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韓粉」:長輩為何將韓國瑜視為「苦海明燈」?

解讀「韓粉」:長輩為何將韓國瑜視為「苦海明燈」?
高雄市長韓國瑜1日下午在總統府前凱道出席「決戰2020、贏回台灣」造勢大會。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們年輕人崇拜柯文哲成為柯粉,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自己的偶像而成為韓粉呢?」這番話令筆者恍然大悟,在「韓粉」的眼裡,韓國瑜並不是什麼要選出來替人民服務的政治人物,而是捍衛他們這輩價值與尊嚴的「救世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的兩個世代,正在越來越多的議題上撕裂彼此的信任──不論是從年金改革、同婚議題公投,甚至到2020的候選人支持等主題上,在在出現的事實衝擊著我們本來對於社會、對於台灣的認知。

筆者今天想要稍稍發表自己對於韓國瑜崛起,以及「韓粉」瘋狂的背後原因;畢竟,這麼多我們認識了一輩子的忠厚長輩們,其中不乏高社經地位的知識份子與社會中堅人物,怎麼會突然像集體著魔般、信仰與支持著年輕人難以理解的「邏輯謬誤」與「空頭支票」?

「韓粉」的瘋狂,你我可能都從背後推了一把­

忘了是在哪邊看到的一種說法,說其實「韓粉」的崛起,自詡為進步一代的年輕菁英們,可能都是背後的推手之一。

因為「菁英」們多以嘲弄式的方式而非耐心的解釋,來抨擊老一輩人所信仰的社會價值,使他們覺得必須團結一致來堅守自己的認知。而當橫空出世、綜合老一輩社會價值的綜合體──韓國瑜出現時,自然而然成為眾人追捧的信仰。

筆者曾聽過一位長輩自豪地說過:「你們年輕人崇拜柯文哲成為柯粉,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自己的偶像而成為韓粉呢?」這番話令筆者恍然大悟,在「韓粉」的眼裡,韓國瑜並不是什麼要選出來替人民服務的政治人物,而是捍衛他們這輩價值與尊嚴的「救世主」。

換個觀點,誰才是被剝削的一代?

年輕一輩的人們被世代剝削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但對於目前社會上掌權、我們爸媽那一輩的社會階層來說,在他們眼裡,自己可能也是社會體系轉變下「被剝削的一代」。

當自己年輕時仍是戒嚴的時代,因此在政治甚至對公眾議題上養成他們謹言慎行、甚至下意識服從國家領導人提出口號的習慣。而在經濟上則剛好搭到了台灣在全球貿易中起飛的年代,因此深信「有努力就有收穫」的金科玉律。

最後在家庭倫理上,覺得「孝順」天經地義、「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倫常不容挑戰。在待人處事上也講求「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根本無法想像動輒告人、講求法律途徑的社會,敬老尊賢更是不容置喙的真理。

在老一輩人所建築的世界觀中,這些都是一直以來社會的「基本設定」。他們也一直都是這樣兢兢業業、不挑戰不懷疑這些社會建構。但當自己年紀漸長,成為社會上掌權的中堅份子時,他們越來越常發覺年輕一代對於世界的理解、對於倫常的認定和自己根本大相徑庭。

在老一輩的眼裡,自己堅守了「敬老尊賢」價值觀這麼多年、容忍各種過去長輩的不合理要求,就是為了有一天「媳婦熬成婆」享受被尊崇的社會地位,誰知道年輕人更本不信這一套,那麼過去自己堅守價值的意義不都白費?

而年金改革的議題也是同樣邏輯,因此覺得當自己被政府、被社會給騙了這麼多年後,才會讓許多人「感性戰勝理性」,從我們自以為認識的忠厚長者成為自私自利、說出「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的失控暴徒。

長輩需要的是「苦海明燈」,還是僅需要有人替他們發聲?

當年輕世代擁抱所謂「進步的價值觀」,老一輩人無法理解、甚至也跟不上這樣思想結構的轉換,於是多數人寧願選擇堅信自己知道的道理。

年輕世代支持重視性別平權、維護台灣國際主權的蔡英文,或是做事講求SOP與實際效率的柯文哲,但這些人物所信奉的教條與價值觀,都不是老一輩習慣的同溫層。與其去重新學習、適應,倒不如全盤否認而堅守自己知道的事實。更何況在「敬老尊賢」的思想枷鎖下,更覺得為什麼不是年輕人來學習我們「正確」的價值觀、反而是鼓吹那些根本未經過時間考驗的新興「歪理」?

這時草根性強、煽動力高且「擁有同樣價值觀」的韓國瑜如彗星般崛起,使得許多老一輩的人彷彿看到了苦海明燈,終於有人願意維護他們同樣信仰的傳統價值、過去的榮耀。已經有很多文章描寫韓國瑜崛起的成功,但筆者認為更重要的關鍵,在於韓國瑜所代表的是「老一輩所信仰的社會價值」。

沒有人願意當「愚民」、承認自己的邏輯錯亂,然而年輕一輩越用新興的價值觀抨擊保守勢力的荒謬,反而會讓「韓粉」更覺得需要團結在一起來抵抗外來勢力的侵略。這就是爲什麼看到了許多社會上社經地位崇高、卻仍然盲目支持韓國瑜的奇怪現象,難道他們看不出來這些口號背後的邏輯謬誤嗎?

筆者認為韓國瑜的崛起只是時代所需,就如當年德國一戰戰敗後百廢待興、但政府沒有辦法安撫人民情緒上的傷口,因此人民選擇相信一個簡單、極端且激情的新興宗教,把一名沒有任何背景的一戰小兵,捧上了德國政壇的最高位置。

這如同筆者十分喜歡的電影《黑暗騎士》中,老管家阿福曾說過的一段經典對白:

You crossed the line first, sir. You squeezed them, you hammered them to the point of desperation. And in their desperation, they turned to a man they didn't fully understand.

當蝙蝠俠把高譚市的黑道們逼急時,他們選擇了一個自己也不了解的人來替自己發聲。

其實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更多對於「韓粉」的抨擊與批評韓國瑜現象,只是想要釐清當今局勢背後的一些脈絡。因為很明顯所謂的「韓粉」中的核心支持者,很多其實都來自於你我的身邊。

為什麼這些你一起活了一輩子的長輩,會在支持者主張上相差這麼多呢?所謂的做事邏輯與演繹能力,在其他面向上也從來沒有發現這些異常啊?

筆者覺得,與其從客觀條件上來理解,不如從歷史脈絡與心理狀態來作為切入的觀點。因為我們彼此都在不同的社會與成長環境中長大,對於世界的認真本來就會不一樣。爭論「誰對誰錯」其實毫無意義,重要的是這樣的結論會把台灣帶到哪裡。

年輕一代在老一輩眼裡是不負責任的一代,因為只想到自己想要什麼,不論是享受物質主義的消費或是動輒出國旅遊享樂,鮮少想到該組織家庭、生兒育女等傳統倫理的重要性。

但換個角度說,年輕人沈溺於小確幸的背後,不也是因為世代的階級對立?當既得利益者不願面對改革而放棄自身權益,再加上社經重要地位多被尸位素餐者佔據,卻仍以「不夠努力才會不成功」的嘴臉嘲弄年輕一代的奮鬥時,年輕人除了消極抵抗、思考及時行樂跟「如何照顧好自己」以外,根本無法分心來規劃更長遠的未來。

可能有點離題,但最後這段論述只是為了提醒年輕一代的我們,當痛恨老一輩人不理解目前現實社會的狀況而隨意貼上「不成功因為不努力」的標籤時,我們是否也該思考「韓粉=無腦」這樣標籤,所忽略掉的種種社會發展脈絡?是否這樣的武斷,也只讓我們落入同樣的陷阱?

本文經周詣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周詣/Daniel Cho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