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鏡19世紀墮胎禁令歷史,阿拉巴馬州可以得到什麼教訓?

借鏡19世紀墮胎禁令歷史,阿拉巴馬州可以得到什麼教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法禁止墮胎從來就不表示墮胎不曾發生。在墮胎被視為犯罪的一個世紀中,它仍存在於各階層、婚姻狀態、宗教和種族的婦女之間。

文:Leslie J. Reagan
譯:許睿洋

週三(編按:原文發表於5月16日),美國阿拉巴馬州州長艾維(Kay Ivey)簽署了全美最嚴厲的墮胎法案。該法案生效後,幾乎可以說是完全禁止了墮胎,無論在姙娠的任何階段皆不被允許,而提供流產手術者將被處以重罪。

這項法案也讓阿拉巴馬州好似回到了19世紀。阿拉巴馬州在逾150年前首次將墮胎視為犯罪,而美國其他州也陸續於19世紀中期通過了相似的規定。在此波立法風潮之前,法律普遍允許婦女在感受到胎動前(通常在孕期的中段)墮胎,因為只有從胎動的那一刻才確認了生命的起始。但有一小群追求醫術精益求精的醫師菁英卻發起了一項將「迎來月事」(bringing on the menses,其實就是指墮胎)宣告為非法的倡議。他們計畫要以將助產士和一些「不合道德」的醫師控訴為罪犯的方式來結束雙方的競爭。

為了得到立法層面的支持,這些醫生提出了究竟是誰在生孩子、誰在流產、又是誰應該居住於這個國家。他們知道富裕的白人女性生的孩子越來越少,而那些移民、天主教和在南北戰爭後「重獲自由」的家庭越來越多。更直接地說:國會議會希望透過移除墮胎這個選項,來讓中產的白人婦女生更多小孩,以避免整個國家被「外國人」和有色人種「佔領」。

應運而生的法令懲罰了所有與墮胎相關的人,包含墮胎手術的提供者和助手、協助付款的伴侶、甚至墮胎廣告業者等等,所有人都將面臨罰款與牢獄之災。而即便有些反墮胎的評論員聲稱婦女並未因為墮胎的非法化而受到懲罰,但許多法令也明確將她們規範於其中。如今,全美各州有許多限制性的措施伴隨著阿拉巴馬州的新法令而來——例如佐治亞州的「心跳法案」,令許多婦女甚至可能在不知道自己懷孕的情況下,已被禁止墮胎。

阿拉巴馬州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於在「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保證了在胎兒擁有「母體外存活性」(viability)前的墮胎權,這些法令勢必會受違憲與否的挑戰,因此可能被暫緩。但若是「羅訴韋德案」遭到反轉(如同許多人的猜想),歷史或許能讓我們對未來窺知一二。

自19世紀的墮胎禁令風潮生效之後,警方與檢察官常以墮胎罪之名威脅、逮捕、審訊、調查、偶爾起訴這些婦女。警方與醫生也經常質問那些流產的婦女,以確定她們是否進行了墮胎。若病人拒絕回答,醫生便可能拒絕對她們進行(手術不順利時)墮胎併發症的必要治療。

在不只一個案例中,幾名婦女在離開操刀者之後遭到警方包圍和逮捕,並在警方全程監督下將她們送往婦科診所進行檢測,以獲取相關證據。在此情況下,有些婦女被告知,如果她們不作證就可能遭到起訴。據可知證據顯示,儘管這些患者受到公然羞辱,且受到不情願而侵入式的檢驗程序,但這些患者並未遭到起訴,不過歷史上卻有許多人無法倖免。

立法禁止墮胎從來就不表示墮胎不曾發生。在墮胎被視為犯罪的一個世紀中,它仍存在於各階層、婚姻狀態、宗教和種族的婦女之間。在「羅訴韋德案」前,醫院就會為了在經歷劣質或自我誘導型流產後引發敗血病的患者備有完整的病房。芝加哥庫克縣立醫院(Cook County Hospital)的墮胎病房內每年都有約5000名的患者,包含那些血流不止、感染、甚至有時瀕臨死亡的婦女。

這樣的現實狀況也就是為什麼在一個世紀後,大多數的醫生又扭轉了他們的立場(儘管過去是由醫生主導讓墮胎非法化)。如今,美國婦產科醫學會(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已經對若干新的墮胎限制令表示反對。數十名醫療歷史學家也發表了一份聲明,指出俄亥俄州「心跳法案」所帶來的歷史後果,並反對其他類似的立法。

如果那些法令得到支持並生效,我們可以預見許多古老的強制措施會被重新啟用。與19世紀的美國人民不同的是,我們已經知道那樣的場景會是如何了。然而,我們也有一件事是他們不知道的:那就是一場大規模、組織良好的運動,以防止這樣的情況真實發生。

延伸閱讀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