年,以記憶對抗暴政

香港人守住六四燭光30年,以記憶對抗暴政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共在過去三十年用盡所有方法來消滅六四的歷史,香港人卻風雨不改地守住歷史三十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很多人放棄悼念六四,因為他們覺得不需要管別人的事,「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與香港人何干?香港人應該先管好香港的事。

價值連結

然而,只要讀1989年的香港歷史就會知道,六四對香港的重要性在於香港人向全世界展示香港的正義與強大。30年前的香港,作為一個彈丸之地竟然敢於爭取改變中國;香港人冒險到內地支援學生、報導真相;「黃雀行動」是香港人勇敢行動的證明;30年在維園風雨不改的悼念晚會證明香港人的堅持,以記憶對抗暴政。

這是香港人的事,不一定是因為民族問題,而是因為1989年的香港人是為公義堅持的一群,30年來的堅持說明香港人從不卑微。一個強大的身分認同需要的是為正義「多管閒事」,例如近期有人發起聯署運動要求美國政府回應《逃犯條例》修訂,為何美國要「多管閒事」?美國政府所展示的並不是單純的國力,還有為正義發聲的軟實力。就算經常不認同他們對正義的看法,發聲的自信與力量還是清晰可見。說要顧好自己,不要理中國內地的事,無疑是劃地為牢,將勇敢、正義的香港人從道德高地拉到凡間。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抗爭方法,但我們的焦點都放在抗爭的對象、方法、綱領與訴求,卻往往會忽視抗爭背後所展現的正面價值,而這些價值正正是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關鍵。

回憶的香港

歷史記憶是另一個身分認同的關鍵。當年全香港團結一致,報章不分左右、市民不分陣營的支援北京學運。二次百萬人遊行、黑夜靜坐、「民主歌聲獻中華」都是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團結程度在香港史無前例。

在今日的撕裂社會,回望這份團結更覺得不可思議。

這份史無前例的團結以維園悼念晚會的方式延續30載,儘管人數漸少、部分當年堅決批判中共屠城的人投向建制,悼念本身凝結了香港團結的回憶。行禮如儀?也許,但悼念是重溫歷史記憶的重要方式,重溫難免重複;能夠重複,更見可貴。

要先顧好香港的事,但如果我們不停排除香港人的歷史記憶,對香港的感情就會失去了根。我們不會放下雨傘運動的記憶,也不應放下「六四」的記憶。

口號之不必

在維園的人是否全部支持「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一定不是,因為我也不支持建設民主中國。然而,正如所有社會運動,如果要完全同意綱領才參加,團結就無從說起。

如果可以,我們應該集中焦點於價值與回憶。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編按]中共在過去30年用盡所有方法來消滅歷史,香港人卻風雨不改地守住歷史30年——在內地無人敢說的敏感詞,我們在香港大聲呼喊;在內地新一代已經無法得知的歷史,我們在香港公開說;天安們無法亮起的燭光,我們從無熄滅。香港最近在各線抗爭皆感到氣餒,但在守住記憶這一戰,我們30年後仍可以挺胸抬頭,不輸中共。

每年六月四日,香港人都有一場抗爭。千萬,不要投降。

編按︰出自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小說《笑忘書》(Kniha smíchu a zapomnění)。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責任編輯: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